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精需要藉由我們的創造力才能誕生出來。
我們總是用著無窮的想像力、創造力以及赤子之心,
想像出一個個美好的世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夢空間。
 
一但失去了這種感覺,
我們自然會選擇遺忘。
遺忘後他們就會消失。
 
有關蘇默的最後一篇。
妖精短文終章。永遠的回憶。
 
即使這段記憶將沉默下來。
但是夏天依舊會對我微笑。
 
 
 
努力的擦著地板,上回翻了的水終於給我擦的乾乾淨淨。
 
「好了!!這樣就沒問題了!!!」我嘿嘿的笑了起來。
正因為將地面清理的乾淨,而沾沾自喜時。又突然想到自己笨拙所造成的後果。
「是不是該到個歉比較好?」心中突然有了這種想法。
 
這時候布斯因該跑去找朔他們了吧,我因該也去露個面嗎??
人總是在煩惱事情時,碰到的麻煩也就越多,就像這個時候,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現了。
他拿著東西迅速的靠進我,然後往我這邊丟過來。
通常這時候他一定是因為布斯的事情來的。
 
 
「那個對不起。」
你看吧!!!
……
………
 
等等,倒帶一下!!!他剛剛說啥?
「阿耶!?你剛剛在說啥??」
 
「我說很抱歉。」他搔搔頭重複了一次。
不過這完全不對吧?!
本來以為他會劈頭就開始罵我,為啥把布斯惹的不開心。反常的舉動讓我大嘆,明天太陽不會打從南邊出來吧?
 
「等一下!等一下!你把我給搞糊塗了,為啥要道歉?!」
我開始覺得有點頭疼,這件是實在太詭異了。那個杜竟然在向我道歉??他在道歉耶!!!?!
 
「那個我不小心弄壞了。」杜指者著剛剛丟像我的東西,是一個兔娃娃,看起來很普通的一個娃娃,卻被割破了一個大洞。棉花整個炸了出來,感覺上很像是在娃娃的胸口上,插滿白色的小花。
 
看到了這個才恍然大悟,不過我還是覺得怪怪的。
這個總是愛跟我唱反調的人,竟然會因為把一個娃娃弄壞來跟我道歉,一定有問題。
 
「這真的是你弄壞的嗎??」
「耶!?當然是我呀,不然我來到什麼歉?」
「問題就在這裡,你這傢伙總是跟我唱反調,卻因為這種小事親自過來道歉。」
我摸摸可憐的兔娃娃繼續說著。
「平長的話你根本不當一回事,直接把娃娃丟在一旁。主動過來找我道歉感覺上就像是要幫人脫罪一樣。」
「耶?!糟糕」杜錯愕的聽著我的分析,整著人越退越後面。
我盯著已經快貼在牆壁上的人笑道。
「你還是乖乖給招了吧。你以為我當你媽是當假的嗎。」
 
 
 
事後得知,布娃娃是布斯弄壞的,但是不敢告訴我。
當然他首先是找朔商量,朔決定幫忙。於是跑去叫杜來頂罪。
 
「原來是這樣呀,你們早點說不就得了!!」
 
「抱歉。」
朔只是笑笑的向我道歉。布斯躲在他背後小生的說著。
「對不起。」
「我就說這方法行不通了。」
謊言被戳破的人背像著我,好像什麼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種種時候還要裝酷?
 
「知道行不通還來騙我,我覺得最笨的就是你。」我忍不住的偷罵出來。
「嘎?!」然後那個笨蛋全身石化了。
 
 
 
「不過到要謝謝布斯發現了這東西,我之前找了好久。」拿起娃娃抱在懷裡,我笑的可開心了。
除了娃娃稍為髒了一點,還有胸口上多了道裂痕。但是娃娃散發出的甜甜花香還是根以前一樣。
 
「我是笨蛋我真的是嘛
「好了好了,乖乖。那個娃娃是什麼呢??」朔邊安撫石化狀態的人邊回頭問道。
我指著娃娃笑了笑。
「這個呀??這是我幫蘇默做的娃娃呀!!對了,當時你還沒回家可能不知道。」
 
