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不停的再轉,這個是大家都知道的。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到底是世界繞著你轉,還是你繞著世界轉呢??
 
「恩~我好喜歡這裡。比之前的那個地方好呢。」伸伸懶腰,沃德靠著樹做了一個拉筋的動作。彷彿之前的事都使是假的,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樹下的人沒有幫忙答嗆,只是冷冷的說道:「我們可不是來度假的。」
罪將視線移回手上剛領到的資料,繼續說「句上頭給的消息,之前被派來這邊的人都失去聯繫,卻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有5組人在我們之前被派過來,現在卻完全失去聯繫。」
「這次是要找人呀?」
看著藍天,讓他想起了之前的那個地方。天上的雲雖然看起來只要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但是他怎麼努力的抓卻都抓不到,碰也碰不著。這就是所謂最遙遠的距離吧。
「最後一次連絡,是在1個月前。聯絡內容是,他們無法離開。」罪不理會問題,繼續的以最簡單的方式說明資料。
畢竟有個神經大條的人,可看不懂這25千多字的報告。所以每次出任務時,他都得充當翻譯機。他暗自心想,到底是哪知豬頭把他們分再同一組的?就見某人打了個噴嚏。
 
 
「什麼意思??」柔柔鼻子,沃德伸長著手,再空氣中胡亂抓一通。
撇了試著伸手抓雲的人一眼,毫不保留的表現出不耐煩的神情。
「意思是我們必須找到那5組人,並且帶他們回去。快下來。」
 
 
「喔。」
樹上的人不甘願的嘟著嘴巴,卻還是乖乖的做了一個簡單的翻滾後著地。
「手。」
「可是這樣好痛喔。」把手藏在背後,沃德裝出了一付快要哭的樣子。
「我們必須完成任務,首先是要先找到人。」
「果然任務比人家還重要,別割太大喔。」
 
隨便回了句好,罪拉下一絲細髮,在沃德指尖輕輕劃過。
刺痛的感覺藉由神經傳至大腦,指間開始滲出鮮血。
沃德在將鮮血滴至大地後,完成了聯繫。
 
沃德只要與星球做聯繫,就可以發動這種特殊能力「搜尋」,這種能力可以察覺到任何星球上的生命體,通常這種能力是要索取星球情報,並帶回總部做分析。這並不是一種超能力,感應也不能百分之百的正確,只能說是一種另類第六感。
 
至於罪的能力「刀化」,是可以將手邊的任何一樣東西銳利化。即使是一個毫不起眼的細線,到了他手裡都可能變成毀滅性的武器。要斷石、要批山、甚至要斬斷空間都不是不可能的事。
 
通常這種能力都需要後天性的培養,只要誘出自己的能力,就能開始培養適合自己能力的走向。
能力分成「繫」、「斷」和「無」。這些不合出常理的能力他們都通稱「能」。
 
「繫」是最初能力者使用的能。大多藉由聯繫來做能力發動,藉由觸碰符合物才能發動。
「斷」由繫轉化成的能力。不需要觸碰物體,靠意志力及可發動。目前只可推測是由能力者,因事變而自行開發出的能。
 
如果繫只物理型,那段就可以說是變化型。
「無」超越了前兩著,是無法估計的能力,可能性範圍太廣,到現在的數據都還沒有定案。
 
 
「有找到嗎?」
「沒有,這邊也感覺不到。」搖搖頭,收回貼在巨樹上的右手。
這棵巨樹活了幾千幾百年,散發出的能是所有可見物的幾千甚至幾萬倍,藉由原生物來尋找原生地的的東西是最快的方法。
 
沉默了許久,唯一能想到的原因只有一個。
「是不是你的能力又爛掉了?」
「這我哪知道。」
罪這時臉部表情頗為難看,但沃德樂的可開心了。
這是因為找不到人,就必須花點時間搜尋,不能馬上完成任務,也就是說沃德可以繼續呆在這裡。打死他也不想回去那無聊太過刺激的生活,一下死、一下活,活了又死、死了又活,叫人想忘卻又忘不了呀!
 
