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孩子記事+ (2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003.jpg 

「茱麗葉跑哪去了?」

上色練習,這回皮膚顏色對了嗎?我家孩子好像很多都是穿西裝的。下次換個穿裙子的(笑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001.jpg

孩子呀!你確定想認識髒亂的朋友嗎?!(笑 

002.jpg

嗯,乖孩子還有想到我呢。還是你指媽咪很髒亂?

 003.jpg

這跟你一開始說的完全相反呀!

 004.jpg

熬夜不好的...會跟媽咪一樣髒掉啦!!!(笑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未命名--1.jpg
謝謝!媽咪知道...是小姐啦!!!!!
 
002.jpg
咦?!姚先生在哪? 

003.jpg
好,媽咪想聽(被揍。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媽咪最近不知道你的狀態,圖等你回家再補。>>
母親:魚(姓氏待補)
妖精:朔
生日:2005/04/03 牡羊
種族:妖精
品種:銀白飛龍??
特徵:
背上有翅膀形狀的圖驣。
紅眼、髮色銀偏白。

性格:
孩子樂於助人、善解人意(看起來傻傻的"?,好像所有事都樣樣精通,但對愛情方面似乎特別遲鈍。
不愛說話,凡是說話都短而有利。生氣或嚇到的時候眼睛會變成金色。
喜歡蜂蜜、爬到高處吹風。

因為我這母親高三忙過頭,常常忽略他。所以就讓她寄居於伏羅家(當保姆,目前職業造型師(專髮型,看來他就快變成傳統家庭主婦了XD(打。

到了伏太家後,表情也漸漸的比較豐富。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07 22:53
  • 5

「朔,你的頭髮越來越長了呢。」
「對呀,我開始覺得有點麻煩了,視線一直被遮住。乾脆剪掉好了。」
「阿啊!!不行不行,你這樣就很好了,不要剪。」
「是喔,那好吧。」
粉紅色。」
「嗯?你說什麼?」
「我說,你因該很適合粉紅色的頭髮。」
「可是母親說他喜歡銀色。」
「這樣呀,如果是阿姨喜歡就沒辦法了。」
「呵,要不然我染一次給你看。」
「真的嗎?!」
「恩。」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07 22:52
  • 4*

「阿哈哈哈!!!今天來慶祝朔滿2週年的生日。」我舉起裝有果汁的酒杯。
「母親這樣也太誇張了。」朔看著一桌子的糖果,一臉無奈的笑著。
「哪會!!!之前錯過你的生日,讓我好過意不去,這次非得好好慶祝!」
「生日快樂。」我率先向孩子祝賀。
「朔哥哥生日快樂。」布斯也拿起小杯杯向碩祝賀。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07 22:50
  • 3

最近布斯變的有些奇怪。
他變的沒有以前可愛了,身高漸漸的拉長,可愛的小圓臉也削尖了。不變的只有他大大的眼睛和笑起來很可愛的紅暈。
以前他最喜歡黏著朔的說,現在卻老是黏著杜。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07 22:48
  • 2

期末總評前,心情非常不漂亮,孩子們都不怎靠近我。
不知不覺有種被疏遠的感覺。
 
「唉,我好討厭總評。」
總評試什麼呢?
就是製圖設計和作模型,從最初到結束,老師給我們4個禮拜的時間。照理來說時間因該很充足,但是學生們總是再最後的一個禮拜才開始弄。偏偏我就是那個學生。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Dec 28 Fri 2007 22:46
  • 1

「早安。」彌著一頭亂髮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你起來啦,早安。」粉紅色長髮的人溫柔的道早安。感覺上一切都是如此美好。
跟自己喜歡的人住在同一間屋簷下,因該是很開心的,但是事情總是不如期望。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妖精需要藉由我們的創造力才能誕生出來。
我們總是用著無窮的想像力、創造力以及赤子之心,
想像出一個個美好的世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夢空間。
 
一但失去了這種感覺,
我們自然會選擇遺忘。
遺忘後他們就會消失。
 
有關蘇默的最後一篇。
妖精短文終章。永遠的回憶。
 
即使這段記憶將沉默下來。
但是夏天依舊會對我微笑。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幾天我變的有點神經緊張,可能是期末的關係,這個人的脾氣真的是越來越暴躁。
 
「搞什麼東西?!我討厭做模型啦!!!」把手上的長尺和模型版網旁邊摔,就倒回沙發上。
真搞不懂學校再做什麼,一天到晚要我們做這種既花時間又花精神的東西,存心浪費學生的生命。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也是如同往常,天氣依舊晴朗,鳥兒自由的飛翔,花兒依然美麗。
缺少的就只有家中的笑聲,自從蘇默睡著以後,家中氣份就整個變了。
因為蘇默很喜歡花香,所以我把它放置花圃的窗邊,每天默默的等待著,我相信他會醒過來,用著熟悉的語調叫我媽咪。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eptember 28,2006

事情要回顧到那天。



「你是誰?」

「你別跟我說笑話了。」開始彌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朔好像真的不認識他,輕輕將對方推開。向後退了幾步。
「我們因該不認識吧...」

