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界有如幻境般的神祕,若有似無的美麗空間,讓人忘卻自身的平凡無奇。棵棵紅梅樹像是在訴說著什麼,努力搖曳著枝翼,不斷落下的鮮紅花瓣卻始終遭人遺忘。
踩在滿佈花瓣的紅色地毯上,視線始終直視前方,在梅樹的引領之下,早已深入了魔族禁地。雖步步為營,卻有股很強的信念讓他們繼續前進。

要在如此廣大的仙界,找一樣東西猶如大海撈針,他們毫無方向的四處亂闖。
在敵人窮追不捨的情況下,他們只能加緊腳步往梅林裡一探究竟。

此時從天而降的黑火成了壁,打斷了他們的去路。見到這突如其來的阻礙,他機警的以自身擋在前方。

「哈哈哈!本神剛才聽說有魔硬闖入天界,鬧的眾天神雞犬不寧,原來是你這傢伙。」

隨之而來的聲音有如惡魔呢喃,讓人頓時摸不清方向,回過神時才發現一抹黑影早站在彼此身後。

他迅速舞著長槍屠刺,但黑影於俯仰之間,又移至自身後方。
迅速轉身想使個回馬槍,卻感受到腹部遭到重擊,而痛苦的悶亨一聲,他屈膝跪至地面。
伴隨著笑聲,黑影手持戰利品出現在火牆前方。

把玩著手中的長槍,眼前的人一臉不削的說道:「你算哪根蔥?連武器都抓不住,還想根本神鬥。」

話一說完,長槍便迅速崁入腳邊,輕鬆的就取回了武器的人,臉上不見感激之意。

「剛剛只是警告,接下來你就來嘗嘗被黑火焚燒的滋味吧!」

知道敵人不是等閒之輩後,他迅速的撐起身子,站穩腳步後,擦拭著嘴角溢出的紅色液體。
當他想再次攻擊時,後方的人卻提手壓下他手中的武器,神情平靜的不可思議。
「首輔你先退下,此人乃吾心腹。」
「…是。」





男子上前,笑容可舉的說道:「多日不見,騰兄氣色不錯。」
「這麼多天找不到你,還以為你逃跑了!難道根本神過招會讓身為魔族之王的你很為難?」騰蛇露出了揶揄的笑容,趾高氣揚的說著,看來此人心情不太好。

畢竟做事一向都唯我獨尊的騰蛇。多日親自下人界找人,紫狩竟讓他找不著,這氣叫他怎能輕易放下。

紫狩依舊笑著回答,但笑容中帶點愧疚。
「不敢,只是今日能在此碰面,讓我始料未及。」
「哼,少給本神打馬虎眼。身為魔的你來這想做什麼?」
「不瞞騰兄,我本想找樣東西,卻在此亂了方位。可否請你指路呢?」
雙手環胸,騰蛇給了紫狩一技白眼答道:「休想!」

請求毫不考慮的被回絕,騰蛇吃不到糖便鬧脾氣的個性讓紫狩微惱。
此時一旁的首輔看傻了眼,暗自心想,這兩人關係到底是好還是不好?

深思許久後,紫狩接著問道:「騰兄可聽過盤古之源位於何處?」
「就算知道也別想要本神替你們帶路。」
騰蛇依然是高傲的態度回答,卻沒發現自己早漏了餡,紫狩搖頭長嘆。
「看來還是得慢慢找了。」

「好呀!你這傢伙竟然敢套本神的話!」
被放鴿子一事還懷恨在心,這時竟然還被這樣戲弄,騰蛇一股火由心理冒出,越燒越旺。
「既然現在路歸本神管,你們就休想再往前進。」

本以為找個人帶路事情就會順利許多,沒想到弄巧成拙,現在前方還有個霸道的騰蛇擋路。
柔柔太陽穴,紫狩愁眉不展,果然一開始問他就是個錯誤。

「王,此處不宜久留,是否強行進入?」
眼看事情越演越烈,身後的追兵也被濃煙給引了過來。首輔再次舉起武器,靠向紫狩身旁等待指令。
但紫狩像是想到了什麼,拍拍首輔的背給了這樣的結論。

「…從這開始由我獨自前進,霄首輔請先離開這裡吧。」
「可是…王…」要讓王要獨自進入如此險惡的環境,使得他猶豫不決。
紫狩再度看向首輔,以眼神示意,堅持要後者先行離開。

「…王請小心。」
首輔帶著不安的神情離去。離開前還回頭瞄向一旁的騰蛇,心底滿是不安,有這種心腹到底是該放心還是擔心。

目送的人已遠去,騰蛇用著不可思議的神情看向紫狩。
「這是怎麼回事?平日總是眉毛都不曾動一下,今日為何如此著急…不過本神可是比較喜歡你現在這種表情!憂鬱一些果然比較適合你。」

「看來,不先分個高下是無法再前進了。」
紫狩隨手抽出巨劍,橫舉眼前,露出了隨時都可以接受挑戰的神情。
掌間再度燃起黑火,騰蛇仰天笑道:「哈哈哈!真是求之不得,你終於肯認真的跟本神打一場了。」
「速戰速決,賜招吧。」

當陣風吹起,兩人身影瞬間消失在紅梅道。
留下隨風飄零的紅色花瓣,持續哭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