 
「蘇默姊姊的?」
「是呀,以前家裡只有蘇默一個人,每次我出門時他都會要我早點回家。一個人看家總會寂寞嘛!!所以做了一個娃娃給他。」
看向依然熟睡的人淺淺的笑了起來,在看向對面的3個孩子繼續說著。
「不過朔回來了以後,就很少看到這娃娃了,沒想到到了這時候才又出現了。」
 
 
朔聽完後好像想起什麼事,擊掌後接著說。
「難怪蘇默有一天她哭著跑來找我,說娃娃不見了。原來這是他的寶貝呀。」
「是這樣呀難怪之前一陣子沒看他拿等等!!為什麼他不來找我跑去找你?!」
我驚訝到!!!這種是我怎麼從來不知道。
「我想它是怕媽咪生氣。」
「可能吧。」朔跟著點頭。
 
「怎麼我看起來這麼可怕嘛??」
感到失望的人最坐在一旁咬手帕擦眼淚,正在調適心情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聲音傳到我耳邊。
「我覺得蘇默姊姊,因該是不想讓媽咪操心。」
「操心?」我驚訝的抬起頭看向發出聲的矮個子。
「我是這麼覺得」布斯看到我的反應時,整個人跳了一下後,又往朔的身後擠,聲音也變的越來越小。
 
「哈哈哈~不可能啦,蘇默他才不會想這麼多不可能的吧」我想了一下,當場撲地笑了出來。
因為對面的三人根本沒笑,所以笑的人又停了下來,狐疑的丟出了這個反問句。
有可能嗎??」
 
「她會喔,以前她常常跑來跟我說母親的事。」
「耶?!」
粉紅色長髮的人開始說著。
「之前不是有一天我們沒跟母親報備就跑出去嗎?他在外面就一直在問,不知道媽咪現在在家裡做什麼,會不會擔心之類的。」
「是這樣嗎??」我還是抱持著懷疑的態度。
杜雙手抱胸,跟著一起點頭的。然後撇了我一眼不削的說道。
「蘇妹仔呀!!每當我跟你吵架的時候都會跑來要我去道歉呢!!不然我哪會乖乖得去找你這臭38。」
「蘇默真的會這樣嗎
我慢慢的起身,走向窗邊的小花田。
 
 
一直以為他還是個孩子,卻在不知不覺中長大了。--
 
「媽咪!你再做什麼??」
「媽咪在幫蘇默準備晚餐,因為今天我可能會晚點回家。」
「不用忙了,蘇默會照顧自己的。你快點出門吧。」
「可是好歹讓我做個會煮東西給孩子吃的好媽媽呀
「沒關西啦!不管會不會煮飯,你都是我的好媽咪。」
 
 
「這是要給蘇默的嗎??」
「恩,常常讓你一個人看家,怕你會寂寞,所以帶了一隻小兔兔給你當朋友。」
「哇伊!!!他好可愛喔!!啊!!!蘇默發現他沒有尾巴耶?!」
「啊!!!糟糕!!我完全忘記尾巴這東西了!!!」
「沒關西啦!這樣就很可愛了>w<!!謝謝媽咪!」
 
 
「我有哥哥?」
「恩~他前幾天通知我,過陣子就回家了。」
那媽咪會不會不要蘇默了??」
「怎麼可能OQ!!你們兩個都是我最喜歡的寶貝了!而且這樣不就又多一個人喜歡蘇默了嗎?」
「真的OAQ?哥哥也會喜歡蘇默媽??」
「真的真的!!」
「蘇默好開心喔!!這樣一來,就有兩個人等媽咪回家了!!」
 
 
現在想想,雖然他總是笑的很開心,看起來無憂無慮的樣子。
卻總是在為旁人操心,尤其是我這個沒用的媽媽。
 
一想到過去的事情,心就好痛,就像是幾萬千枝針毫不留情的穿刺在心上。
不行!我不可以有這種想法,我不要那些事情變成回憶。
只要變成回憶,總有一天會忘記。
我不想要這樣。
 
