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的輕風調皮的穿越髮稍,他無力制止只能讓髮絲隨風起舞。
腳步聲緩緩靠近,冰冷的觸感輕貼著臉頰若有似無的滑落,頓時柔風停在臉夾,親柔冰冷的薄紗貼上了自己的唇。
似夢非夢,睜開眼輕拭著雙唇,他沒帶走任何東西,留下了溫熱潮紅映在他的臉上。
 
 
劍影再空氣之間劈出一道空細發出了噌噌的聲響,交織的劍光劍影配合著旋律,不到一毀兒的時間就將飄落的樹枝落葉細分數斷。
手持長劍的男孩專注的練習書本上的舞劍姿勢,突然一股寒氣讓他不自覺的全身打起冷顫,回頭一看才發現,夥伴挾帶著許多鬼火站在自己身後。
亞實別臉上滿是恐懼,股起了勇氣才一字一句的說到:「小畢…你的眼神好恐怖,怎麼了呀?」
「沒什麼,昨晚沒睡好而已…」眼神好不開心,他揉揉後腦好讓自己能清醒點。
自從上次事件開始,畢士大沒有一晚睡的好。算算也快兩個月了,卻三翻兩頭夢到同一個怪夢。
 
「又沒睡飽呀,你這是第幾天了?」
「誰會去算這種東西呀。」
「也對,」收起手上的長劍,亞實別一臉擔心,「那個…你的手還會痛嗎?」
「嘎…你說這個呀!已經完全沒問題了,你看!」
揮舞著手臂,他全然沒注意到身後還有一個人跟上來,就一拳擊中對方的左肩。
愣了一下才意識到後方有人,畢士大笑著陪不是。
「我沒注意到你在這邊,抱歉。」
身後的人背著一把萊福槍,腰際上另外載著兩把製作精美的手槍。
孟斐斯面帶笑容,用著低沉嗓音,向手依舊抵在自己肩上的那個主人說。
「沒事,你的手還好嗎?」
畢士大收回拳頭,用著極為誇張的厭惡表情說道:「沒這麼誇張吧,怎麼感覺我一受傷大家都警張西西的。」
他們兩天天都帶著傷,卻這麼擔心偶爾才受傷的自己。也許自己真的是太沒用了?畢世大暗自自嘲。
他不是沒想過要增強自己的實力,也想一起上前奮勇殺敵,只是要他放下手邊的醫療工作,不用想也知道後果不堪設想。
 
似乎意識到某人心中的OS,兩人便同時開口。
 
「大家都是伙伴嘛!受傷難免會擔心一下。」
「因為你是重要的,擔心是一定的。」
 
語閉,畢士大愣住,呆呆的看著他們。
對這兩人真是完全沒輒,想到自己就像是傻瓜一樣,煩惱著許多不必要的問題,他便放聲大笑了起來。
 
「什麼什麼?你在笑什麼?」
「沒什麼,要蒐集的材料因該是往廢棄碼頭走吧?」
「從這邊過去會比較遠,我們先前往澳修城再繞路過去。」
「耶?要搬家啦?可是人家很捨不得這裡耶。」
「那你就一個人呆在這裡吧!這樣剛好可以省下不少伙食費,你每次吃的東西都不知道花掉我們多少荷包。」
「我哪有吃很多,是你們吃太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