「站在這裡想也不是辦法!!走走走,我們四處逛逛去。」沃德沒等罪反應,就勾著他的手,咻的一聲消失在廣闊無際的平原上。
 
「轉移」是沃德的另一種能力,只要他想要,可以在已聯繫的星球來去自如,方便觀察星球的任何一個角落。只可惜他現在能力不足,還無法隨心所欲的控制這項能力。一天頂多只能只用2次,而且只能移動5萬里遠。但要逛片這小小的星球,也足夠了。
 
 
 
大街上,人來人往的,都不知道在忙什麼。明明都擠滿的交通工具,卻還適硬給她擠上去。看到戴帽子的人拿著紙筆走過來,所有擺攤的就開始東奔西跑。拿著小盒子貼在臉上,不知道在和什麼東西對話。
哎呀!說笑啦,當然知道那是「手機」,一種在地球上較為普遍的通訊裝置。不過跟自己身上的裝置比起來遜色不少,他們頂多傳傳小字、音樂、照片或小動畫,哪像自己身上的聯垃圾都有辦法傳送哩。
就像剛剛,又傳來一大堆文件和檔案,還附了上司的3D影像。對這邊又罵又叫,最後還學地球上的手語「凸」來跟我打招呼。
 
沃德把剛傳來的文件隨手一丟,翻譯機就跟著在後面開始幫我整理。
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腦袋,總算選了個好夥伴。不但文武雙全、毫無缺點,還監職翻譯機哩!不管是誰帶著一個又酷又帥的翻譯機出門,總是會為主人增添不少光采。
 
我記的沒錯,這裡因該是還在開發中的星球吧?」
「是這樣沒錯呀。啊啊!!你看,這東西看起來好漂亮喔!」沃德看著路邊攤子的小東西,開心的又叫又跳的說:「老闆這個給我!!!還有這個和這個。」
100元,謝謝。」女店員很有禮貌的點點頭,還不時望向客人身後的朋友。
 
對於不是再這星球上的人來說,從這裡消費並不算困難,只有拿著總部發的卡,放入通訊機嘴巴裡,就能吐出許多適合當地的金錢。據說任何地方都能使用,不過拿錢的先決條件是,你必須有一定的職位。
 
 
「真是出乎意料之外。這裡是哪裡?」
「好像是一個叫做台灣的小島。我很早就想來這邊逛逛了!!」
很早?看來這個外表看起來簡單無知的人,不像他外表看起來這麼簡單。耍心機真是一流,搜尋的時候肯定有搞鬼。
罪看到街上來來往往的生物,嚇了一跳。通常不因該是這樣的,開發中的星球上,不因該有這麼多超生命體。
再回頭看著沃德手上左一牌又一排的戰績,無奈的搖搖頭,這下他的頭更痛了。
「罪罪,你怎麼了?」
「別這樣叫我。還有你手上的這些,由你的薪資裡扣。」
「為什麼?人家也幫你買了很多漂亮的東西呢!!」
「我們不是來觀光的,再說,買這些東西回去,也不好向上頭申請
伴隨著笑聲,身後不知道哪來了一隻手,悄悄的滑過他的鏡框。
 
這個星球不知道在搞什麼鬼,不是偷錢包就是摸眼鏡。他實在不覺得自己的眼鏡有什麼好的,而且拉下眼鏡的大多是高中小女生,還一邊尖叫一邊逃走,拜託,想叫的是他吧。
伸手一抓,想制止第5次眼鏡被拉下,卻發現手的速度比自己更快。
猛然回頭,才發現一名男子貼在自己身後,一手拎著自己的眼鏡,並且露出超級燦爛的笑容。
 
「你反應挺快的嘛,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是個帥哥呢。」男子笑的更加燦爛了。
罪慌了一下,臉上的表情顯為複雜,可說是比看到沃德正經的樣子還驚訝的驚訝。他竟然沒有發有人靠近?!
來到這星球上後,在他小小的心靈上受到了發非常大的打擊。身為省判官,敏銳的動態觀察是先決條件。不過這樣接二連三的竊取事件,讓他開始佩服起地球上超生命體。或者他該懷疑是不是某低能兒把散漫傳染給他?
 