「對不起
這句話讓我從思緒中醒來,回頭看向那個說話的人,一步步的靠近。不知道該做何反應,我只是呆呆的站著。
靠近的人撿起了地上的兔娃娃。
「我不知道這是蘇默姊姊的寶貝,還把它弄壞了。」
「只是一個娃娃,不用這麼盛重的道歉啦。再重作一個就有拉。」
「可是您的表情看起來好難過、好痛苦。」
 
「母親自從蘇默睡著了之後,就一直很沒精神。」
怎麼連你這孩子都不幫我了?!?
「恩,越看越死氣沉沉,即使在笑,背後也充滿著鬼火。」
你這人就只會跟著點頭嗎?
 
 
 
再說,我現在的表情,真的有這麼糟糕嗎??
以前好像也常發生類似的事情。
「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幹麻一直偷看媽咪?」
「發身了什麼事媽?媽咪最近看起來總是很難過呢
 
 
 
猛搖頭猛揮手,極力的想否定。
「我想是你們看錯了吧。」
 
這時那個歉打的人叉起腰來,套用我的話跟我說。
「你以為我們當你孩子是當假的嗎??那種假笑早就被我們看穿了。」
「而且還是漏洞百出呢!母親只要一說假話就會傻笑。對不對。」
「是呀!而且笑起來的樣子比鬼還恐怖,比怪物還可怕。簡直就是該怎麼說呢
「皮笑肉不笑,笑的非常的假。」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了!看來你沒有表演的才能呢。」
「不對喔!!也許母親現在去應徵x”或是”x的詭配角會有機會的。」
 
 
你們兩個什麼時候變成搭檔了??我是不是該考慮讓你們去演相聲呀???
不過搞不好是個好主意呢,又可以賺錢,又可以當明星,好棒的感覺不對!我的思想好像扯遠了。
 
 
「嗚
「阿啊?!怎麼突然哭了?!」
我拿起手邊的衛生紙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人臉上貼,試圖制止特突如其來的洪水氾濫成災。
「因為您都不哭呀,布斯知道很難過又忍著不哭的感覺。」
擔心紅水將會不停湧出的人,拉高音量反駁。
「我哪有呀!!」我強忍著,一直想表現的非常陣定。
 
哭出來的話,就代表我承認很難過。
難過蘇默不可能醒來,哭出來也就承認了這是事實了。
我一定要忍著。
 
「布斯會陪著媽咪一起等的!!」
布斯突然抓住我的手,讓我又嚇了一跳。說話的人不以為意,依然淚眼汪汪的看抓著的人繼續說。
「所以媽咪別再難過了。」
「可是」雖然自己被看透了,卻還是很想說不是你們想的那樣。
視線飄向一旁的朔,想請求支援,卻沒得到回應。雖然我喜歡的類型不是可愛型的,不過我對可愛又淚眼汪汪的人很沒輒呀!!!!!
這時不知道什麼時候飄過來的兩人也開口了。
「母親就別再固執了,讓布斯陪你一起等吧。」朔輕拍著我的肩膀,長長的睫毛瞇成了一直線,紅脣也勾出了美麗的弧度。
「就是呀,這樣又不會少一塊肉。再說,想等蘇妹仔醒來的可不只你一個人呢。」看到這不成材的傢伙竟然能吐出象牙,讓我暗自慶幸--他也是人嘛!!
 