這下可急壞了,彌簡直就快抓狂了。

「別...別開玩笑了!!!我是彌呀~!!你不認得我嗎?!」彌發了瘋似的對著朔大喊。
「沒映象。」
恩~好簡潔有利的回答!!這下彌整個人好像瞬間石化,僵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了。
事情回顧到此,因為擔心彌這種狀況回家會出事。所以就暫時把他留在這裡。

從那天開始,彌就呈現了無的狀態,到現再還是一樣。偶爾會看到他拿著我家的東西敲敲打打的...打壞了可要賠錢呀...話說哪們那天也把東西丟著讓我一個人收拾= =。我一定要跟伏羅申請理賠金。

「媽咪~彌哥哥是怎麼了?」蘇莫指著拿著0.3在那邊亂敲的彌。
「我想是打擊太大了吧!」我看著彌感到很心痛.....0.3的自動筆是很貴的,你別再敲了呀!!!!這隻2B筆拿去給你敲好不好T口T!!!!
「他本來就是白痴!」杜一臉不削的說。
「希望他沒事。」朔果然是個好孩子!!!但是所有問題就是出在你身上呀...

「孩子...你真的不認識他?」
「我們之前認識?」朔還很訝異的反問我。

當然認識...而且還佔了你年紀的一大半時間...
彌千里迢迢的逃家到這裡就是為了找你,結果你居然問他是誰...



「這樣很危險的,別拿東西往樓下丟呀。」朔擔心的跑去阻止這個智商降為幼稚園小朋友的彌。

接下來我、杜、蘇莫3個局外人躲到一旁討論了起來。
「你們覺得他是不是真的忘了?」
「朔有失意症?」杜驚訝的跳了起來。
「請你說"喪失記憶"好嗎?這樣說感覺朔好像很老。」我敲了一下杜的後腦杓,只見他朝著我這邊瞪了回來。


「先別說這麼多...為什麼朔只忘了彌一個人?」我提出重點

三人開始思考。....

「會不會是記憶被"食憶怪"吃了。」這是個可笑的答案,糟糕!!我又想搞笑了。不過好像沒有人在笑。
「我到覺得是"選擇性遺忘"。」杜這傢伙現在壞笑的很開心。這下就沒人跟我爭了!!看得出來他是這樣想的。
「不是說有些人受到刺激會暫時性的喪失記憶,朔哥哥是受到刺激嗎?」蘇莫抓著餅乾狂吃,隨口說出幾句話,讓我和杜都大吃一驚。不知道為什麼,平常看起來很笨的蘇墨這時候卻變的特別機靈,說出來的理論比前兩者好太多了。


「喔喔!!這個我知道!!聽說只要在後腦像這樣給他敲下去就OK了!!」我已90度角的方向朝杜的後腦給他敲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力道大了一點,他整個人趴了下去呈現了Orz的姿勢。
「喂!!!你幹麻啦!!!」杜轉頭就開始叫囂,不過他還是趴在地上。
「做示範呀!!難道你捨得蘇末被敲嗎?」我攤手並咯咯的笑了起來。看得出來我是故意的,誰叫這孩子一付欠打的樣子,要人不想打他也難。
這傢伙給我惹的麻煩還不多嗎??每次只要我一罵,他就會一付無辜的樣子躲到朔的身後。然後接下來就是輪到我被朔念,看著他在那裡擺鬼臉就很火大。所以要打他一定要等到朔不在的時候下手呀!!!!我早就很想好好的海k他一頓了!!!

「媽咪媽咪!!!蘇默也要玩!!!」蘇默看著我剛剛那一季90度垂直敲後,就一直拉著我的手希望我給給她敲敲。是說剛剛還很精明的人,怎麼3秒後就變成笨蛋了?不過還是這樣的蘇默最可愛。(////羞

這時候杜柔柔後腦,晃著身體爬了起來,可能腦袋還在暈吧。本以為他會直接給我一計飛踢,沒想到他只朝我比了一個,右手握搼,拇指擱在脖子上,然後從左邊像右邊劃一刀的動作。
好孩子....膽敢威脅你娘??。我挑眉不甘示弱的給他一個五指裡,只留下第3隻指頭的手勢「凸」。老娘才不怕咧!!!論體型?!看我不一腳踩扁你。



「噯~你們在聊什麼。」朔從後面拉著彌氣喘喘的跑來。
「阿~沒什麼,我在敎你弟如何做人處事。」我笑笑的看著杜,用眼神示意還不快達嗆。
「.....對啦對啦。」杜撇頭懶的理我亂說,走到一旁燃起一枝菸。

「阿~我之前就有個問題,你怎麼會突然想把頭法染成粉紅色呢?」我問題才一發問。
「頭髮....」彌好想想起了什麼事後,低估了幾句後開始沉思起來。
杜走到一旁悠悠的抽起菸來。
蘇默則因為有個人不給她一計90垂直敲,而生氣的在一旁狂吃東西。
朔拉著自己的頭髮看壓看的,停格了好久。

在場的人全都安靜了下來。難道我採到地雷了?!終於在我快被遺忘的時候,朔開口了。但是我卻渾然不知,從朔口中得的答案,就是可以讓他回復記憶的重要關鍵。

「我的頭髮....」





「本來就是粉紅色的呀。」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uly 27,2006









「嗯嗯~今天是個好天氣!!!」我懶懶的拉開窗簾。

「母親早安。」
「媽咪早安!」朔和蘇默在陽台外面澆花。

「喔!早安。在澆花呀。」直覺性的回答。
「嗯嗯ˇ不每天早上膠水花會哭。」蘇默以天真的口氣對我說。
正所謂鮮花配美人,每天早上起來都可以看這樣美麗的畫面,我死也值得(笑。