「我說,你們不是這世界的人吧。」身穿暗紅色T血,以及藍色破牛仔褲的男子,晃了晃手上的眼鏡,盯著眼鏡的主人瞧,不變的是他的笑容,依舊高掛在他完美無暇的臉上。
聽到了這個問題,罪愣了一下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因該假裝什麼都聽不懂嗎?但奘死這種事不符合他作為省判官的原則
當他還在猶豫不決時,早被遺忘在一旁的沃德笑道:「先生,你別開玩笑了。我們不都長的同一個樣子嗎?」
可見得,裝死是沃德的長項。
沃德當然有發現這名男子的靠近,但是他認同所有人的作法。他的搭檔總是帶著一附切割精巧,用鈦合金打造的無框眼鏡。雖然這樣看起來也很好看,但是對於根本沒近視的他來說,實在無法理解。怎麼有人可以天天把那東西掛在臉上呢。
 
「即使外表一樣,也不可能完全一樣。而且你們身上,傳來的味道我非常喜歡呢。」
男子呵呵的笑了兩聲,並且自信滿滿的說著,他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覺。
只見他豎著大拇指,指向自己說道:「何況我也跟你們一樣不是這世界的人。」
 
「你到底是誰?」
一把搶回眼鏡,罪質問著笑容依舊燦爛的人。
 
用指尖推了一下他的額頭,男子唉喔的嘆氣說道:「對前輩怎麼可以這樣說話呢?要記缺點的喔。」
男子的眼神順間由熱情轉為冰冷。
兩人看到都震了一下,心臟都不知漏了幾拍。那種眼神充滿著壓迫感,就像是盯上獵物得蛇。始的他們不敢直視對方。
撩著過長的瀏海,單手壓胸,眼神一轉。他開始像是一個精幹的推銷員,開始推銷起商品。
「我在這裡的名子是瓦特。但是真正的身分是,開發新球計畫編號002,計劃碼WP000000001-Bethesda-1T002。第一祖來到這星球上的人。」
只見男子將右手伸出,做了一個這個星球代表友善的「握手」動作。沃德則是自然的與他握手。
挺起胸膛,翹起鼻子。瓦特以老王賣瓜自賣自誇的口氣說道:「這下你們知道我有多偉大了吧?」
「啊?」
沃德一臉不懂的抓抓頭看向罪,後者也只是搖了頭,並且把眼鏡重新帶上。
「你沒聽過我?真叫人失望,我還以為我的名聲已經傳片各地了。算了算了,畢竟都已經過了幾億年了。我想他們也不會下我的資料。」擺擺手抬頭仰望天空,瓦特看著的是另一個遙不可及的世界。
「幾億?這位大哥保養的可真好。」看著對方大自己不到10歲的外表,沃德心中發出吶喊。
 
 
「瓦前輩,關於這個星球
打斷上一個人的問題,瓦特揮揮手笑道:「別那樣叫我,感覺好老呢,叫我瓦特就好,你們也可以叫我的小名小特。」
罪無視於瓦特的打斷,直接的把話題切回。
這星球怎麼會有這麼多人呢??而且都已經快進化成完全體了。」
 
這星球上的生物,已經進化到快與自己一模一樣了,現在就只差他們幾乎沒什麼「能」的反應。少數人雖然已經可以感受到能的存在,他們跳過了「繫」的階段,直接跳至較高階段的「斷」,卻無法自由運用。他們缺少的只有正確的引出能力並培養。
 
「說來話長,這邊不好談話,不如到比較少人的地方再談。」瓦特看看四周下了這個結論。
跟著他的視線,兩人一同看了看四周後,沃德同意的猛點頭。
 
圍觀的名眾不再少數,來參觀拍照的更是多到數不完。
不時還可以聽到人群傳來的許多討論以及尖叫聲。
「這是在拍電影嗎?」
「他們是模特爾還是哪國名星?」
「是剛剛那個被我拉下戴眼鏡的帥哥!!」
 
