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須趕快離開這哩,不然下一個就輪到我了。
「你到底是誰?」
「你沒有必要知道,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沒錯,就跟你其他同伴一樣。」
 
 
  
訊視,是一間剛開幕不久的電視公司。
空曉帝,前幾個月才進入公司工作的記者。目前專門報導一些離奇的死亡案子。
 
「你對這次的案件有什麼看法呢?」
「本案目前還在調查中,恕我離開。」
「等..哇。」
沒注到腳邊的線,就這樣撲街,與地面做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又來了,每次跑這種新聞總會讓人遍體麟傷。蜂擁而上的媒體,大批的錦警衛,數不完的聯接線,總是讓媒體人造成傷害的罪魁禍首。
 
 
還沒靠近媒體車,就能聽見上頭船來哀號聲。
「好痛呀。」
身穿一身高行頭的男孩拍拍手軸,傷口讓他縮緊了眉頭大聲哀嚎。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搶新聞,卻老犯這種錯誤。
「我說空曉弟呀,你怎麼每次跑新聞不是跌倒就是滑跤呀?」
檢查錄影帶的人笑了笑,指著剛剛拍到的畫面。
 
「這我哪知道。」怒瞪一旁的工作人員,沒一個有良心的,這種時候還笑得出來。
唉,現再該難過的不是白嫩嫩手,被刮了一到長3公分的傷口。
他在心疼才買不到3天的衣服呀!!!
 
讓錄影帶到轉,不斷的重播著跌倒的鏡頭的人,身材較前者結實。成天扛著設影機,讓他鍛練出一身的肌肉,皮膚也因日曬雨林曬變得有些黑的攝影大哥。
郝嶽半,是他的名子。這下大家因該明白,為何身材也是極好的他被稱呼胖子的理由。
因為「好月半」嘛!!
 
「不過你們大家不覺得奇怪嗎?」駕駛座發出的聲音聽起來甜甜的。
前坐抓著方向盤的司機,有著一頭被電到的長捲髮。
外貌看似清秀,五官端正上層淡妝,身穿火辣辣的紅色小可愛,以及短到不能再短的迷你裙,踩著一雙白色凡布鞋。
 
她就是工作小組的成員兼司機,白莉潔。
為了趕下一則新聞,白色帆布鞋用力的踩下油門,飆車飆的極快。
卻好像不放心受傷的新成員,不時的由後照鏡查看後方的情況。
 
拍拍衣服,空曉帝看向用後照鏡往這裡觀望的人,回問道:「什麼奇怪?」
「就是最近接二連三的殺人案件呀。警方一職不肯透漏內務消息,害我們白跑好多趟。」一樣是甜甜的聲音,這回卻帶有那麼一點稚氣的語調。
「我想是因為這次的案件很棘手吧。」郝嶽半拿著拭淨紙幫攝影鏡頭打扮打扮,等等好出去拋頭露面。
NONONO!你們看看我收集到的資料。」遙遙食指,空曉帝拿出自己收集已久,並引以為傲的厚重資料夾。
碰的一聲,重重的放到攝影箱上,並得到郝嶽半的一計白眼攻擊。
畢竟攝影器材是他們的飯碗,而且他們三人薪水加起來都賠不起。
要是弄壞了怎麼辦?叫他們喝西北風喔。
 
賠了聲抱歉後,他翻開資料開始講解。
「兇手都在夜晚行動,而且都楚於密閉空間,被殺的人有2個警察、4個記者。」
晃著本來就不怎麼靈光的腦袋,郝嶽半問道:「這有什麼?」
「這些死亡的人,都是與8年前的一個死亡案件有關。」
 
資料頁數停在8年前的一裝滅門血案,被害著被鄰居發現倒臥在自家中。
據鄰居所說,被害者曾經雖入獄服刑過,但出來後交友良好,對人和氣。
實在難以想像有人會這麼恨他,到要殺了他的地步。
此證言,排除了與黑道尋仇有關。
 
最後與他碰面的人有7人,其中3名是當時去採訪的媒體記者以,2名警方人員,另一名是交友長達20多年的老友,總警司軒智杰。
 
當日採訪時間是下午543分到晚上1039分。被害者被發現的時間為隔天早上957分,驗屍官鑑驗後判定,被害者零晨12點左右遇害。
兇手手段殘忍,不但將被害人行兇過程預估只有短短的5分鐘。
但兇手是如何離開這密閉空間,讓警方百思不得其解。
雖極力尋找破案關鍵,但始終還無進展。直到現在都還是一個謎。
 
 
「啊!」
白莉潔大叫了一聲,害的專著擦拭攝影機的人跳了一下。
「你是說那個8年前一家4口遭到滅門血案的那個慘案嗎?」
「你們再說啥呀?」
「阿胖你忘記了嗎?那個滅門血案呀!」
「我當然記得,只是這跟那時候的案件有關聯嗎?」
「沒錯,而且手法相仿,可能都是同一個人所為。」
「那我們勢必要重回現場囉!」
「當然。」
 
 
「哇,一點都沒改變嘛。」
「聽說在那之後這邊都沒有人肯搬進來了呢!而且當地居民還時常聽到一些詭異的聲音。」
「你想那些聲音是什麼?」
「當然是嘿嘿嘿
「哇!!!別說了,人嚇人嚇死人!快拍照拉。」
 
「空曉弟,我看這東西因該市之後才被人放過來的吧?」
「我看看。」
 
 
「唔我不太舒服
「胖子,扶莉姐去外面休息。」
「喔,那拍攝怎麼辦?」
「我好歹也是攝影科出來的,拍照難不倒我啦。」
「喔,那我先出去囉。」
「小心一點,必要的時候把莉姊綁一綁。」
「哇靠,我對這方面不感興趣。」
「我也沒興趣呀,你忘記了喔?莉姐體質比較敏感,每當他不舒服的時候肯定會有事情發生。」
「說的也是。」
 
「喔,說曹操曹操就到了,胖子,為了我們的生命著想,你可要抓緊一點。」
 
「我好恨我不是被其他人殺的就是被它們殺的
「你說的到容易,你知不知道平長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小妮子,這時的的力道大到嚇人。」
「鬼先生,我不管你到底又何冤屈,不過麻煩你離開我的朋友。」
「我好痛苦他們不讓我走我好恨
「好啦,我知道你有冤屈,我幫你想辦法,不過我朋友可受不了你這招鬼上身,麻煩你離開。」
 
「空曉弟,這是怎麼回事呀?」
「很簡單呀,我答應要幫他。」
「這樣好嗎?跟鬼打交道。」
「如果不幫他,他就要拉一個下去。你想下去看看嗎?我幫你跟他交流一下。」
「不,這就算了。」
「還愣在那邊幹麻?快帶莉姐下去收收驚,我還要找證據呢!」
「證據?」
「你沒聽到嗎?這麼案件看來不單純,因該還有內幕,不快點找到就輪到我們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