不過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小社咧?!」問了個蠢問題,想都知道這傢伙不可能這麼早起床。

「他還在睡。」朔笑笑的指向房間的一角,我的視線順著朔指的方向落到了房間小角落。



「這傢伙是怎麼= =....」不但光著身子還給我睡在朔的床上。




「杜說他會熱就跑來跟我睡。」(笑
「喔~原來是這樣呀。」(笑
...
.....
........O口O!!!((停格


「然後.....你們兩個就一起睡到天亮?」我開始懷疑....朔是神經太大條還是根本就是個笨蛋。
「蘇默也有一起睡喔>w<ˊ。」蘇默舉起手來申明她也一起睡。
...
.....
.......
.........
............
...............O口O!!!!!!!!!!!!!!







整理思緒後繼續舉手發問。
「等等等...你們3個人這樣睡不是更熱?」((你好像問錯問題了
「不會呀~跟朔哥哥在一起都不會熱呢˙ˇ˙」
「啊?」我聽不懂你再說啥呀!!!我家的孩子怎麼這麼奇怪(汗
「媽咪自己摸摸看就知道啦>ˇ<+」

摸?!孩子!!!你要我摸啥O口Q!!!!
我還沒來德及反應,蘇默抓著我的手就往朔身上貼。

「耶?!」
「對吧!」很有自性的蘇默,抸抸眼後看著我。

O口O....我張的口不說話...這對一個母親的打擊可是很深的....
總不能現在問朔是不是活死人吧?
雖然知道這樣說很奇怪,不過朔身上真的沒有像一般人一樣,會散發出的溫度。感覺上很冰涼。根本就是沒有體溫嗎!!!!!!
想了很多種可能性,只有這一個算是比較正常的可能性。這...這一定是屍變!!!哀呀!糟糕!!!萬一朔變成僵屍怎麼辦?!這也不是不可能的....想想...朔離開家裡之前明明是銀色頭髮,怎麼回家就變成粉紅色了?!晚上血會不會被他吸乾然後死掉呀!!!




「母親...那是吸血鬼不是僵屍。」
「也對!」擊掌後嘆了一口氣。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在想啥....」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朔笑笑的說。
「哈哈~媽咪剛剛表情好怪喔!!!」又是一個可愛的笑臉看向我。最近開始懷疑...我真的是他們媽咪嗎....怎麼每個孩子都這麼漂亮。







經過朔細心的講解後,事情終於有轉機了。(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太多

「原來是這樣呀。」我安心的坐回沙發搧風。
據朔的講解,加上我的分析,結論是"朔的體溫本來就比較低"。完畢。

「原來媽咪一直都不知道呀。」
「蘇默一開始就知道?」
「恩!第一次抱哥哥的時候就知道了:'D」
「這也是沒辦法的呀....我之前沒跟母親提到。」

O口Q....(打擊....
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






「阿~糟糕!!我要去公司一趟。」朔看看時間後立刻站了起來。
「有工作?」
「恩~夏姐今天要拍廣告。我出門囉。」
「辛苦了,路上小心。」
「朔哥哥慢走!!」蘇默用力的朝著門邊揮手。
朔迅速的穿上西裝外套後就出門了。


「阿~~好熱呀....」
同一時間房間裡傳來抱怨的聲音。

「看來我們家的小社終於肯起床囉!!」我帶點嘻笑的口氣對蘇默說,兩人對看了幾秒之後開始笑了起來。

開始以為杜在生起床氣,但是又聽見房間有打鬥和碰撞的聲音。我驚覺有點不對。於是我先一步的衝回房間查看,有人常說好奇的貓會害死自己(?)。而我絕對就是這種人。才一進門就被地上亂七八遭的東西絆倒。
「唔...痛...阿哩"?!」
這時眼前看到的是有兩個人(?)扭打成一團。


「你是誰呀?!怎麼跑來別人家裡亂抱人!!」
「你為什麼會睡在這哩?!」
「睡這裡有什麼不對!?」
「我問的是為什麼你會睡在他床上?」
「這是我家!!我愛睡哪就睡哪。」杜很理直氣壯的反擊。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這句的時候也很想打這孩子。一付欠打的樣子。這位來路不明的客人聽到杜這麼說好像火大了。

因為兩人體形身高都差不多,所以翻來覆去的,搞不懂哪個人處於劣勢。看來這是一場長期的戰爭。真無奈ˊˇˋ....要打可以...等等可要記得收拾呀。(淚






「媽咪怎麼不去阻止呀?」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來的蘇默突然開口。
「我可不想被捲入男人間的戰鬥,而且不打不相識咩ˊˇˋ(笑」
「是喔!來~媽咪喝茶。」
「謝謝。^^」蘇默遞了一杯茶水給我,接過茶水後兩人開始觀戰。
這兩位母女好像都沒有要阻止的意願,反而像是看戲的民眾開始喝起茶水。





