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夢中的人醒來,就發現發生了一件悲劇。
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睡著就算了,連衣服都被人給八拔光了。
最該死的就是睡在這麼冰的地板上,竟然沒人幫他噗毯子蓋被子,這會不會太誇張了?
 
 
沃德左顧右盼,只見自己的夥伴也是光溜溜的,包了條毛巾在一旁悠悠的喝茶。
未啥他有毛巾自己卻沒有?
想到這,便氣呼呼的走到對面子椅子坐了下來。
 
「為啥我光溜溜的?!衣服到哪去了?!」
 
 
冷冷的看著身旁的白斬雞,用著懷疑的眼神看著自己。
對這沒學過任何武藝的人來說,他身材算是不錯了。
不過回想起來,他以前皮膚有這麼白嗎?接近死白的白,他實在不怎麼喜歡。
 
「在你睡的不醒人事的時候被收走了。都被被囚禁了,虧你還睡得著。」罪語調和緩的說,完全看不到一絲緊張。語閉,舉起手中的杯子再次品嚐著茶香。
 
灰色的小空間估計只有3坪大,高36,不管事橫看、直看、躺著看都是一樣的灰,找不出任何陰影,只有一張灰圓桌、兩張灰椅子、兩個沒穿衣服的人和一條過於狹長的走道。
 
不到幾分鐘,走道末端的門快速的打開又快速的闔上,一個黑影像兩人靠近。
 
司凱手持兩套新的衣服漫步考進,一樣是黑色的奇旗袍,不過跟初次見面時的服裝不同。
這次的旗袍上繡有一條條的紅色,匯集成了身上佈滿鱗片的華麗圖騰。
 
把衣服放置桌面,他用個慣用的語調說到:「為了以防萬一,我們必須先檢查你們的衣物,麻煩兩位先換上這些衣服後跟我來。」
 
拿起衣服比一比,怎覺得袖管長了些,褲管也挺長的。真不想穿上去
司凱看了一下遲遲沒動作的兩人,柔和的問道:「不想穿?還是我該迴避?」
「穿!穿!當然要穿!!我還以為你們不給我衣服穿了!」
 
「請兩位跟我來。」
 
都換好衣服後,司凱領著兩人先走向長廊盡頭。
還未觸及門板,白色的鐵板便迅速開啟。
接下來,又穿越了無數個空間,最後,司凱終於停下了腳步。這時眼前出現了一個灰色的門板。
 
單手推開後的空間一片灰。
灰色的書櫃、灰色桌子、灰色沙發。
 
 
「麻煩稍坐一下,我主人稍後就到。」
斯凱對著門的另一邊恭敬的說道:「夏大人,客人已經到了。」
「到了,怎麼不早點通知我呢?不能讓客人等太久呀。我都還沒準備呢!」
聲音自門的另一邊傳來,甜美的聲音有如天籟,迴盪在這與聲音為全不協調的灰色空間。
讓人不經好奇,聲音的主人是否與她甜美的聲音相符。
 
「夏大人沒必要等客人,只有客人等下大人的份。」
「你真孩子真是的。」
帶有責備的語調,卻讓人感覺格外悅耳。
 
「兩位請先隨便坐,稍等我一下。凱凱,過來幫忙我一下。」
應了一聲之後,司凱看了沙發上的兩人一眼後離開。
 
沃德耐不住性子,湊到罪的耳邊小聲問道:「雖然這樣問很奇怪,不過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
「你去問他們呀?」罪推開身旁的人,並冷冷的回了一句。這種問題他哪會知道?
 
 
 
看著自己的夥伴完全不在意現在的狀況,代表他們沒有生命危險。
所以沃德也開始毫無顧忌巡視著房間。
 
設計房間的主人品味挺不錯的,圓茸的沙發座椅坐起來非常舒適,簡單華麗的現代風格,可以推測房子的主人,個性因該是不拘小節,優柔大方的那種。
沒有多餘的顏色,灰色是空間的主要色系,配上冷色的金屬家具,以及切割金巧的玻璃飾品。
柔和的燈光由牆壁凹槽間接打入,讓室內空間不至於太冷。
挑高的空間懹人沒有擁擠的感覺。
 
視線移向身旁快與空間融為一體的夥伴,剛剛換上的衣服色系也是以灰色系為主,配上紫色襯衫。高雅的行為舉止,所有事物合成一幅美麗的畫。
 
沃德這時又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對著罪說道:「小罪呀!我今天才發現,你不只是有外表而以,連身材都是一留的呢!」
「你怎麼總是找一些奇怪的話題,不能談點正常的話題嗎?」
 
「好啦!說點正經的,你會不會考慮收我為徒?」
「不必、免談、想都別想。」
罪開始批哩啪拉的說出心中的想法,絲毫不去顧慮沃德的腦容量是否塞得下這麼多的字句。
「別想再繼續問為什麼。因為你素質太低,頂多學學怎麼練身體,學武藝麻煩你去另請其他高人為師吧。
「身高的還是得靠多補充鈣質,不過你早就已經過了成長期,你只能祈禱下次進化的時候別再縮水了。」
驚訝到不能在驚訝,沃德股漲說道:「我什麼都還沒問哩!!怎麼你全都知道呀?連我在縮水都知道!」
「你剛剛睡著的時候全都說了,偏偏我記憶力很好,全都記了下來了。」
 