他們三著站在一起實在是太受矚目了,身高不用說,他們早就已經是居高零下,外表更是眾人矚目的焦點。紳士形、俊美型、王子型,可以迷死眾多女性、打敗所有男性的全都站在一起,「三劍客」不造成轟動才有鬼哩。
 
為了不造成世間動亂,以及維護世界合平。「三劍客」在大家熱情的目送下迅速的離開。
 
 
 
找了間看似高雅的咖啡店,帶著從未喝過咖啡的兩人,瓦特選了最角落的位子坐下。
 
「請問先生要喝點什麼?」店員小姐羞澀的說著,仔細瞧還可以見著在點單後面,紅快像蘋果一樣的兩頰。
瓦特猶如紳士一般溫和的對女孩說道:「3杯冰Americano,謝謝。」
 
也許是看傻了眼,女孩愣了好一毀兒,雖然常常看到一些有錢多金的公子哥來品嘗咖啡,但是一次就來3個帥哥還真是挺少見的。
最先走進來的男子身穿的衣服看起來艇休閒的,但仔細瞧可以發現,深紅色上衣可是GUCCI的牌子,牛仔褲則是Dloce&Gabana。挑染褐色的頭髮亂中有序,只可惜過長的瀏海遮住他俊俏的臉,若隱若現的俊眉也大嘆沒出場的機會。
 
跟著的是看起來只有18歲左右的男孩,但他一定不僅只18歲。穿著一身奇特的白色制服,質料看起來相當的好,但柔軟的外表卻讓人有種比超合金還要堅硬的錯覺。亂蓬蓬的金色短髮下延,俏皮的跑出了幾撮長髮。看來雖亂,卻是長一分不行短一分不行,剛好都是在最適合的長度。也許是受了傷,頸上還纏了些繃帶。
那雙充滿著偉大報復以極理想的眼睛,以及白裡透紅的雪肌膚,因該是他最大的特色。只可惜現在沒多少女生喜歡這種可愛的小王子,畢竟沒有女生出門,喜歡帶一個看起來比自己可愛又年輕的男朋友。
 
最特別的是一名看似沉穩的男孩,穿著著與前一名男孩相同款式的服裝,卻不同於前者的俏皮感,冷靜穩重是男孩給人的第一印象。一頭讓天下女人都忌妒的亮麗長髮,隨意的扎了個馬尾。戴著眼鏡,也難掩俊秀的外表和美麗的輪廓,頓時讓人分不清楚他是男是女,可以說是神最完美的傑作,只能用極品兩字形容。
 
看了又看,越看越是沉迷,讓人無法將視線移開。
「一杯熱的,麻煩妳了。」
遞迴點單,與她對上眼的同時,男孩點頭,輕輕一笑。
這麼一笑,害女孩手上的點單差點掉了下來,連忙抓緊後迅的答道:「好...好的。」
 
看到這一目讓沃德眼神中充滿著崇拜,要是哪天也能像他這樣迷死全天下的女性,要被他砍幾次腦袋他都甘願。
當心中這種想法熊熊燃起之時,卻見剛剛笑容滿面的人,對著他用口行說了句以不開頭,能結尾,中間夾了個可的3個字。
好呀!你這個雙面人,哪天我依定要捌了你的皮,拆了你的骨,讓大家看看你的真面目。
突然被潑了桶冷水,心情當然好不到哪裡去,沃德嘟起小嘴,將兩頰鼓成了氣球的樣子,以示抗議。罪看到這一幕,嘴角滿意的勾起了弧形。
 