轉眼間就過了3小時,因為誰也不肯讓誰。這兩位仁兄也把力氣用的將盡,所以把剩下的力氣都往嘴巴上用。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對罵。把對方全身上下所有該罵的都罵過還不夠,還要反覆的修正後再多罵幾次。


「王八蛋你去死啦!!」
「吵死了你這個怪胎。」
「怪胎?!你怎麼不說你自己,陰陽怪氣的。留那什麼頭髮,死娘娘腔。」
「你自己也不一樣?染那什麼怪顏色。」
「這是天生的啦!!跑到別人家裡就亂抱人!!你這變態。」
「因為這裡有朔的味道呀!!!我又不知道是你這個王八睡在這!!!」
「還用聞的咧!!你是狗呀?!變態狗!!!」
「你.....你這隻陰陽豬!!!」
「你敢罵我陰陽豬?!老子跟你拼了!!!!」
現在已應搞不清楚哪句是誰說的了。不過我看杜好像玩的挺開心的,難道他又看上這個可以跟他勢均力敵的傢伙?




「媽咪知道黃髮的大哥哥是誰嗎?」
「知道呀~他是伏羅家的兒子。」
「喔喔~原來媽咪認識呀。」蘇默啃食著手上的仙貝,眼角瞄向牆上的時鐘。「好厲害,已經快4小時了。」
「是呀!!超有活力的。年輕真好。」我吃著手上的蛋糕,恩~好甜。








過了不久外頭傳來開門聲與關門聲。
「我回來了。」
「朔哥哥你回來啦>ˇ<。」蘇默第一時間衝出房間去迎接他哥哥。

「喔喔~回來的正好,好戲還沒結束呢!!」


「好戲?」感到疑惑而走進房間的朔,臉上還掛著招牌笑容,以為有什麼好事。看到滿房間的...殘骸後,眉頭便皺了起來。這時一個身影衝向朔。對方把頭靠在自己肩上,並將自已抱得緊緊的。
「我好想你。」此人聲音為抖,讓我好奇他是不是在哭。

「喔喔~從武打片轉為愛情片啦XD!!」此時現場的叫罵聲終於停了下來,原本在和杜對罵人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我後面,也就是朔的那個方向。才轉頭就看見這個感人的畫面,我在旁邊看的開心的很。完全沒注意到另一邊有股很銳利的視線。沒錯!!!杜的醋意大發了。不知道在不爽自己哥哥被人抱,還是不爽那個人跑去抱別人,總之...不用看也知道現在杜的臉上是滿臉大便。

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怪怪...朔的臉上完全沒有看到喜悅的表情,反而是滿臉的疑惑與滿頭的問號。當我還在思考時和阻止某人拿刀拿槍棒亂揮的時候,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那個...請問...」
朔在對方耳邊輕聲的問道。





「你是誰?」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uly 12,2006

MAKU PUPPET 問卷 :

1. 請問您的姓名
mio「不氏仁!!!!」
杜「....」


2. 請問您家孩子的姓名
mio「"社"...?!」
杜「去死!!!是"杜"。(踹」
mio「又沒差多少=口=+」
杜「....問卷結束我可以殺她嗎?」


3. 他們的身份是?
mio「ㄧ名被遺忘已久的副船長。」
杜「還敢說.....(拔刀」
mio「你...你想怎樣?!不準用刀!!!!!!」
杜「好呀~我用槍。(舉槍」


4. 為何想玩MAKU PUPPET?
mio「......不知道。」
杜「不就是腐女思想過剩?」
mio「亂說!!是你莫名奇妙跑出來的!你這變態男!!!」
杜「謝謝讚美。不過我的品味還真差呀!!!」
mio「你知道就好。」
杜「我怎麼會挑你當我媽呢。(攤手嘆氣」


5. 寫出您對MAKU PUPPET的偏執或妄想?
mio「希望大家把他吃乾摸淨!!!」
杜「就理論來說,我屬攻。」
mio「明明就是受還死撐!!!」
杜「不信?我可以直接示範的呢!反正這裡正好有個美人(邪笑 瞄向朔」
mio「媽咪我不準!!他是彌的!!!(打」
杜「呿...」
mio「....其實你是攻受皆宜吧?」
杜「幹!你給我安靜ㄧ點。」


6. 現在最想畫MAKU的什麼畫面?
mio「小社被壓倒的畫面!!!~*」
杜「找死呀!!」
mio「反正我也畫不出來,不是嗎?」
杜「這張是什麼?」
mio「你看不見~~你看不見我~~~(速逃」


7. 我不說汝們都不知道,其實我家孩子有●●怪癖(或習慣)?!
杜「怪癖?沒有吧。」
mio「超花心!!對討厭的人說話滿嘴大便,對喜歡的人"比較"溫柔。」
杜「....你是屬於哪邊?」
mio「當然是"比較"溫柔呀。還有呀!!!杜晚上還會抱著娃娃睡覺呢!!!」
杜「是喔。(笑」
mio「還有呢!!他吃東西怕燙,也很怕熱。」
杜「還有呢?(扣板機」
mio「孩子我發現你有腹黑特質....(抖」
杜「哪可能呀。(舉槍 燦笑」
mio「而且還是變態殺人狂。ˋO口Qˊ(舉手投降」
杜「當然~在床上被我殺死的人可多了。有遺言嗎?」
mio「等等!!這題還沒結....束.....唔喔....(死」
杜「這下不就天下太平,皆大歡喜嗎。(暗笑」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製作。

今天無所事事,
開始整理堆放在房間角落的小箱子,蘇默也跑來幫忙。
看到了許多懷念的小東西ˊˇˋˊ

先出場的是本小冊子。

--哇~好懷念的東西。

[這個蘇默可以吃嗎??]