終於,心頭上的節打開了。
「謝謝
 
 
 
那天晚上,我和孩子們在窗邊的小花田旁一起等蘇默醒來,大家一邊說著過去發身的事一邊等待。但是等著等著卻都睡著了--
 
夢裡的人有著一對大大的眼睛,過長的睫毛讓人看了都會誤以為是假的。甜甜的笑容就像太陽一樣的溫暖,一頭捲俏的長髮和小圓臉配合的天衣無縫,看起來可愛極了。手裡抱著的兔娃娃縫製的不怎麼好看,仔細看還會發現少了個尾巴呢。
 
「我臉上沾到什麼了嗎?幹麻一直偷看媽咪?」
「發身了什麼事媽?媽咪最近看起來總是很難過呢
「恩如果媽咪有什麼煩惱一定要跟蘇默說,蘇默一定會想扮法幫忙的!」
「真是敗給你了,我只是擔心你哥哥怎麼這麼久了還沒回來。」
「哥哥一定會回來的!!!所以媽咪不用擔心!」
「這個你是怎麼知道的。」
「蘇默的直覺!!」
「阿哈哈,那我不就可以放幾百20科心了??」
「恩恩,3040科都沒問題!而且
「嗯?」
「蘇默會陪媽咪一起等哥哥回來的。所以媽咪不是一個人喔!」
 
在夢裡跟她有說有笑,感覺上很像不是第一天認識一樣。
不過她是誰呢??
 
 
 
「喂喂喂!!作啥要我一起幫忙打掃客廳?這不是你一個人弄亂的嗎??」杜一臉的不耐煩,手上疊著一堆室內設計的書籍。
「唉呀!!就幫忙一下嘛!」我唉唉的拜託,雖然平時這招沒什麼用,不過今天卻別的管用,嘴巴上一直在抱怨的人,竟然乖乖的幫忙整理。
能讓他乖乖幫忙的原因只有一個。
 
 
「母親,這東西要放在哪?」
聽到有人在呼喚,我自然的回頭看向那人手上拿的書籍。確定了種類後,我把視線移向房間。
「也幫我拿到房間擺著,謝謝你喔。」
繼續著整理工作的人,不忘答謝。對方也點點頭表示明白。
「好的。來!這些也一起搬進去。」
這時只見朔拿起地上書,一本一本的往杜手上堆。我心中暗自竊笑,原來這傢伙這麼聽他哥哥的話,沒想到他也挺可愛的。
 
忙的頭昏腦脹的時候,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房間走了出來,手上來抱著一個沒有尾巴,脖子上還綁著一個誇張的蝴蝶結的兔娃娃。
布斯可能是被我們的外面整理的吵雜聲吵醒,睡眼惺忪的跑過來跟我道早安。
「媽咪,早安。」
「早
自然的做了個回應,卻突然有種不對的感覺,我驚覺的反問。
「咦?布斯以前都是這樣叫我的嘛?」
「是呀!一直都是。」布斯點點頭。
「你腦經壞掉了?要不要我幫你敲一敲?」
手上抱有一堆凶器的人朝我這邊冷笑,還拿起一本兇器做出要攻擊的動作。
「我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忘了什麼事。」我也懶的多做回應,只給他擺了一個笑臉,然後重力加速度的一蹬!!!
杜手上的書差點都掉了下來,但還是給他努力的撐著。畢竟他哥哥在場。他可不想讓朔問,是不是書太重了,要不要幫忙拿。
 
 
「母親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休息一下?」
「好呀~那我就先去旁邊休息囉。」我開心的向般書的人揮了揮手後跑掉。
「這樣太不公平了!!!為什麼他弄亂卻什麼都不用做?」
「盡一份孝心,你就讓母親休息吧。」
「布斯可以幫忙做什麼?」
「布斯就去冰箱拿蛋糕切一切,等等忙完了大家一起吃。」
「好。」
 
 
 
 
 
「哎呀,今天早上旺季澆水了。」我拿著裝水的澆花器,衝到窗檯邊。
 
幫花兒灑上充足的水份後,拍拍雙手開心的笑著。
「呼,這樣就大功告成了!!」
 
房間裡擺著一張白色的小圓床,看起來好像很正常,我卻覺得不大對勁。
這張床,什麼時候開始擺在這的呀?」
這時視線卻落到床頭櫃上的一疊紙,仔細看了看,每張紙上都寫有一些單字。
「這是之前朔和小社要我看的東西。布斯新學到的單字嗎?不再媽咪不會喜歡只有一個難過就算…Summer…
嗯?Summer?是指夏天嘛?這孩子連英文都學到啦!!真不愧是我的兒子,我笑了笑。
看完之後沒管這麼多,把那一疊紙隨意放到窗檯邊。好死不死的就吹來了一陣風,把寫有單字的紙吹散四處。
 