夾在兩人的戰火間,瓦特也沒有要阻止的意思,看人吵架是挺討厭的,不過看這兩人吵卻不知道為什麼越看越有趣。一人專門自HIGH,另一人專門潑冷水,兩個人雖然都沒有對話,卻還是可以明白對方再想什麼。這代表兩人的默契挺高的,可以說是心有連心一點就通。讓他們分在同一組再適合不過了。
如果在這時配上一杯可樂和爆米花,要他看一整天都不嫌煩。
「容我發問,你們不介意我抽菸吧。」瓦特看兩人僵持了數分鐘後,發覺戰火沒有停下來的可能,便舉起手發問。
同一時間自口袋拿出一個小黑盒,上頭寫有Davidoff的字樣。
「請。」
簡潔有利的回答後,罪重複問了一次先前的問題。
 
「喔,這也難怪,你們是新人吧?所以可能不知道細節。」拿起一支白煙,瓦特點燃以後呼出了白煙,臉上還露出了愉悅的神情。
 
第一次聞到菸味的人有些適應不過來,他輕咳了兩聲後,揮手把煙揮散。不過效果沒他預期的好,煙味反而更加濃郁了。
罪皺著眉頭說道:「方便的話,請您敘述一下,我們必須做點資料。」
不過說我們真的是太看得起沃德了,因為那傢伙絕對會一字不漏的全部忘光。然後跟罪要最簡單的翻譯。
 
見到對方如此盛重的加了敬語,瓦特也不好意思在隨便。在吸了最後一口菸之後擰息。
「我是這新球第二個登陸的人,第一個是001,他現在不再這裡,但是我和他知道的事情因該都一樣多。順便一提,他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帥哥喔,不過個性很古怪就是了。」
「比你古怪嗎?」沃德沒頭沒腦的問。這人最厲害的地方就是,總會注意到一些奇怪的問題。當然問題一出不免遭到銳利的眼神攻擊,感覺到自己隨時可能被五馬分屍,所以就嘟著嘴巴低估了一句,我只是很好奇嘛,用不著殺人滅口吧。
 
由此見得,好奇心是可以殺死一隻貓,尤其是當你旁邊有隻會讀心術的惡犬時,最好的方法就是安分守己,腦袋空空決對不能輕舉妄動。
 
 
瓦特努力憋著笑聲,看著對面的兩個人,心想這兩個晚輩真是有趣。他們默契竟然好到只需用一個眼神就可以對話。
 
銳利眼神的主人咳了一聲後說道:「不用理他,請繼續。」
 
瓦特不在意的揮揮手,回到正題後繼續說道:「事情好像是再第3組成員來的時候,005006,分別是AdamEua,他們是犯了錯逃過來的。」
沃德晃晃小腦袋,不明白的重複:「犯錯?」
「他們偷了那個人的智慧。」瓦特也不厭其煩,笑笑點明。
罪以雙手環胸,明白似的點點頭。
沃德卻還是在狀況外,心想這個學問好深奧,為什麼罪都知道瓦前輩再說什麼。
為了秉持活到老學到老,以其好奇心的促使之下,沃德用眼神散發出許多閃亮亮的光芒,看向身兼保鑣以及翻譯機的人。
「你真是笨的可以,真不懂你是怎麼到達這職位的。」
 
沃德的職位並不低,甚制只比自己高一個階位,這點一直讓罪感到很受打擊。不管是哪任何方面,他都有百分之200的把握,可以贏前面這個傻子。
他常常在想,是不是上頭分配職位的時候分錯了。
 
這樣一罵,沃德不服氣的氣紅了臉,自顧自的縮到一旁喝起咖啡,才喝了一口,又呸呸的伸出舌頭。天呀!這東西真苦!!!
 