--不行不行!這個不是妳能吃的東西。

本子裡面都是國中的筆記,
裡面還有奇怪的插圖勒XD"。

[咪~媽咪,這個是什麼??]
--媽咪來看看。

孩子從箱子裡找到一個很醜的娃娃,而且快爛掉了。

--唔...這不是我以前縫的布偶嗎= ="
好像是國小縫的,技術...真是爛到可以呀XD+

[布偶?]
--就是用布和棉花做成的東西...
孩子好像沒聽到我說的話,一直凝視著布偶。

--蘇默不可以吃布偶。
我加重語氣和蘇默說這東西也不能吃。

[喔。]
孩子似乎有些失望,不過這孩子怎麼天天都想吃東西,
要是朔在就好了,他料理的技術不錯,也許會弄很多甜點給蘇默吃。



--喔喔!!看到媽咪發現什麼。

一頂黑色的巫婆帽,順手把帽子丟到孩子頭上。


--喔喔!真剛好ˇˇ



[咪ˇ]
蘇默好像也很喜歡這頂帽子。
孩子好可愛呀ˇ。

--對了,再過幾天就是萬聖節了,媽咪來幫你弄一套萬聖節的衣服。
[蘇默喜歡紅色。]
拿著帽子甩來甩去。


--好好~媽咪幫你把帽子染成紅色。
拿出珍藏秘寶"廣告顏料"
3分鐘後帽子就變成紅色的了,
孩子很高興的拿過去,使得我也染上那股快樂的氣氛。
--有孩子在真好(茶。




[蘇默覺得紅色看起來比較好吃。]



--這不是吃的!!!!!O口O"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July 3,2006

極為炎熱的日子裡,這種時候卻都聽不到蟬鳴,因為這裡是都市呀!!!而且還是在4樓公寓。mio這幾天工作忙昏了,都沒發現孩子沒回家這件事。距離最後一次看見孩子的時間,已經是3天以前的事。

「稿什麼鬼,這幾天又跑去哪了?!」mio坐在沙發上生悶氣,她會這麼生氣這也難怪了。今天是mio難得的假日,想說要帶他們出去玩一天,從早上等到晚上,孩子們始終還是沒回家。簡單的說就是說被遺棄了!!!

這時候聽到開窗子的聲音,mio不用想也知道是那兩個孩子回來了。

「我回來囉!!!」
「我們回來了。」
蘇默很開心的從房間裡跑出來,跟在後面的是他哥哥朔。如同往常ㄧ樣的打招呼,卻少了個人迎接他們回來。這也難怪,mio正在但是氣頭上,根本不想過去迎接。

「咪?!媽咪你怎麼了?」發現母親不像往常ㄧ般來迎接自己,讓蘇默有些難過。蘇默今天看起來跟平常不太一樣,雖然也是大大的眼睛,圓圓的小臉蛋,還有那玲瓏有緻的身段。卻不像平常這麼隨性的套了建T血,改穿帶點成熟得連身禮服。畫了些淡妝,頭髮燙直換了一頭平剪造型。



「....」mio以沉默表示他現在的心情,有誰等了一天還開心得起來的?
「母親?」朔放下大包小包的袋子也走上前關心,得到的卻是mio的冷眼斜視。

「....你們這幾天跑去哪了?」mio瞄了兩個小傢伙一眼,面無表情的提出這個問題。他知道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說話很傷人,這時更因該保持沉默,卻有一堆問題逼迫他開口。

「我帶小蘇去公司。」朔緊張的回答,彷彿也看到了mio身後有怒火在燃燒著。
「出去都不用說的喔?」mio語調平平,卻讓人感覺全身發毛。這也就是mio最可怕的地方。當mio生氣的時候總是面無表情,旁人看起來好像沒什麼,但是朔和蘇默是她的孩子,怎麼會不知道這種時候代表火山即將噴發了?!這時候不答話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朔決定閉口。

「.....」
「可是哥哥....」蘇默見情況不對,正想幫忙解釋。卻又被mio尖銳到可以殺死人的眼神嚇到,躲到了朔的身後,剛說到嘴邊的話全又都吞了下去。

「算了...讓我靜ㄧ靜。」mio輕扶著眉間,起身離開。她不喜歡把事情鬧的無法收拾,自己也知道自己的鼻氣。發現自己好像說了不該說的話,所以決定先離開。留下一堆問題還有兩個完全摸不著頭緒的孩子。






71dafece.png  
「媽咪是怎麼了....」蘇默拉拉朔的衣服小聲的問。
「這...我也不清楚。」朔只是搖搖頭,他根本還搞不懂狀況。這是ㄧ定的呀,他們又不是mio,怎麼可能知道他再生什麼氣。這下可糟糕了,連作哥哥的都沒辦法,那這個只有外表沒頭腦的蘇默該怎麼辦呢?蘇默外表看起來已經是個大人了,卻活像個長不大得孩子,眼框ㄧ紅淚水就這樣從臉頰上滑落。

