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ly 27,2006









「嗯嗯~今天是個好天氣!!!」我懶懶的拉開窗簾。

「母親早安。」
「媽咪早安!」朔和蘇默在陽台外面澆花。

「喔!早安。在澆花呀。」直覺性的回答。
「嗯嗯ˇ不每天早上膠水花會哭。」蘇默以天真的口氣對我說。
正所謂鮮花配美人,每天早上起來都可以看這樣美麗的畫面,我死也值得(笑。




不過感覺好像少了什麼。
「小社咧?!」問了個蠢問題,想都知道這傢伙不可能這麼早起床。

「他還在睡。」朔笑笑的指向房間的一角,我的視線順著朔指的方向落到了房間小角落。



「這傢伙是怎麼= =....」不但光著身子還給我睡在朔的床上。




「杜說他會熱就跑來跟我睡。」(笑
「喔~原來是這樣呀。」(笑
...
.....
........O口O!!!((停格


「然後.....你們兩個就一起睡到天亮?」我開始懷疑....朔是神經太大條還是根本就是個笨蛋。
「蘇默也有一起睡喔>w<ˊ。」蘇默舉起手來申明她也一起睡。
...
.....
.......
.........
............
...............O口O!!!!!!!!!!!!!!







整理思緒後繼續舉手發問。
「等等等...你們3個人這樣睡不是更熱?」((你好像問錯問題了
「不會呀~跟朔哥哥在一起都不會熱呢˙ˇ˙」
「啊?」我聽不懂你再說啥呀!!!我家的孩子怎麼這麼奇怪(汗
「媽咪自己摸摸看就知道啦>ˇ<+」

摸?!孩子!!!你要我摸啥O口Q!!!!
我還沒來德及反應,蘇默抓著我的手就往朔身上貼。

「耶?!」
「對吧!」很有自性的蘇默,抸抸眼後看著我。

O口O....我張的口不說話...這對一個母親的打擊可是很深的....
總不能現在問朔是不是活死人吧?
雖然知道這樣說很奇怪,不過朔身上真的沒有像一般人一樣,會散發出的溫度。感覺上很冰涼。根本就是沒有體溫嗎!!!!!!
想了很多種可能性,只有這一個算是比較正常的可能性。這...這一定是屍變!!!哀呀!糟糕!!!萬一朔變成僵屍怎麼辦?!這也不是不可能的....想想...朔離開家裡之前明明是銀色頭髮,怎麼回家就變成粉紅色了?!晚上血會不會被他吸乾然後死掉呀!!!




「母親...那是吸血鬼不是僵屍。」
「也對!」擊掌後嘆了一口氣。

「對了...你怎麼知道我在想啥....」
「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朔笑笑的說。
「哈哈~媽咪剛剛表情好怪喔!!!」又是一個可愛的笑臉看向我。最近開始懷疑...我真的是他們媽咪嗎....怎麼每個孩子都這麼漂亮。







經過朔細心的講解後,事情終於有轉機了。(根本就是你自己想太多

「原來是這樣呀。」我安心的坐回沙發搧風。
據朔的講解,加上我的分析,結論是"朔的體溫本來就比較低"。完畢。

「原來媽咪一直都不知道呀。」
「蘇默一開始就知道?」
「恩!第一次抱哥哥的時候就知道了:'D」
「這也是沒辦法的呀....我之前沒跟母親提到。」

O口Q....(打擊....
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只有我不知道........






「阿~糟糕!!我要去公司一趟。」朔看看時間後立刻站了起來。
「有工作?」
「恩~夏姐今天要拍廣告。我出門囉。」
「辛苦了,路上小心。」
「朔哥哥慢走!!」蘇默用力的朝著門邊揮手。
朔迅速的穿上西裝外套後就出門了。


「阿~~好熱呀....」
同一時間房間裡傳來抱怨的聲音。

「看來我們家的小社終於肯起床囉!!」我帶點嘻笑的口氣對蘇默說,兩人對看了幾秒之後開始笑了起來。

開始以為杜在生起床氣,但是又聽見房間有打鬥和碰撞的聲音。我驚覺有點不對。於是我先一步的衝回房間查看,有人常說好奇的貓會害死自己(?)。而我絕對就是這種人。才一進門就被地上亂七八遭的東西絆倒。
「唔...痛...阿哩"?!」
這時眼前看到的是有兩個人(?)扭打成一團。


