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你的頭髮越來越長了呢。」
「對呀,我開始覺得有點麻煩了,視線一直被遮住。乾脆剪掉好了。」
「阿啊!!不行不行,你這樣就很好了,不要剪。」
「是喔,那好吧。」
粉紅色。」
「嗯?你說什麼?」
「我說,你因該很適合粉紅色的頭髮。」
「可是母親說他喜歡銀色。」
「這樣呀,如果是阿姨喜歡就沒辦法了。」
「呵,要不然我染一次給你看。」
「真的嗎?!」
「恩。」
 
 
視線矇矓,剛剛做了一個好夢,現在卻回到了現實,真不想起來。
看看四周,想不起來自己怎麼睡著的。零亂的客廳,糖果紙、餅乾削散落一地。
 
啊!想起來了,今天天是43日。是阿姨的生日,也是他的生日。剛剛可能是因為吃太多甜食了,所以醉倒了吧?!
 
粉紅色長髮的人自一旁走來,手上還拿了許多毯子。
看到彌已經醒來,便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睡在這邊會感冒喔,回房間再睡吧。」
「恩。」
彌柔柔昏沉沉的腦袋瓜,東倒西歪的走向房間。踏入房門之前,還不時回望正在收拾殘局的人。
除了整理垃圾之外,還幫那群電燈泡蓋上毯子。
他從以前開始就很習慣照顧別人。他笑著心想,但是這個笑容很苦。
 
以前,他關心的人明明只有我。
回想起以前的種種,心裡很難受。難過的快發瘋了。
 
「朔」靠再門邊,彌有氣無力的喚了一聲。
粉紅色長髮的人柔柔的應了一句:「嗯?什麼是?」
可能是醉了,他覺得世界變的很美好。除了劇烈的頭疼之外。
 
「親一下,可以嗎?」
停頓了一下,他才發覺自己說了很不得了的話。
彌正準備收回前言時,朔笑了笑答道:「恩,可以呀。」
 
完全不加思考的回答,以及接下來的舉動,讓彌非常吃驚。
冰冷的雙唇在他額頭輕輕貼上,同時傳來淡淡的香味,懷念又熟西的味道,這是他慣用的洗髮精。
彌臉上的溫度瞬間竄升了好幾度,由額頭開始,慢慢的擴散至兩頰。
不到幾秒的時間,臉頰像是剛烤過三溫暖一樣,紅的不像話。
 
「好了,快睡吧。晚安。」
「晚晚安。」
 
魂飛不少,彌神遊似的走向床邊,而後隨即倒下。
摸摸自己灼熱的額頭,兩頰還是一樣粉紅粉紅的。
 
甜甜的香味,柔柔的聲音。
 
彌心想,今晚肯定會做個好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