「媽咪...是不是在生我的氣...」
「不...蘇默沒有錯。」朔見到蘇默這樣,也只能在一旁拍拍蘇默的肩膀。別看朔看起來西裝鼻挺的像個牛郎似的,對於女生他可完全沒輒。從出生的那天起,就從來沒和女生相處過,不管是安慰或者是甜言蜜語他沒有ㄧ樣在行。也否用說要怎麼去安慰自己的妹妹了。

「那就是媽咪討厭蘇默了...嗚....」語閉,蘇默就越哭越大聲。朔不希望看見蘇默這麼難過,摟著她到客廳一旁去。在他耳邊小聲的對他說。

「小蘇乖,沒事的...沒事的...妳不哭媽咪就不會討厭你喔。」
「唔....」
「哥哥大概知道原因,我來想辦法,所以蘇默別哭了。」朔拭去蘇默臉上的淚水,語氣憐惜的對蘇默說。
「恩...蘇默不哭了。」蘇默哽咽幾聲後回答,並將臉上的眼淚全部抹去。這下真該感謝當時朔用的是防水睫毛膏,不然肯定會看到一隻大貓熊。



「好孩子。」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e 18,2006

好個早晨,ㄧ睡起來就沒看見那兩個小傢伙,昨天什麼時候睡著的?mio慵懶的在趴床上想東想西,就是不想起身。可是肚子餓也不能不起來吧?!就算想死,也不希望是餓死了,變成惡死鬼很可憐的,嘴巴會被逢起來不能吃東西。這樣多可怕呀....

mio帶著睡意走向餐桌,桌上放了塊蜂蜜蛋糕,因該是昨天做的。

「真是的...都叫他們別留給我了」mio嘴巴雖然這麼說著,卻還是開心端著盤子走向客廳,打開電視就直接坐在沙發,吃著軟綿綿的蜂蜜蛋糕,完全沒注意到盤子下還夾了張紙條。

所有故事劇情到了這裡,ㄧ定會看到紙條滑落餐桌,沒錯!!所以紙條就這樣滑落了餐桌,靜靜的飄至地面。


「不知道他們去哪裡了。」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e 12,2006
恩恩...又是好一個爛天氣,早上明明還出太陽,晚上就給我下雨。我今天可是沒帶雨衣去學校呢!!!今天也是個討厭的天氣。

「媽咪!!!」
「母親你回來啦。」

剛下班回來就受到熱烈的歡迎,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剛踏入廚房就看見一個不錯的景象,朔盡然在做蛋糕,蘇默則是在旁邊挖著蜂蜜罐偷吃。

「蛋糕?!」mio走進門就順手將皮包丟在一旁。蹲在一旁看著這兩隻不到20公分的小傢伙忙東忙西。蘇默穿著一件淡粉紅色圍裙,邊邊還勾著一些誇張的蕾絲邊。朔則是選擇顏色較深的藍色。蘇默就否用提了,大大的眼睛,圓圓的小臉蛋,還有那玲瓏有緻的身段,不管穿什麼都好看。朔有著酷似女生的臉孔,身材瘦而高挑,清秀中又帶點帥氣。沒想到這孩子跟圍裙也蠻配的嘛!!

「是蜂蜜蛋糕喔!!」蘇默舔舔手指回答mio的問題。
「你從哪學來的呀?!」mio訝異的看著朔,她怎麼從來不知道孩子會做這種東西?!噎!不對,之去年母親節的時候,朔好像有做蛋糕給mio,但是中途被貓叼走了。雖然後來蛋糕搶救了回來,卻變的稀巴爛像大O一樣。唉呀!真是令人懷念,仔細想想孩子現在也已經ㄧ歲了。

「看書做的。」朔指著一旁的書籍,另ㄧ手還不望繼續攪拌麵粉。mio看向一旁的書,的確是做蛋糕地食譜。不過是另類文字,mio什麼都看不懂,只好在一旁看著他們製作食物。不過這也不是辦法呀?!最後mio還是乖乖地離開廚房。







經過了一些時間,蛋糕好像也進了烤香。mio才從客廳中聞到一些蛋糕散發出的香氣,就看見朔拿著剛洗乾淨的器具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找了個舒適的位子後坐下,還仔細的擦拭著殘留再器具上頭的水珠。要知道,製作蛋糕的東西最難清洗。不但油油的,還有著重重的甜味。不好好清洗乾淨,不到幾天就會被螞蟻搬走。


「蛋糕已經在烤了?」
「是呀!!母親也要嗎?」
「我就不用了,謝謝。」mio揮揮手表明自己不想吃。自己不是很愛吃蛋糕,平常也都只吃ㄧ半。如果他們連自己的份都做了,豈不是變成浪費?


「母親....你今天氣色不太好喔...」朔好像察覺到mio今天狀況不佳,把手邊的擦拭工作放下,走近查看。
「呵...你想太多了,我沒事沒事。」mio顯得有些尷尬,笑了ㄧ聲後接直接否認。本以為自己表面功夫做的很好,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她總不能跟孩子說今天ㄧ整天除了喝飲料,其他什麼東西都沒吃吧?!這不被孩子說教才有鬼!!

