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抱歉。」男孩哭喪著臉。
 
才和家族的人依起去找寶,誰知道一個不小心就變成現在這副德性。
 
靠在路旁的樹下,畢士大竟是笑著說。
「沒關西啦,這點小傷很快就好了。」
「要不是我這麼不小心,也不會害你變成這個樣子…」
眼角餘光瞄向畢世大手上的傷,亞實別頭越垂越低,幾乎都快貼在地面上了。
 
「真的沒事,不過這幾天可能沒辦法出去打寶了,抱歉黑。」他依然笑著,絲毫看不出傷勢對他造成多大的傷害。
「不要緊,你好好休息養傷。」孟斐斯柔柔的說。
「對了!調查方面我已經紀錄好了,小實可以幫我拿回去給貝勒瑞麗嗎?」
 
 
 
 
 
孟斐斯滿臉的擔心,他恨自己當初怎麼放著他們亂跑,恨自己總是這麼無力。
 
前些時間,亞實別大聲懹懹說鐵特拉下層有寶箱,又是拉又是拖的把畢士大帶走,誰知道這一去就帶了一堆傷回來。
亞實別的重甲雖讓他保住了小命,卻讓夥伴掛彩。
畢世大回來的時候整個人奄奄一息,右手開放性骨折讓他失血過多一度休克。
 
晚到的孟斐斯看到這一目,先是一愣,他無法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聽到對方痛苦的呻吟才回神,帶著身負重傷的畢士大跑了出來。
 
揮了輝手,畢世大笑著說。
「你沒是吧?總覺得你好像傷的比我還重,會痛嗎?」
受傷的不只有他,他很清楚。
要從一個到處都會出現敵人的地方將人救出,光是想像就能知道這有多困難。
 
「是很痛…」他苦笑,抓起對方的手,蓋在自己的左胸口,「很痛,這裡真的很痛。」
他好怕失去他。
在得知家人沒有生命危險的時候,眼淚終於決提了。
孟斐斯哽咽的快說不出話,只是低著頭用著微弱且顫抖的嗓音說著:「抱歉…一放心…眼淚就…」
 
 
「斐…」感覺到抓著自己的那隻手還是不停的顫抖。
他便把手繞到孟斐斯背後,輕輕地將哭的跟孩子一樣的人擁入懷裡。
「乖,別哭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用著低亞的聲音,他慢慢的說著。
「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只是一點小傷,沒事的。」
 
孟斐斯沉默短暫的幾秒,抬頭看向身前的人,他長嘆一聲。
「你還在逞強。」
「哈哈...果然瞞不過你,的確...真的超痛的痛到快死了...」他乾笑,明顯的血氣不足,讓畢世大的臉慘白許多。
才說完冰冷的手掌便貼上他的額頭。雖然有如寒冬般冰冷,卻讓他感覺很安心。
 
確認溫度還未提升,孟斐斯這才安心的收回手心,拿起擱置在一旁的手槍。
「晚上因該會開始發燒,你就好好休息,我會在這,有事就叫我。」
「你真的很靠得住,我果然還是欠缺磨練。」
「先睡吧,明天的路還很遠。」
提起笑容,他緩緩的闔上眼簾。
即使眼前一片黑暗他也不擔心,因為畢世大知道,這裡比任何地方都來的安全。
 
 
 
 
鐵特拉黃金路。
「真信運,撿到裝備了!」撿拾著地上的裝備,卻被不知名的物體絆倒。回頭察看是哪個東西這麼囂張,見到真凶後他不自覺的倒抽了一口氣。
「哇!!這是誰幹的呀?這怪物也太可憐了吧。」
只見倒在地上的怪物早已沒有了生硬跡象,身上彈痕累累看了不免讓人心底直發寒。
似乎是某個職業槍手,在幾秒之內開了數十發的子彈,要至他於死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