「哇!!!這可惡的風!!!!把東西都吹亂了。」
我急著撿起地上的紙,卻發現了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
「這些單字好像可以拼出句子
 
我看了看,然後依序唸出紙張上的單字。
 
就算Summer不再
媽咪也不會只有一個人了
 
 
這時門外傳來布斯的呼喊聲。
「媽咪!朔哥哥教你來吃蛋糕。」
「喔!來囉。」
隨手把紙張放回窗邊,卻沒發現。窗戶根本沒開。
 
當離去的人踏出房門時,又吹來一陣風把擺在窗檯邊的紙吹散四處。所有紙張裡的單字,又排成了另一句話。
 
 
 
 
“Summer最喜歡媽咪了
 
 
 
 
妖精需要藉由我們的創造力才能誕生出來。
我們總是用著無窮的想像力、創造力以及赤子之心,
想像出一個個美好的世界,創造出屬於自己的夢空間。
 
一但失去了這種感覺,
我們自然會選擇遺忘。
遺忘後他們就會消失。
 
 
哪一天?
我們會失去了這種心。
那一天,
我們會破壞這夢空間,
有一天,
我們會放在過去回憶。
某一天,
我們會遺忘這個故事。
 
最後,
夢醒了,
我們將走入一個真實的世界。
這些事情將沉在記憶的深處。
一個永遠被遺忘的角落。
 
但是他們會永遠遠記得,
有個人幫他們創造一個夢的空間。
他們與那個人有過一個美好時光。
這些就是他們曾經存在過的證據。
 
 
 
 
沉睡的公主●END
 
 
 
 
以上是我長期寫妖精日記的感想,
虛幻的東西畢竟是不存在的。
 
人在什麼都不會的狀況下,
最先學會的就是創造。
第二學會的卻是遺忘。
最後才學會珍惜。
 
但是創造後馬上遺忘,
還要怎麼去珍惜呢??
 
蘇默,是我用英文單字-Summer(意指夏天)想出來的名子。
想著這個劇情一登出,我可能再也不用打起蘇默這兩個字就有點心酸。
也短短的一年呀。夏天我因該都會想起這個虛幻的人物吧。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
我的心力全都偷投注在孩子們的故事裡了,另一個文章都擺到爛了。(
這個故事是很久之前就想好的劇情,只是沒想到會用在蘇默身上。
本來是想做個妖精日記總結局。
 
呵呵~沒錯,之前本來會用在朔和蘇默的身上。
當時杜還沒出現。使用的版本是悲劇(
有空在聊這個了。
 
在這,
要感謝再我進入窘境時,跑來跟我說很喜歡我家孩子的朋友們。
讓我有勇氣繼續把妖精的故事記寫下去。
妖精文到此結束,接下來的故事就會比較日常了。
 
所已妖精日記還是會繼續喔ˊˇˋ++
各位太太別太緊張ˇˇ(
 
因為短文故事本身是由妖精文和日記所構成,
主要人物是以我和蘇默做想像。
所以故事很亂,在此對看不懂得人說聲抱歉。
 
 
 
這個故事是接續之前的漫畫所衍生的,
就是布斯和朔的那個四格漫。
那個壞掉的東西就是指兔娃娃(笑。



以我的角度來看他們所寫的故事結束了,請大家歡呼TˇTˊ
不知道到自己想的妖精故事有沒有很肥皂(
這故事因該算是喜劇吧??
我個人絕得啦(
最後一起對自家的孩子說一聲,
媽咪(把拔)永遠都愛你們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