經mio這麼一說,朔的臉色變的比mio更為難看。我想分別就只有,mio是白色,朔則是青色。氣份也就變的更尷尬了。
「.....」
「怎麼...?」mio發覺不太對勁,先是緊張又是發問。朔盡然不說話了?!這真是可怕到了極點!!!論起的個性,朔和蘇默的確相差很大。可是生起氣來朔可是不比蘇默差。哪天死在床上都不知道。
「....回來之後母親的臉色ㄧ直都不太好...是不是朔給您添麻煩了?」朔低深思頭許久,終於說話了。
「怎麼可能!!你幫我在家裡照顧蘇默我還得感謝你呢!!還有.....」mio驚魂未定,還沒搞懂狀況就胡亂回答ㄧ通,不過朔還是默默不語。這是當然的啦!!!ㄧ堆廢話再加上一堆阿貓阿狗,根本ㄧ點說服力都沒有!!!





「哥哥!!!快點啦,人家好想吃蛋糕喔!!!!」
這時蘇默嘟著嘴從中跳出來,抱著朔的手臂就是催促著他繼續製作食物,打亂了兩人的尷尬氣份。這時朔臉色終於轉和,可能還不習慣蘇默這種動不動就粘著不放的舉動,有點呆掉了。mio則是鬆了一口氣心想,還好家中還有個意外性很高的蘇默,不然這種狀況叫他怎麼圓場。




「我們快走吧!!!」
「....恩,好吧。」
mio輕笑著揮揮手,好像是在說他沒事,要朔快點去陪蘇默。朔走之前還看了mio一眼,他要確定母親真的沒事。


等兩個孩子都離開了,mio這才拿起皮包,ㄧ個人默默的走回房間,才進門就直接趴再在床上。


「要不讓別人發現自己很累還真難。」mio意識開始模糊,嘴邊卻還不忘嘰咕個幾句。說完便昏沉沉的睡著了。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June 11,2006

老天明理呀!!今天總算是出了太陽。前陣子的大雷雨中,我騎著車車去上課,鞋子都不知道濕了幾雙。現在想想就好像做夢一樣。

「今天天氣真好!!!」mio伸個懶腰,如往常般的到餐桌前拿了片吐司,叼在嘴邊,順手拎起裝著豆漿的袋子,悠閒的走到電腦房。

「媽咪早安。」

房間裡先傳來的是一句早安,蘇默正在幫花灑上一些水,發現有人進來就開心的朝著門邊招手。每天起來澆水本來是mio的工作,不過蘇默很喜歡早上起就可以聞到花香,所以慢慢的就變成蘇默到這邊幫花花灑水了。

說到花,這些花本來是哥哥---朔 種的,因為某些原因他跑去了別人家打擾一陣子。前幾天得知他要回來,蘇默究天天在窗邊澆花等待。

「早安,嘩...花都開滿了。」
「對呀!蘇默每天都有乖乖的幫他們澆水喔!!」
「呵呵...」輕笑幾聲,心想蘇默跟那些花兒還蠻像的,一直都有著燦爛的笑容。好像每天都在為自己加油。

「哥哥.....看到會開心嗎?」看著陽台滿滿的花,蘇默吞吞吐吐的吐出了這幾個字。mio頭微斜的看像蘇默,還不忘把叼著的吐司吃完,順便喝了幾口豆漿。他在問什麼??看到了蘇默的視線才豁然開朗。
「一定會的。」蘇默聽了之後終於安心似的笑了,而且還很甜呢!!mio當然也跟著笑。

「蘇子嘿!媽咪今天有報告要作,小乖乖先一個人玩吼。」
「好哇,媽咪報告要加油喔!!!有什麼要幫忙的要叫我喔!!」蘇默認真的看著mio,眼神充滿著期待。後者只是笑了笑,順手壓下了電腦的開關。


坐在電腦前面找報告的時間總是過的很慢。真是搞不懂,學室內設計關"高樓結構系統"什麼事?!又不是學建築的!!!不但找不到資料,還找到ㄧ堆鳥東西。我受夠這個報告了。

mio正在氣頭上,不知道是哪個找死的傢伙這時候來敲門。

「啊!!!!!我還在忙啦!!!這時候是誰啦??」mio氣到想抓起身旁的東西就往門口砸,想伸手抓東西...咦?怎麼什麼都抓不到。機靈的蘇默早料到媽咪會有這種舉動,在mio忙的苦哈哈的時候就把他身旁的東西都搬光了。
「媽咪媽咪!!!蘇默幫你開門。」蘇默順勢從窗邊一躍而下。姿勢優雅10分,加上小褲褲被看光了+90分。
「喔喔!!好孩子,謝謝你啦!」




「mio媽咪!!!有人找你喔。」蘇默從門邊探頭說到。
「是誰啦?」mio不耐煩的怒吼,蘇默嚇到小退了一步。於是mio放下手邊打到一半的報告往客廳走去。

一位有著粉紅色長髮的妖精正坐在沙發上。這妖精五官端正,鼻樑直挺,長的還算清秀。而且還有些.....帥氣?!

