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下可麻煩了」臣晏看了看時鐘才驚覺今天是開學的第一天,而他昨晚竟然忘記調鬧鐘!或許該說有調但是鬧鐘卻沒有裝上電池。先是漫步的進了廁所梳洗一下,又走到衣櫃前隨意挑了件襯衫套在自己身上,站在鏡前不慌不忙的調整嶺帶。這該死的領帶怎麼用都用不好,發明這東西真不知道這種東西是做什麼用的。
 
  「阿晏,你快遲到囉!!還不快一點。」嘻笑聲來自一名從身後探頭探腦年紀較臣晏小的男孩。
  「你來做什麼?」臣晏不耐煩的皺眉,好歹這也是他的家,被說教哪輪得到他。更何況那名男孩不屬於這裡。
  「挨喔!!!那是什麼表情呀!人家可是關心你哩。」男孩吐吐舌頭,從門邊一蹦一跳的靠近,卻見臣晏一臉厭惡的退了好幾步。
  「我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請你離開。」
  「這樣好嗎如果你不介意秘密被公開的話。嘻」男孩先是一手托著下巴不知道在思考什麼,下一秒就迅速的出現在臣晏身旁,在他耳邊輕笑的說,並扯著對方頸子上的領帶拉近自己。
  想也知道臣晏對這舉到感到萬分厭惡,也儘可能想遠離這傢伙。卻不知對方哪來的怪力把領帶扯的更緊。
 
  「所以啦~~我不會做出對你不利的事情,就讓我跟著你咩。」
  「不要!!!」語畢,便轉身離去。
 
  「真不可愛。」對著空蕩蕩的房間小抱怨了起來,男孩走到窗邊觀望,看著那個人慢慢離開。唉呀!!!用走的也能撲街,他也算是史上第一人。看到這一目另男孩想收回剛剛那一句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