 
偏偏頭,不想再去理會那個笨蛋。
不好的回憶也漸漸從心底深處浮現。
 
那時他還只是個菜鳥,因為能力的不足導致伙伴受了重傷,生命遭受極大的危險。
就此蒙上了一層陰影,使得他把所有重單都網自身上扛。
並開始與身旁的人疏遠。
 
罪也曾向上提過,要讓執行者學習防身術。卻遭受駁回。
 
他們是屬下,能做的就只有接收上頭下來的命令。
 
 
「我不懂,他們是最需要被保護的人,為什麼讓他們學防身技巧呢?」
「我沒義務回答你,身為下官的你沒必要知道這些,你的任務就是省判以及保護執行者。」
「省判者,你聽好,不管發生什麼事情,絕對不能教執行者任何技能,要不世界將再度失去平衡。
 
 
 
 
沉再回憶裡數秒,回過神時已經見到思凱自門後方走出。
站再們的一旁伸出右手停在半空,好似在等著重要的貴賓出場。
 
「抱歉抱歉,我剛剛在補妝。」
甜美的聲音自門開啟後傳出,伸出有如白玉般的細緻小手讓思凱帶領著。
女孩的步伐緩慢且柔和。
 
頓時,沃德和罪都看傻了眼。眼前的這位女性,真是美極了,他們從未看過這麼漂亮的女孩。
本以為出來的人會是濃妝艷抹,卻萬萬沒想到竟是一個五官清秀,身材嬌小的女孩,長到不能在長的眼睫毛。
身穿咖啡色小禮服,紅色長髮在頭上盤了幾圈,髮尾微捲吊在髮捲末梢。
甜甜一笑,可以讓人神魂顛倒。
 
「讓我看看你們。」
女孩靠近兩人就是伸手碰觸,像是一層薄紗輕柔的滑落兩頰。這個出乎意料之外的舉動,讓兩人的兩頰都遮上了一層紅暈。
好像發現了寶似的,女孩甜笑道:「樣子都挺帥的嘛。」
 
同時罪發現女孩的眼簾一直都緊閉著。
 
「你的眼睛?」
「呵呵,別這樣看我,我的眼睛沒瞎,只是習慣這樣看世界了。」
「姊姊,你好漂亮喔!」
女孩單手壓著下巴甜甜一笑,使兩人的臉頰再度泛紅。
「是凱凱妝畫的好,而且我不是姐姐,是奶奶囉!」
「姐姐這笑話不好笑。」
女孩的白皙肌膚跟沃德有得比,不過後這的肌膚是偏死白,前者則是白裡透紅。
沃德雖然有點笨,但是再笨也看得出來眼前的女孩年齡和自己差不多。
「小夏!」
「哇!是小特!!!好久不見!」
「妳又變漂亮了呢!」
「你還不是一樣很帥。」
「快告訴我保養的秘訣啦!!我都快比你老了。」
「保養方法可是我的機密,不透漏的。」
「小夏好壞喔!」
「瓦特,藍小姐跟姬女士呢?」
「安啦,我把他們安撫的服服貼貼的。剛剛還開了一瓶香冰王呢!!記得給我加薪…
 
「喔!你們換好衣服啦。跟我想的一樣,這套衣服很適合你們,既然這樣就送給你們啦!
「我看人的眼光還是一樣優秀呢!」
「你是…瓦前輩!」
「不然還有誰能這麼有魅力呢?」
 
「你好,我是執行者。目前正在執行高機密委託。」
「省判官,登記碼00。受上司委託,現在在當他的褓姆。」
 
「我也來幫你們介紹。這位就是我的搭檔,編號001的司凱,你們因該都認識了。」
「而這一位呢,是006的夏娃,也是我們的首領監老闆娘。」
「這位漂亮姐姐就是006?騙人,他看起來比我們都還年輕呢!」
「小弟嘴巴真甜。想不想試試在我店裡工作呢?我們這裡很缺你這種小王子喔!保證薪水優渥。」
「你們經營的是?」
「我們的工作,簡單的說就是安輔內心感到寂寞的人。」
「不懂。」
「在這星球上因為工作、感情、家庭等因素,造成人們內心的空虛以及寂寞。我們的工作就是要去安撫他們,讓他們開心快樂。所以要拿出你們的愛心和包容心,去愛每一個人。」
「包刮他嗎?」
「喔!那我懂了。」
「你真的有聽懂嗎?」
「那麼長一串哪可能聽得懂,等等你再幫我翻譯一下就好啦。」
 
 
「沃德小弟,你今天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坐在椅子上別說話。」
「不說話要怎麼安慰人?」
「他怕你說話會破功,你十句話裡有十一句都是多餘的。」
「好像多了一句。」
說錯話,活該!
「連心裡想的加進去,剛好十一句。我有說錯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