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我下來!!!我自己可以走。」
「好好好。」
在肩上的人頑固底抗掙扎之下,叼著菸的人終於願意放他下來。
只是才剛踏到地面,卻又整個人攤了下去。
「唔
「又想要我背你呀?可是你很重嗯?臉怎麼這麼紅?發燒了?」本來想說句話笑笑,卻發現孀昇不停的直冒冷汗,臉上還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無憶曲膝將視線降低與他平高,伸手想測量一下溫度,卻被對方無情打掉。
 
不需要你費心。」
「別逞強了,你現在連站都站不穩。」看著自己被打紅的手背,他只是無奈的起身。
。」
只見對方不理會他的好意,經自靠向一旁的大樹。
「好,我投降。我們先在這裡休息一下,我順便幫你重新上藥。」
 
 
 
拆開繃帶的同時,無意眉間也縮了起來。
 
「你是瞎子嗎?傷口都變成這樣了竟然都沒發現。」
「我剛剛用了一些麻醉
這個人想死不成?無意暗自心想。看著傷口上的排斥反應,可見他用的不是止痛劑,而是麻醉藥,用來狩獵的麻醉藥,如果用量太多肯定一命嗚呼。
 
「你用藥真不是普通的危險。」點燃小火苗,把匕首由火仔細的來回燒過。
無意小心翼翼得切除排斥反應後,把皮膚和衣服熔起來的的聚合物。
要把聚合物分開可不像剝橘子這麼輕鬆。在排斥反應下,麻醉藥會產生高溫,聚合物及便是融化的肉以及麻醉藥所合成的。所以必須把連在一起的皮膚連同肉一起切下來。
 
我哪知道今天月亮會突然消失。」孀昇露出一付快哭出來的表情,這肯定痛死他了。
「這跟月亮沒有關係吧。」
懶的跟你解釋,反正傷口等等就會好了。」
無意不多問,幫孀昇重新上好了繃帶後,走向一旁燃起一枝菸。
 
「少抽點煙,在煙裡加這麼多香料。抽死你。」
「你這是在關心我嗎?沒想到你還有心呢。」無意冷笑。
「廢話,普通的煙裡怎麼會有罌粟花粉的味道。」孀昇也冷冷的回了一句。
「喔~看來你不是外行人。不過要我戒菸就算了,這煙可是我保命的小東西呢。」
「什麼跟什麼呀?」
「懶的跟你解釋,笨蛋不需要知道。」
 
 
「那接下來呢?」
「什麼接下來??」
「我們要往哪裡逃?那群黑衣人因該很快就會追來。」
「你擔心這個做什麼?他們又不是追你,你大可不要跟我一起走呀。」
「船都上了,不跟著出航吃片各地,乞不是浪費。」「放心,哥哥我不會丟下你的,最多你跑不動,我背你。」
。」
「怎麼?感動的說不出話啦??」
「你有何目的?我可全國都在通緝的人,為什麼要幫我。」
「沒為什麼,只覺得很有趣。」
 
 
 
….噗。」
「笑什麼?」
「噗哈哈….沒有,你真是一個怪人。哈
「謝謝你的稱讚,不過我不覺得有啥好笑的。」
「哪哪有人會因為有趣而幫一個通緝犯的,而且你跟著我隨時就會丟掉小命。」
「這正是有趣的地方。」
「那好,我就讓你跟,不過你可不要扯我後腿喔。」
「從昨天到現在,扯後腿的可都是你。」
 
 
 
「我都還不知道你的名子呢。」
「沒有過去的無憶。今年因該是24歲。」
 
「真是奇怪的名子,那我也該自我介紹一下了,我叫
「後面。」
「啥?啊!好痛。」
「趴下!敵人追來了。他們追的可真緊。」
「這是一定的呀,我可是個超級通緝犯呢。」
「你到底做了什麼
「不就是意圖謀反,只不過是想殺了帝國統治者而以呀!」
「沒想到你個子小小,野心這麼大。啊!又是他,他掙脫陷阱了。」
 
「因該在這附近了,大家分頭找!!!」
「殿下,我知道你在這裡。別再躲了。」
 
 
殿下?」
「幹麻?」
。」
「你這眼神真欠打。」
「既然都上了同一條船,我就再告訴你一件好消息,那個意圖謀反的首腦就是我。」
「難怪他們這麼想抓你回去。」
「現在才發現上的是賊船已經來不及了。」
「先別管這個。現在情況對我們不利,他們人數眾多,你又身負重傷無法成為我們的戰力。我身上的彈藥數量也不足夠
「你想說什麼?」
 
「發現逃犯了!!在那裡!!!」
「大家快追!!!」
 
 
「本來打算先逃走,避免與他們正面接觸。」「不過他們好像已經發現我們了也許該想點別的對策。」
「別在想了!!!還是快跑吧。」
「我們被圍爐了,怎麼逃?」
你難道就不能早點說嗎??。」
「早說晚說結果還不都一樣?」
 
「射擊!!!」
 
「哇啊!!真是危險吶,好險我閃的快。」
「閃的快?你根本沒有動吧,這開槍的人技術真是太差了。」
「你說話還真是不留情面呢。」
「彼此彼此。」
 
「後面就是懸捱,這次你們逃不掉了吧!!」
 
 
「的確要跑是來不及了,我看還是用跳的吧。」
「你知道這裡有多高嗎?」
「這問題等等就知道了。」
「跳下去??你接我呀?!你不會想抓我陪你上黃泉路吧。」
「當然,死前有個人陪不是很好嗎。」
「也許是吧。」
「只可惜陪伴的人不是身材火辣的美女。」
。」
「好啦!抓穩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