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別跑太遠,這樣我要跑來跑去很累耶。」
畢士大拿著醫療藥劑跑了過來,幫夥伴治療著因戰鬥留下的傷口。
 
位於波勒特佩爾的一樓,怪物如泉水般不斷的湧出,到處可聽見金屬碰撞的清脆聲響。
戰鬥,只是充實實戰經驗,以克服未來將面臨的挑戰。

 
「可是到處都是人,不跑一跑怎麼打怪物。」
亞實別手中的長劍沒因此停止揮舞,劍身從身前的敵人腹部抽出,身子一轉,舉起手中的盾牌,檔下來自敵人的右方攻擊。
雙手環胸以命令的口氣說道:「就算你跑,怪還是一樣少,給我站過來一點。」
 
「好啦。」
鼓著臉的人,隨手砍了一刀,掉頭跑了回來。
卻沒發現敵人並沒因此倒地,就見他揮動手上的斧朝著毫無防備的人劈下去。
 
有如地獄般的哀號聲,迴盪在冰冷冷的空間裡。
 
子彈精準的在敵人腦門上開了一個洞。
孟斐斯手持著萊福槍,以快速且熟練的技巧填充子彈,朝著湧上前的怪物,開出一張張的死亡通知單。
精準的射擊技術,讓他們得以在這混亂的殺戮戰場裡,保有一席安全的避風港。
 
「早叫你不要跑太遠,你看,又差點被掛掉。」畢士大嘆氣道。
拍拍對方的背膀,亞實別嘻皮笑臉的說著:「反正有小斐在,不用怕啦。對不對?」
 
「東西檢一檢我們休息一下。」
「呼,終於可以休息了。」劍和盾一丟,亞實別就一屁股的坐了下來。
「等等還要趕路,斐,你要不要也休息一下。」
「我不用了,你們休息。」
孟斐斯保持警戒的張望著四周,緊握手中的武器,他感覺到此處並非看起來這麼安寧。
好像有雙眼睛,在黑暗中緊盯著他們,等待放下戒心時好來個正面突襲。
 
「你不累嗎?我都快被累死了,又是打又是砍,手腳都好酸...」
咬著手上的麵包,亞實別看了看對話的兩人,他怎麼感覺這兩人挺像夫妻的。
 
「已經快到了,聖水因該就在這附近。」
「拿那種東西要幹麻?」
「不知道。」
畢士大攤手,孟斐斯跟著搖著頭。
三人呈現他們來這裡到底要做什麼的尷尬場面。
 
「啊-算了!!我們快出發吧!」
把最後一半的麵包硬是塞進嘴裡後,亞實別拿起被他丟置不遠處的長劍,卻發現盾不見了。
他東張西望的說道:「我的盾呢?」
「剛剛被你像飛盤一樣的扔出去了。」畢士大悠哉的喝著茶水,指著回廊的另一頭。
那是一個不見底的黑暗,如同黑洞般神秘,讓人無法想像對面就竟藏有什麼東西。
 亞實別不自覺的打了一個冷戰,打死他也不想一個人過去。這種想法一出,他努力的擠出淚水,好看起來很可憐的樣子。
「小畢...」
「自己去拿,我才懶的哩你。」丟了幾平藥水給亞實別後,也遞了杯茶水給孟斐斯。
「謝謝。」
「你好無情。」
撿起地上的小藥瓶,亞實別孤單身影漸漸被黑暗所吞沒。
(萬歲!電燈泡走了!!!(被打))
 
「實在搞不懂,為什麼當初你要找他加入家族。」
「因為我還不夠強,只靠我ㄧ個人的力量還沒辦法保護你。」凝視著對方,他苦笑。
「為了你我要變的更強。」
 
畢士大先是一愣,嘴角卻不自絕的揚起甜蜜的弧形。
「說的好像我很弱一樣...我覺得現在這樣子就很好啦。」
 孟斐斯不解的低頭看著他。
畢士大單手托著下顎淡淡的笑道:「不然等你變強之後就不需要我幫忙了吧?我寧可以與你共同奮戰,也不要只能在一旁發呆。」
「是呀,能維持現狀也不錯。」
 
兩人相視一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