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兒一早,竜士便起身著裝,本來他可以不必這麼早起,但家裡來了位任性霸道的同居人。不但規定了兩人各自分配的工作,還要求許多不平等條約,以及家中不准吸菸這項規定。這下他可氣壞了,想反駁卻總被對方的一句話給堵了下來。

 

「要我當你的家教不收錢已經很便宜你了,」男子順手拿起桌上的小考考卷,上頭可見著,竜士的分數粉明顯的有所進步,不等對方反映就接著說:「何況這邊的房租也不怎麼便宜,若是我不在這邊看著你的話,媽媽很有可能殺到這邊來把你拖回老家。」

對方笑著丟出這句話,果然是媽媽教出來的孩子,就連說話的方式都一模一樣,連笑裡藏刀這招都使得出來。若是在這種情況下反咬他,肯定沒什麼好下場,想到這就令竜士毛骨悚然的無力反駁。

 

綾川 司目前與竜士共同居住在這間屋子裡,是家教,也是他的哥哥。若要找句詞來形容這人,就只能用人不可貌相來形容。

不是說他其貌不揚,而是就算找遍天下也沒幾個男人能像他哥一樣,套幾句老成語,長像俊俏、溫文儒雅、風度翩翩...能用得好成語全都能套在他身上。再加上司身上總帶著滿滿的書卷氣息,不但在國外拿到好幾個碩士,連博士學位都般了回來,據說想高薪聘請他的公司不在少數,想當然耳,在外界人眼裡只能用一表人才來形容這位傑出的哥哥。

但為何要說他人不可貌相呢?舉些例子來說,在家裡放著自己一比一的全身照、還每天晚上都要敷臉、喝黑咖啡加十顆糖...若這些都歸類為正常,那還有什麼能稱之為不正常。

 

陣陣香氣自廚房傳出。坐上餐桌前的那一刻,司端著盤子上前,將手邊的盤子放置桌面後,才禮貌得向竜士問早。

「早安。」

「早。」竜士無力的應了一聲。

「今天起得真早。」司搬開椅子順勢坐下,視線卻沒和對方對上。

這句話一出,就見某人目光惡狠狠的標向司,並且不耐煩的說:「這不是廢話嗎?若是不早點下來,等等早餐被放了瀉藥都不知到。」

「怎麼這麼說,那只不過是給不乖的孩子一點教訓而已。」司面不改色,淡淡的說著,簡直是故意去踩竜士的地雷。

在普通人家來說,這些都是玩笑話,但對綾川家來說卻是不真的事實。而前幾天司真的這麼做了,他在面對空無一人的餐桌時,放了瀉藥進竜士的早餐裡,害得他一天跑五次廁所。

事實上,吃飯時一定要坐在餐桌前,這也是在規定的條例內。但這項條例都是綾川媽媽的硬性規定,理由是從小兄弟倆相處得時間就不長,才會搞得兩人都向陌生人般不理不睬,所以在家裡的時候才要好好的坐下來彼此好好溝通互相了解。

但面對現實,綾川家的兄弟好像把吵架當成溝通,不但沒有好好的了解對方還越吵越兇。這項條例也就火上加油般,日積月累後使得兄弟倆感情盪到谷底。

 

「真是夠了!為什麼一大早就要和你這討厭的人面對面一起吃飯。」終於忍無可忍,竜士拍桌對著司直接開砲。

「若是不想繼續和我面對面,還不如早點把早餐吃完好去上學。」

每次吵架都是竜士先開始,但卻沒有一次能贏過司,不是吵不贏對方或氣勢是不如他,而是這位博學多聞的哥哥總是講得的比較有理。永遠面不改色,一付笑得很欠打的樣子,總是能很巧妙的轉移話題,讓竜士就算有再多的氣,也沒理由繼續吵下去。

司拿起筷子,雙手合實後說道:「我要開動了。」

語閉,便不理對方開始享用自己的早餐。

「......我要開動了。」

為了讓自己不至於氣到吐血而死,竜士將精神及怒氣全都集中在手中早餐,從扒飯到嚼菜,所有動作一氣呵成,不到三分鐘的時間,便收拾餐盤放入水槽的待洗區,並快速的抓起包包,穿好鞋子。正慶幸終於能離開時,卻被他最不想聽到的聲音喚道。

「等等!」

本打算不於理會,快步走出家門,卻被人一手抓住胳臂,氣得竜士轉頭就準備開罵。就在瞄見了司手中拿著以藍色布巾包裹的東西站在身後,才茫然得把怒氣給嚥了回去。

 

「竜!你忘了東西。」

驚覺司沒打算找他麻煩,竜士才羞紅著臉不敢直視對方。

「這是什麼模樣,你打算就這樣去學校?」司扯了扯竜士的領帶質問。後者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前者給拖回了玄關。

對司來說,穿衣得體整齊是出門必要條件,面對一個連衣服都不扎、領帶也打不好的弟弟,總讓他鎖起眉間。將手上的便當安置在鞋櫃上後,便快速的替對方重新調整了領帶,也將其衣角給全數塞進了褲子裡,仔細的幫他整理服裝儀容。

當司終於滿意的點點頭後,才拍了拍竜士的肩膀笑道:「嗯,這樣一來就帥多了。」

雖然常常被人說很帥,但當他聽到司這樣說的時,卻莫名的讓他害羞了起來。

「謝謝。」竜士撇頭說道,表情明顯得不甘願。這句謝謝不知道是在感謝對方花心思幫他打理衣著,還是對於那句話的回應。

司簡直比聽到狗說人話還稀奇般的看著竜士,愣了一會兒才又恢復平常的笑容,用著不可思議的語調說道:「真稀奇,原來你還沒把這幾個字忘記,還以為你早就全部還給國小老師了。」

「你......為什麼你每句話都讓人很生氣。」

難得自己口出金言,就算是對爸媽也不曾說過幾句謝,這回一說竟然還被這樣般的戲弄,讓他惱羞成怒,竜士威嚇一聲就直接掉頭走人,留下司一人處在原地。

「真是糟糕。」

正要將大門闔上時,目光才又閃到放在鞋櫃上,司傷腦筋的看著那個被主人遺忘的東西長嘆。

「竜竟然把午餐給忘了。」

 

竜士徒步至學校的途中,不停的碎碎念著一些不堪入耳的咒罵,卻未發現自己將空著肚子度過今天的午餐時間,以及這件是將會是他與司能互相了解得主要開端。






很歡樂的繼續打下去了。
別跟我說打得很怪,因為我也覺得很怪(笑。
兄弟之間到底是親情還是愛情?!

不知道啦!!!

這邊要吶喊一句!辭窮呀!!每次寫故事對話都超少的。
好想寫成懸疑故事(被打

有歡樂到嗎?很想寫喜劇,卻越寫越白痴。
哥哥整個快被我寫到崩壞!!前面本來還要寫泡牛奶浴之類的,但是我放棄了,好險我放棄了(笑

希望本作品能寫成笨蛋情侶的愛情追逐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