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的流逝,黑火逐漸消失,豎立於紅梅道的身影只剩一人。
 
花瓣如雨,貼上那俊美的臉龐時,又像是淚水般的滑落臉頰。
一旁的人顫抖著雙手,凝視著齊驅並駕的好敵手眼中不再帶著殺意,靜靜躺在鮮紅所鋪成的地毯上,這景象淒美的詭異。

抑制不住的喜悅不斷的從心頭湧上,他仰天大長笑不止。
「哈哈哈,就憑你這魔也想在太歲爺頭上動土,再等十年吧!」
 
 
「騰…騰蛇。」
終於趕上了腳步,紛紛前來的天兵神將被眼前的景象嚇著,就是沒人趕上前詢問。意外的發現這次與騰蛇為敵的人還留有全屍,但平日上前收拾善後的人,現在一步都不敢上前,生怕一個不小心就成了黑火下的亡魂。
當騰蛇眼眸轉向前來的神兵,他們全都直著身子不敢輕舉妄動。
 
「真是一群廢物,幾隻魔都要本神親自動手。」騰蛇怒赫道,嚇的天兵天將們退了幾步後,他幽幽的凝視著沉睡的男子,臉上多了一抹難以形容的溫柔笑容,「多虧了他跑掉了幾隻鼠輩,還不快去找!!」
 
雖臉上帶著笑意,但不難發現騰蛇字字句句都帶著憤怒,天兵天將彼此看了看決定先走為上策,齊聲答到後就像碰到貓的鼠群四散離去。
 
靜待所有人都離開後,騰蛇鎖起了眉間,屈膝俯下身子,扶著的胸口還隱隱作痛。身為古上六神,卻為隻魔稿的如此狼狽不堪,若是讓他們知道了,面子往哪掛?
 
「沒想到竟然會輸給一個鼠輩」他自嘲著。
 
「王!!!」
騰蛇側臉轉向聲音的方向,就見宵明拿著雙頭槍戰傻愣在一旁,似乎還不敢相信眼前所見之事。王竟然輸了?
 
「你怎麼會在這裡?剛剛不是逃跑了,還回來幹做什麼?」身體的不適感,讓他晃了好一陣子才撐起疲憊的身體,騰蛇笑的好不輕鬆,卻依舊帶個高傲的態度望向不遠處的宵明。
 
「我要宰了你!」
「竟然放下手中的武器,無知的可笑。」
 
宵明三步並兩步以飛快的速度靠近,騰蛇想閃過這個在她眼中看似軟弱的攻擊,但傷的不輕的身子好不爭氣的偽逆騰蛇,刀尖銷過他的腹部。
本以為拉近距離正好可以給個致命一擊,卻被一對方腳踢開。兩人雙雙彈開後,宵明則是一臉訝異的看著騰蛇的身後,彷彿是看見鬼的表情。
 
只見紫狩擋在騰蛇後方,以雙手支撐著後者站立。
 
「哼,裝死的傢伙終於肯離開地板了,若你在不起來本神可要好心放把火把你燒成骨灰。」
帶著殺意的眼神怒視著身後的人。被鄧的人卻怡然自若的樣子,笑顏中帶著肯定的回視對方。
「真不愧是騰兄,欺敵作戰很成功。」
「王?!這…究竟發生了什麼是?」
弄不侵事實真相的宵明傻愣著,對自己抓狂的行為感到愧疚。
 
 
「之前談的交易還沒忘記吧。」
「君無戲言,本神一向說話算話!不過你若跟前幾次衣樣隨便打打,就別怪本神不講信用。」
「就照你的意思,若我贏了,等等還請騰兄配合。」
「說來聽聽!」
「雖要硬闖天界既非難事,但若能以假死戰術,人不知鬼不覺的進入天庭,要找盤谷之源便易如反掌、志在必得。」
「裝死?不如本神現在就送你一程!」
「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哼!竟然要本神配合你玩這種無聊的把戲。」
「話可別這麼說,騰兄武功蓋世,紫狩甘拜下風。」
「聽你再那胡說八道,挨了這麼多招,竟然毫髮無傷…咳…」
「若沒有玄玉寶鏡護身,擋去大半的傷害,早見閻王去了。而且剛剛接了騰兄幾招後,這鏡子也已經不能再用了。」
「哈哈哈!鏡子…本神竟然輸給這一塊小小的鏡子,真是猜不…咳…哈哈…」
「感謝騰兄配合才得以如此順利,讓你有所不快,還請多多見諒。」
「咳…好個卑鄙的傢伙。」
「…尋盤谷之源,事不宜遲,若騰兄想好好的打一場,不妨助我一臂之力,早日完成一統魔界之大業,到時在好好比式也不遲。」
 
「霄首輔,一切是否按計畫進行?。」
「是,王吩咐之事已備妥。方才以請師倩引領我族安全撤離,並設下屏障阻擋,仙人暫時無法得知入侵者所在根據地。」
「好,就差將盤古之源一事。」
 
「這東西真這麼重要?非得讓你如此盛重行事。」
「此為颶風先生精心調配而成,對神魔都是百益無一害的良藥,你就先服上吧。盤古之源之事,不如我們邊找邊聊吧。」
「…哼,既然你都特地來拜託本神幫忙,活動一下筋骨也不會少塊肉。」
 
 
騰蛇加入隊伍。(打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