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遺忘筆記本+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放我下來!!!我自己可以走。」
「好好好。」
在肩上的人頑固底抗掙扎之下,叼著菸的人終於願意放他下來。
只是才剛踏到地面,卻又整個人攤了下去。
「唔
「又想要我背你呀?可是你很重嗯?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本來想說句話笑笑,卻發現孀昇不停的直冒冷汗,臉上還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無憶曲膝將視線降低與他平高,伸手想測量一下溫度,卻被對方無情打掉。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月兒從雲端的縫隙裡頭出頭來一探究竟,將廢棄的住宅區鋪上了一層矇矓的薄紗,一抹身影被薄紗覆蓋後在黑暗中顯出。
 
「真是無趣,還以為你可以陪我玩久一點。」灰髮男子伸長著腳,踢了踢地板上的人。
在沒有回應的情況下,折回了巷口觀察誤觸陷阱的四具屍體。
無意很好奇他們是怎麼死的。路口附近的陷阱指有些網子、矮坑、麻醉針,怎麼可能殺的死人。
點燃火把,被黑暗侵蝕長達8小時的夜晚,終於又得到了一點光明。
「又是一身黑,品味時在有夠差的。」
放下高掛空中的兩具屍體,眉一挑,暗綠色的眸子轉向黑衣人脖子。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圓而無缺的月,高掛夜空,今晚是月圓之日。好討厭這種日子,因為月圓的時候一定會有事情發生。
 
咖啦咖啦….”鐵鍊在黑暗中發出清脆的碰擊聲。手腳上的鏈子,是從什麼時候開使存在的?過了多久呢?在這牢籠裡的日子。好想死但是現在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了。他試著闔上眼睛,感覺著世間的殘酷與冰冷。
 
真是愚蠢。刺痛的感覺從手腕上傳遍全身的感覺神經,嘴角開始上揚,感覺到自己還活在這世界上的證據,而無奈的笑了起來。不知道幾次了,每次就快得到自由的時候,卻又被硬拉回這個殘酷的世界。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事情越來越有趣了。」低沉的笑聲由一位身高頗高名為『無憶』的男孩傳來。一頭些為凌亂的灰髮,墨綠色的瞳孔中缺少了一些生氣,長相還算俊美,卻好像刻意讓過長的瀏海遮住了半邊臉。嘴上刁了根菸,一股淡淡的煙草味跟他整個人搭起來還真是添了不少分數。
 
  看著電視牆上即時報導,男孩吸了一口煙後便隨意丟置在地上任由它滾落至桌腳。及時插撥新消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顯然又有大事發生。最近這陣子也真的不怎麼安寧,無憶的臉上露出了少見的笑容,報導指出最近殺人案件增多,光是今日就有3人被殺。死者死相都不怎麼好看,深可見骨的刀傷遍怖全身。身上所持有的東西也都還在,唯一被帶走的是與身體分離的頭部,直到現在還是沒有一個找得回來。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