某人一臉寫著沃德是笨蛋的字樣說道:「他們是第一個犯罪的通緝犯,使用了可以分辨善與惡的『能』。那個人再第一時間抓到了他們,並且趕出總部。」
 
「罪犯是嗎你真的這麼認為?」瓦特挑起一邊眉,本來高掛在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
感覺事有析翹,罪拿起手邊的資料開始翻閱。第1頁看到第45頁,卻完全找不到有關005006的資訊。
 
 
「當初收到第3組因犯錯被趕來到這星球,我毫不懷疑資訊的真假。反正等你們見到他之後才明白事情的經過了。」好像想起什麼,瓦特神秘兮兮的笑了起來。
罪先是一愣後問道:「他們還活著?」
瓦特拍拍胸膛,用著一附相信我就對的神情,自性滿滿的說道:「當然,你以為他們是誰呀??他們可是比你還早被那個人創造出來的呢。」
「可是書籍上有堤道,他們受到逞罰,生命不因該永久。」鎖起眉間,罪開始懷疑已前書籍上記載的都是捏造出來的。
「小夏可是擁有掌管生命的能,延長生命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麼。不過他後來的子孫就可憐了,必須承受他所犯下的罪。」
 
聽到鈴響,瓦特由庫子口袋拿起手機,確認對方是誰後,舉起手擺個抱歉的姿勢。
「啊!抱歉,可以麻煩你們等一下嗎?」
「不會,不礙事。」罪搖搖頭簡單的帶過。
 
經自到一旁,開始對著通訊器又是笑又是叫,可能是忘了控制音量,也可能是故意的。柔和的嗓音帶著磁性,不過多久,所有人的視線全被吸引過去。
「好久不見,我今天正再想你呢!有沒有想..你等我把話說完在回答好不好,你就是這樣才沒人喜歡啦!我?我當然比你受歡你嘴還真毒,真是死性不改。
「對了,今天會有客人喔,小夏有在嗎?因該?你這看門狗怎麼當的?好啦好啦,不跟你說了,我等等就帶客人過去。嗯,幫我傳話給小夏,是時候回家了。就這樣,掰掰。」說完嘴角輕勾一笑,只停留再臉上短暫幾秒後,像流星一樣一閃而失。
 
瓦特拿起手機後走到一旁後,留下兩人在位子上等待。
視線一轉,開始觀察手邊的咖啡,空氣中的水份愈冷凝結成許多小水珠,再波離杯的邊緣劃下一道道欄杆。喝也不是,不喝又對不起自己的荷包,只好放在眼前靜靜的看著冰塊溶化,祈禱等等不會這麼苦。
說也奇怪,為什麼和上頭不好申請金費,就全部消費都要花他的荷包呀?我可憐的荷包呀!
 
「噯~小罪,他剛剛說的話能相信嗎?」沃德目光移向不遠處講手機的瓦特,心中又是讚歎又是佩服。連講個手機都可以這麼有型呀!!我看再過不久,這家電也要被來參觀的客人給擠滿了。
 
 
「寧可性其有不可性其無,他是我們現在唯一能找到那些人的唯一線索。而且他這麼熱心的幫忙,你也不好意思拒絕吧?
「再說,他剛剛說的有七成都跟資料上相符無誤,值得我們多花點時間。」說完罪闔上手邊的資料,拉下眼鏡後跟資料隨意的放置桌面。拿起手邊已涼了許久的熱咖啡,開始悠悠的喝了起來。什麼呀,這東西挺好喝的呀?那個白痴怎麼好像喝一口,像是吃了苦瓜一樣難看。
「喔。」沃德過了許久,這才明白的應了一聲。
難怪,一像討厭呆再陌生的地方,現在卻乖乖的坐在位子上給人家看。
為了工作不惜賣臉,這傢伙果然是個工作狂。
 
偏偏頭,看著自己身旁的人。沒戴眼鏡的罪看起來更帥了!!
漂亮有形的輪廓,穠纖合度的長睫毛,堅挺的鼻樑下還有著一個彎到恰到好處的美麗薄唇。對一個拿刀的夥伴來說,身材因該不會很差,至少外表看起來還不錯。手長腳長,比自己高一點一點半。
 
美麗的花,不必自己出馬,就可以吸引著許多昆蟲,紛紛的上前來迎娶。
 
看著看著,沃德開始佩服起自己的夥伴來,就連這麼難喝的東西也可以喝的這麼優雅。
身旁怎麼都是這種討厭死的人呢?害我都沒機會展現我的魅力,好歹,自己也算英俊吧?雖然矮他一節,也不至於差這麼多才對。
 
