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如同往常,天氣依舊晴朗,鳥兒自由的飛翔,花兒依然美麗。
缺少的就只有家中的笑聲,自從蘇默睡著以後,家中氣份就整個變了。
因為蘇默很喜歡花香,所以我把它放置花圃的窗邊,每天默默的等待著,我相信他會醒過來,用著熟悉的語調叫我媽咪。
 
「母親,早點睡對身體比較好喔。」朔擔心的跑到我身旁來催促著我睡覺。
 
 
「阿阿~~別管他拉,他想睡就會睡。喂!!警告你早點睡喔。你讓哥哥傷心我可饒不了你。」挨呀呀….就連平日不理我的杜都跑來了。
 
 
「阿姨,你不睡大家都睡不好呢。」彌也跑來了,畢竟朔可是擔心我這母親到我不睡他不睡的地步。身為他的情人…前任情人不可能不擔心他的身體。因該算前任吧?!因為朔的記憶還沒回復。
 
「我沒事,等等就睡,在讓我等一下。」雖然無奈卻也是笑笑回答,。
 
 
「姊姊為什麼都不起來?」此時的布斯還不太懂事,每天都用著天真無邪的方式,問著哥哥們同一個問題。當我聽到這句話時,都會發無名火。我知道這並不是那孩子的錯,但就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去對待,對待一個讓蘇默長眠的人。他們也只是把布斯帶開,朔摸摸他的頭小聲的告訴他。
「蘇默姊姊在做一個很長的美夢,等美夢做完,她就會醒來。」
「那我就安靜點讓蘇默姊姊做美夢。」他笑著回答,臉上依舊室那天真無邪的笑容。
 
 
「明天就不能在睡懶覺囉!!」我免強拉開笑容向著花圃旁的小床說到,刻意在門邊停滯一些時間,沒得到回應的嘴角慢慢下沉,關燈後默默離開。
 
心中滿滿的期待,卻早已知道答案。
 
她不可能醒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