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兒從雲端的縫隙裡頭出頭來一探究竟,將廢棄的住宅區鋪上了一層矇矓的薄紗,一抹身影被薄紗覆蓋後在黑暗中顯出。
 
「真是無趣,還以為你可以陪我玩久一點。」灰髮男子伸長著腳,踢了踢地板上的人。
在沒有回應的情況下,折回了巷口觀察誤觸陷阱的四具屍體。
無意很好奇他們是怎麼死的。路口附近的陷阱指有些網子、矮坑、麻醉針,怎麼可能殺的死人。
點燃火把,被黑暗侵蝕長達8小時的夜晚,終於又得到了一點光明。
「又是一身黑,品味時在有夠差的。」
放下高掛空中的兩具屍體,眉一挑,暗綠色的眸子轉向黑衣人脖子。
 
「又是那傢伙?他還真是不死心。」
這些人全身都是深可見骨的刀傷,而且脖子的部分還被人用細線逢了回去。
把手上的火把一扔,兩具屍體瞬間被火所吞嚥。橙光在寧界的夜裡隨風搖擺,也在石牆上舞動著橙黃色薄紗。彷彿是在為死去的人,開一場盛大的離別晚會。
 
回望空中探出頭後又藏起的月,他笑著點燃一枝菸頭。刺鼻香從呼出的白煙擴散開來。
輕咳了兩聲,他對這味道它始終不是很習慣
 
「該面對的終究還是要去面對,是吧?」
靠著薰人的煙味逃離那個地方,都經過幾年了。
 
他苦笑。
將左輪手槍轉輪擺出,退殼並把彈葯重裝後,帶著濃濃的刺鼻味離開了盛大的離別晚會。
 
 
 
 
 
 
此時屋內的打鬥還在繼續,個子高的人先開口。
「殿下,請乖乖的跟我回去吧,我不想和你打。」
「不想打就少來煩我!!!」孀昇雙手護頭撞破了門板衝出屋外,黑衣人也緊跟在後。
失禮了。」
 
黑衣人抽出了手中的武器,朝孀昇一劍刺了過去。身材較嬌小的人縱身一躍,一個漂亮的後空翻躲過攻擊。
以優雅的姿勢起跳,落地卻不怎麼好看。孀昇不小心腳滑了一下,整個人當場撲街。黑衣人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一轉身,手中的長劍便在空氣中劃出一道漂亮的弧線。數根藍色髮絲在劍身停止後緩緩的脫落下,所有的動作都在一瞬間。
 
「你已經逃不掉了。」黑衣人手持的長擱在孀昇頸上。
「真不像話。」
不見恐懼,他用著帶有恥笑的語調說到。
「堂堂的一個軍人,竟然攻擊我這首無寸鐵的傷患。」
「殿下您說笑了,大家都知道你的武藝過人,要視等到你拿了武器在跟你打,我肯定會死在這裡。」
「噢?說的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
孀昇冷哼一聲,用著天身就比別人大一倍的橙色眸子死瞪著對方。
瞬間周圍的空氣全都凝結了,持刀的人表情有點複雜,就像是被貓盯上的老鼠一樣,不敢輕舉妄動。
「殿下,我們第一天認識嗎?」
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把心情調適好,握了握手上的劍柄,用著微微顫抖的雙唇繼續說著。
「投降吧,我不會手下留情了。」
個子較小的人賊笑了兩聲,並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嘿就因為認識,才賭你不敢殺我。」
就是眼前這個人絕對不會殺了他。
「什麼?
手一撐左腳一掃,黑衣人來不及反應,種心不穩的跌坐在地。也在同一時間,天上落下了網子,把正想逃跑的孀昇纏個死緊,真是超不幸的,無名火也一股腦兒燃燒的起來。
 
 
「你這傢伙
他拉高語調,黃橙色眸子充滿著怒氣。回頭便開始一連串的咆哮聲。
「作弊也要有個限度吧?!盡然還設陷阱,真是太卑鄙….?」
本想馬上用著充滿怒氣的神情咒罵一下對方,轉身印入眼簾的第一目卻讓他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
黑衣人左腳被繩子捆住,整個人高吊在半空中,身體還不時的左右搖擺著。
 
「為什麼你會被抓住?這不是你做的陷阱嗎?!」
「我真有這麼多閒工夫,就不需要跟你打了。」
倒過來看世界的黑衣人攤手直搖頭,表示這東西不是他做的。
 
「我還在想這邊怎麼這麼吵,原來是有漏網的獵物。」
這時只見一名身材較高,擁有著灰色短髮以及暗綠色眸子的少年,帶著一股淡淡的煙味從旁走過來。
「看看我抓到什麼了?一隻兔子和一隻小野貓。」先是看看看掉在半空中的黑衣人,在看看一旁網中的孀昇。表情在疑惑後轉為笑意。
 
 
 
「又是你這傢伙為什麼要設這種陷阱呀!!!」
網子裡的人大聲咆哮。對方卻不帶任何歉意的挑起眉尾。
「什麼你這傢伙?真沒禮貌,只有笨蛋才會沒發現這東西吧。」
無意說完視線就轉向另一個高掛的黑影。不再理會如同機關槍的咆哮聲。
 
 
「喂,兔子。」
「啊?」直覺反應的回了一聲,狐疑的望向前方的人。
兔子是在指自己嗎?問題還在腦海裡盤旋時--
「對!就是你。」
無意伸長著指頭指向黑衣人,很肯定的給他答案。
身後就聽到網子裡發出了鱉笑的聲音。
 
「剛剛另依之兔子從4樓摔下來,雖然有東西墊底,不過可能會有一點輕微的腦症盪。」
「啊?喔。」
黑衣人點了點頭,表情卻依舊是充滿疑惑及不解。
 
「好啦!此地不宜久留。小貓咪,我們該走囉。」
拍了拍手,無意將孀昇的人連同網子一起扛在肩上。
「你真的沒有外表看起來這麼輕
重量讓他表情變的些無奈。
「不對,你是不是又變瘦啦?」
「嗯?!耶?!?放我下來。」
「阿阿阿~~~--了。」堵著右耳朵不想聽,但是另一邊卻飽受聲音的摧殘。
「我還沒打完啦!!!!!」
「閉----嘴。」
!!!!」
。」
 
兩個身影你一言我一語的,漸漸的消失在灰色的都市邊緣。留下依然高掛的黑色身影,在月光下獨自搖擺著。
那現在呢?誰來幫個忙放我下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