但沃德並不知道,說實了罪也只是一個味覺白癡。就算給他喝上上百甚至上千杯,也一定無動於衷。
 
「噯~小罪。」
薄唇移開杯緣,罪撇了沃德一眼說道:「又有什麼是?」
沃德單手托著下顎,快速的煽動著眼簾後,賊賊的笑了兩聲說道:「我突然發現你喝咖啡的樣子挺帥的咧!!我被你煞到了。」
罪一聽,對著拋媚眼的人哼哼的說道:「稱讚我帥可以接受,愛慕的眼光就免了,你再怎麼學也學不會的。」
 
 
語畢,罪收回視線,回到一旁說完手機的人。
「說完了嗎?」
瓦特一蹦一跳的走過來,開心的說道:「恩,今天要過去OK喔,平日幾乎找不到人的說。」
「我們什麼時候能見他?」
似乎開始討厭越來越多的人潮,罪表現的有些不耐煩。
一手扶著下巴,瓦特思考後看向一旁,呈現半時化狀態的人後說道:「這個嗎坐飛機的話可能要花一點時間。那邊的小弟,你是沃德吧?」
「我是叫沃德沒錯。」沃德點頭回答,聲音聽起來有些僵硬,可能是對於罪的冷淡感到難過。為什麼它可以這麼絕情,好歹他們也是伙伴呀!交他個一兩招會死喔。
「你和星球做聯繫了嗎?」瓦特笑笑的問,心想沃德肯定又被罪潑了冷水。他的不滿表露無疑,不過看起來挺可愛的,像極了吃不到糖的小孩子在鬧脾氣。
「距離很遠嗎?」
「不遠,我只是懶的花車錢,在這世界前可不好賺呀,別忘了我早就沒替那個人做事了。」擺擺手,瓦特搖搖頭的說著。以前他可是有錢到不行的,但是現在卻窮的離譜。沒辦法,人要衣裝佛要金裝,他光是買身上的行頭就夠了,哪還有多餘的錢包小黃來載他們。
「沃德,你可以嗎?」
搔搔頭,沃德燦笑說道:「我好像已經不能再順移了
「今天不是只用一次嗎?」罪冷冷的問,心想這傢伙不會白癡到拿能力去搶購吧?才這樣想的時候,卻聽到了這種答案。
食指對著食指戳呀戳,沃德眼神漂移的明顯,吞吞吐吐的說道:「剛剛,我再搶購的時候用了一次
聽完,罪也不管圍觀的名眾有多少人,開口就是罵道:「你是豬頭呀!!能用在這種地方,我替這種能力感到可悲,他的主人竟然是你。」
「別這樣啦。小罪人最好了,你不會把這個也記下來送回總部吧?」沃德拉拉對方的衣角,用著好像被人丟棄的眼神看著罪。
沉默許久,給了沃德一記白眼後説道:「看你接下來的表現。」
 
接下來沃德就不用擔心罪會把資料送到總部去了,因為它太了解自己的夥伴了。
罪這人最經不起這招閃亮亮的眼神攻勢,即使嘴巴在毒,也都只是表面說說。所以不管哪方面來看,最吃香的總是自己。唉呀,沒辦法,誰叫自己長的可愛呢?!
瓦特笑著拍拍兩人的肩膀說道:「既然這樣只好用免費的交通工具了。」
「什麼交通工具?」沃德跟著轉移了話題。
「每個人都有的,最原始的交通工具,腳。」瓦笑笑的指著自己的長腳。他們三人的共同優點就是腳長手長,只是走個路能難得倒他們嗎?!
「也只能這樣了。那邊的豬頭,等等別再給我亂買東西了。」
「是的。」
 
 
 
