「呃…抱歉。」男孩哭喪著臉。
 
才和家族的人依起去找寶,誰知道一個不小心就變成現在這副德性。
 
靠在路旁的樹下,畢士大竟是笑著說。
「沒關西啦,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
「要不是我這麼不小心,也不會害你變成這個樣子…」
眼角餘光瞄向畢世大手上的傷,亞實別頭越垂越低,幾乎都快貼在地面上了。
 
「真的沒事,不過這幾天可能沒辦法出去打寶了,抱歉黑。」他依然笑著,絲毫看不出傷勢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不要緊,你好好休息養傷。」孟斐斯柔柔的說。
「對了!調查方面我已經紀錄好了,小實可以幫我拿回去給貝勒瑞麗嗎?」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