「妳是哪位呀?!」mio皺眉雙手抱胸不客氣得詢問。現在是怎樣?什麼樣的人...妖精都有了,不請自來?真想看他媽媽長怎樣,不狠狠打一頓是不行的。

「母....親?」妖精看了一下mio終於開口了。這句話讓mio傻了一下,這聲音好耳熟...忍不住仔細去看這妖精....!!!
「你是.....朔嗎?」mio驚訝的大叫出來,蘇默則還是一投霧水的站在旁邊。mio沒想到這位美麗帶點帥氣的妖精是自家孩子,不知道他怎麼突然變的這麼...漂亮?!記得之前還只是隻小毛頭,不過這也是半年前的事了。妖精看著眼前這兩位差異頗大的舉動,輕笑幾聲後點了點頭。

「孩子呀!!!!!!」mio正想衝過去確認眼前的不是幻覺,卻被地上的一堆東西給絆到,正面朝地的趴下去。
「母親妳沒事吧...這樣很痛的。」朔第一時間就跑過來查看,後面到的是蘇默。朔還是跟以前一樣沒有變,總是那麼關心別人,沒錯!!即使外表不太一樣,他還是一點都沒變。
「沒..沒事...我...我太激動了。」mio摸著鼻子爬起來,有點尷尬的笑,每次都讓孩子們看到自己最狼狽的樣子。而且那些絆倒mio東西,還是蘇默從房間裡拿出來的。就是為了這脾氣爆造還愛亂丟東西的mio。這種事絕對不能說呀!!!







這3個人…不對!是食字、妖精和ㄧ粒塵埃。就這樣他們常話加長的聊了許久。蘇默卻都只是都在聽mio和朔在聊天,沒有開口說過話。朔好像比mio這母親先發現了。


「這麼說...這位是我妹妹囉。」朔視線轉到蘇默身上笑笑的說。
「對!!他是你妹妹,是個食字,叫蘇默。」mio完全沒察覺到朔的用心,還直接打斷蘇默可以開口的機會。蘇默到嘴邊的話只好吞了回去。

「.....」
「蘇默怎了?不跟哥哥打聲招呼,你不是一直都很期待哥哥回家嗎?」mio無知的問著。但蘇默也好像也不想開口。

「你好!今天還沒跟你好好打聲招呼呢!」mio正想繼續問下去的時候,朔早一步的向蘇默打招呼,也中止了前者的愚蠢的問題。

「...妳是蘇默的哥哥嗎??」蘇默吞吞吐吐的問著眼前這長髮的妖精。
「是的。」
「可是...」
「怎麼了?」朔很緊張的的回問,是不是蘇默不喜歡自己這個哥哥。
「你因該是姊姊吧?!」

「噗...阿哈哈哈哈......」mio爆笑出來,還笑到眼淚狂流直拍桌子。

「母親...你也笑的太誇張了吧....」只見朔挑起眉,看像前面這個笑得極度誇張的物體。
「抱歉抱歉...這實在是...」mio笑了一陣子還是止不住笑意,畢竟蘇默問到他心裡的話。誰會相信一個長相清秀,酷似個女生的人是哥哥呢??而且連這個做人家母親的mio,都開始懷疑自己家兒子的性別。說到這…妖精都因該是男的…吧??
「??」蘇默還搞不清楚狀況,只知道mio媽咪笑的很瘋,卻也不知道有什麼事這麼好笑。
「咳...妹妹,雖然我留著長髮,但是呢!!我是"男"的,所以是哥哥喔。」朔在混亂中跟蘇默聲明。雖然被說漂亮已經習慣了,但是他可不希望自己被當成女生。這對男生來說真是莫大得笑話呀!!!叫他怎麼出去見人?!

「那麼...你真的是蘇默的哥哥囉?!」
「恩。」
「蘇默以後就不是一個人囉?!」
「恩...我會在家陪你的。」

「哥哥------」蘇默想也不想的就撲上去,朔被這舉動嚇到差點沒連人帶妹的滾下沙發。蘇默很開心的摟著哥哥,mio也只是在一旁笑著,而朔傻了一下,才又摸摸她的頭接受了妹妹的撒嬌。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這裡似乎有點不太一樣呢...」朔東張西望的走進房間,感覺有些陌生。因為朔是龍種族的妖精,眼力異於常人,即使天色已暗,還是看得出來房間的擺設有些不同。
「這也難怪啦,你都離開半年了。」

「不過呀...」mio壞笑的走到一旁打開了燈。
「這些花是...」朔看著眼前的小花田,好像似曾相識。
「呵呵...這是我們特別為你留下來的,這些花都是蘇默照顧的喔。」mio和蘇默互看了一下,由前者代答。沒錯!!為了讓哥哥回來不會有陌生的感覺,mio和蘇默早就計畫好,其他的都能變,就只有這些花,不能消失。


「...謝謝。」朔低下頭,帶點羞澀的說。







「哥哥不對啦,這時候不是說謝謝。」蘇默以教導小孩子的口氣對朔說教。
「呵呵...」mio看到這一幕輕笑了幾聲,心想他們還真是ㄧ對活寶。三著不同物種的”物體”互相對看後,就這樣笑了起來。今天好像是3個笨蛋,一直在笑。






「那我們就從來一次吧!!!朔,歡迎你回來。」


「mio母親、蘇默,我回來了。」朔也不付他們的期望,以極為幸福的笑容回應。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