身穿一身黑旗袍男子,單手托著下巴疑惑的問道:「這兩位就是你的客人?」
打梁著眼前的兩位客人。怎麼看都像是男的,瓦特什麼時候改成這種重口味了?
瓦特雙手插在腰際,哈哈的笑了幾聲說道:「當然呀!!我可是魅力無法擋呢!」
「你也只有那張臉可取。」男子面無表情的放著冷箭。
「這樣是在誇獎我吧?!真是謝---喔!!」
 
哇!!這人跟小罪有得比呢!!!心理讚嘆的同時,驚覺背後一陣涼意,由下往上漫步全身,身體不經開始打顫。一回頭就見,夥伴對著這邊笑的極為燦爛,臉上擺明寫著:別說我壞話,我聽得到。
「我才沒想什麼。」沃德馬上轉移視線,臉上的汗珠也開始下滑。
「沒有最好。」
沃德打從心底討厭這傢伙,他竟然會讀心術。
「我哪會讀心術,是你所有的話都寫在臉上,想要不知道也難。你還是收斂一下你那誇張的表情吧。」
這下兩人又呈現了僵持的壯態。
 
另一邊,不理會瓦特的咆哮,男子恭敬的行個禮後說道:「麻煩兩位跟我來,這邊請。」
見此狀,瓦特拉住男子叫道:「喂喂喂!!!有沒有搞錯?人是我帶來的,當然是由我帶進場。你別想跟我搶喔!!!」
「藍女士和姬小姐已經在裡面稍後多時了,你確定不先過去一趟?」黑衣男子也不慌不忙,拍拍他的肩膀送上一個不用錢的微笑,並輕柔的在他耳邊呢喃。
「算你厲害,話先說在前面!你敢對他們怎樣給我試試看。」
瓦特先對著男子語言恐嚇後,臉色三把八十度一轉,笑著對兩人說道:「抱歉呢!我得先過去一趟,這隻看門狗因該知道要帶你們去哪,你們就給他栓上鍊子根的他走吧!!」
 
說完便匆匆忙忙的離開。留下黑衣男子與搞不清楚狀況的兩人。
 
「先容我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編號001...
「那你就是第一個登錄這星求的
「你說的沒錯,WP000000001-Aer-T01-001是我的計劃碼。」緩緩走像前,遞出了名片。
「司凱是我現在的名子
 
兩人這下才正視這位自稱司凱的人,如瓦特所說的一樣,也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帥哥,不過比起瓦特,他多了一點成熟味,感覺沉穩些。如同藍色藍寶石般閃爍著的美麗瞳孔,讓人想起遼闊無際的天空。
也是一頭金髮,卻比沃德的頭髮整齊多了。
像經過名師的巧手,劉海剪的層次分明,保養適宜的長髮,末端用髮圈輕挽,絲絲長髮整齊到互相呼應彼此,如果伸手去觸摸肯定會誤以為是蠶絲,長髮非常的適合他。
金髮碧眼配上旗袍,上題不對下題,在台灣人眼裡看來,這種奇妙的不協調感,反而增加了他的神秘感。
 
沃德這下真的快被氣死了,比一比才發現,司凱跟那個毒蛇的夥伴差不多高。身旁的的人怎麼都這樣?!不但長的比自己高一點,又剛好帥那麼一點,自己連比都不用筆就被宣判出局了嘛!
 
「司前輩。」
「不必多禮,我已經不是你們的前輩了。」
上前在拉起行禮的兩人後,司凱卻毫無預警的笑了起來。讓他們越來越搞不懂現在的狀況。
司凱拍拍兩人的手腕說道:「夏大人剛剛有所吩咐兩位失禮了。」
「什麼?」
一回神,才發現兩人雙手都被淡藍色近乎白色的光環圍繞,並牢牢的叩在一起。
 
「耶耶?!為什麼把我叩起來?」
「這是怎麼回是?你們待客之道學的挺差的。」
罪雖然嘴上抱怨,但對於感覺不到殺氣的人,他是不會想大打出手。
畢竟,冷靜的思考才是解決之道。
 
試著想扯開光環的沃德叫道:「放開我啦!」
「我只照主人的吩咐做事。我並不想為難你們,請你們配合。」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