「你是誰呀?!怎麼跑來別人家裡亂抱人!!」
「你為什麼會睡在這哩?!」
「睡這裡有什麼不對!?」
「我問的是為什麼你會睡在他床上?」
「這是我家!!我愛睡哪就睡哪。」杜很理直氣壯的反擊。不知道為什麼,我聽到這句的時候也很想打這孩子。一付欠打的樣子。這位來路不明的客人聽到杜這麼說好像火大了。

因為兩人體形身高都差不多,所以翻來覆去的,搞不懂哪個人處於劣勢。看來這是一場長期的戰爭。真無奈ˊˇˋ....要打可以...等等可要記得收拾呀。(淚






「媽咪怎麼不去阻止呀?」不知道什麼時候跑來的蘇默突然開口。
「我可不想被捲入男人間的戰鬥,而且不打不相識咩ˊˇˋ(笑」
「是喔!來~媽咪喝茶。」
「謝謝。^^」蘇默遞了一杯茶水給我,接過茶水後兩人開始觀戰。
這兩位母女好像都沒有要阻止的意願,反而像是看戲的民眾開始喝起茶水。





轉眼間就過了3小時,因為誰也不肯讓誰。這兩位仁兄也把力氣用的將盡,所以把剩下的力氣都往嘴巴上用。你一言我一語的互相對罵。把對方全身上下所有該罵的都罵過還不夠,還要反覆的修正後再多罵幾次。


「王八蛋你去死啦!!」
「吵死了你這個怪胎。」
「怪胎?!你怎麼不說你自己,陰陽怪氣的。留那什麼頭髮,死娘娘腔。」
「你自己也不一樣?染那什麼怪顏色。」
「這是天生的啦!!跑到別人家裡就亂抱人!!你這變態。」
「因為這裡有朔的味道呀!!!我又不知道是你這個王八睡在這!!!」
「還用聞的咧!!你是狗呀?!變態狗!!!」
「你.....你這隻陰陽豬!!!」
「你敢罵我陰陽豬?!老子跟你拼了!!!!」
現在已應搞不清楚哪句是誰說的了。不過我看杜好像玩的挺開心的,難道他又看上這個可以跟他勢均力敵的傢伙?




「媽咪知道黃髮的大哥哥是誰嗎?」
「知道呀~他是伏羅家的兒子。」
「喔喔~原來媽咪認識呀。」蘇默啃食著手上的仙貝,眼角瞄向牆上的時鐘。「好厲害,已經快4小時了。」
「是呀!!超有活力的。年輕真好。」我吃著手上的蛋糕,恩~好甜。








過了不久外頭傳來開門聲與關門聲。
「我回來了。」
「朔哥哥你回來啦>ˇ<。」蘇默第一時間衝出房間去迎接他哥哥。

「喔喔~回來的正好,好戲還沒結束呢!!」


「好戲?」感到疑惑而走進房間的朔,臉上還掛著招牌笑容,以為有什麼好事。看到滿房間的...殘骸後,眉頭便皺了起來。這時一個身影衝向朔。對方把頭靠在自己肩上,並將自已抱得緊緊的。
「我好想你。」此人聲音為抖,讓我好奇他是不是在哭。

「喔喔~從武打片轉為愛情片啦XD!!」此時現場的叫罵聲終於停了下來,原本在和杜對罵人的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了我後面,也就是朔的那個方向。才轉頭就看見這個感人的畫面,我在旁邊看的開心的很。完全沒注意到另一邊有股很銳利的視線。沒錯!!!杜的醋意大發了。不知道在不爽自己哥哥被人抱,還是不爽那個人跑去抱別人,總之...不用看也知道現在杜的臉上是滿臉大便。

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怪怪...朔的臉上完全沒有看到喜悅的表情,反而是滿臉的疑惑與滿頭的問號。當我還在思考時和阻止某人拿刀拿槍棒亂揮的時候,事情就這樣發生了.....



「那個...請問...」
朔在對方耳邊輕聲的問道。





「你是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