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8,2006

事情要回顧到那天。



「你是誰?」

「你別跟我說笑話了。」開始彌以為他在開玩笑。但是朔好像真的不認識他,輕輕將對方推開。向後退了幾步。
「我們因該不認識吧...」

這下可急壞了,彌簡直就快抓狂了。

「別...別開玩笑了!!!我是彌呀~!!你不認得我嗎?!」彌發了瘋似的對著朔大喊。
「沒映象。」
恩~好簡潔有利的回答!!這下彌整個人好像瞬間石化,僵在那裡一動也不動了。
事情回顧到此,因為擔心彌這種狀況回家會出事。所以就暫時把他留在這裡。

從那天開始,彌就呈現了無的狀態,到現再還是一樣。偶爾會看到他拿著我家的東西敲敲打打的...打壞了可要賠錢呀...話說哪們那天也把東西丟著讓我一個人收拾= =。我一定要跟伏羅申請理賠金。

「媽咪~彌哥哥是怎麼了?」蘇莫指著拿著0.3在那邊亂敲的彌。
「我想是打擊太大了吧!」我看著彌感到很心痛.....0.3的自動筆是很貴的,你別再敲了呀!!!!這隻2B筆拿去給你敲好不好T口T!!!!
「他本來就是白痴!」杜一臉不削的說。
「希望他沒事。」朔果然是個好孩子!!!但是所有問題就是出在你身上呀...

「孩子...你真的不認識他?」
「我們之前認識?」朔還很訝異的反問我。

當然認識...而且還佔了你年紀的一大半時間...
彌千里迢迢的逃家到這裡就是為了找你,結果你居然問他是誰...



「這樣很危險的,別拿東西往樓下丟呀。」朔擔心的跑去阻止這個智商降為幼稚園小朋友的彌。

接下來我、杜、蘇莫3個局外人躲到一旁討論了起來。
「你們覺得他是不是真的忘了?」
「朔有失意症?」杜驚訝的跳了起來。
「請你說"喪失記憶"好嗎?這樣說感覺朔好像很老。」我敲了一下杜的後腦杓,只見他朝著我這邊瞪了回來。


「先別說這麼多...為什麼朔只忘了彌一個人?」我提出重點

三人開始思考。....

「會不會是記憶被"食憶怪"吃了。」這是個可笑的答案,糟糕!!我又想搞笑了。不過好像沒有人在笑。
「我到覺得是"選擇性遺忘"。」杜這傢伙現在壞笑的很開心。這下就沒人跟我爭了!!看得出來他是這樣想的。
「不是說有些人受到刺激會暫時性的喪失記憶,朔哥哥是受到刺激嗎?」蘇莫抓著餅乾狂吃,隨口說出幾句話,讓我和杜都大吃一驚。不知道為什麼,平常看起來很笨的蘇墨這時候卻變的特別機靈,說出來的理論比前兩者好太多了。


「喔喔!!這個我知道!!聽說只要在後腦像這樣給他敲下去就OK了!!」我已90度角的方向朝杜的後腦給他敲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力道大了一點,他整個人趴了下去呈現了Orz的姿勢。
「喂!!!你幹麻啦!!!」杜轉頭就開始叫囂,不過他還是趴在地上。
「做示範呀!!難道你捨得蘇末被敲嗎?」我攤手並咯咯的笑了起來。看得出來我是故意的,誰叫這孩子一付欠打的樣子,要人不想打他也難。
這傢伙給我惹的麻煩還不多嗎??每次只要我一罵,他就會一付無辜的樣子躲到朔的身後。然後接下來就是輪到我被朔念,看著他在那裡擺鬼臉就很火大。所以要打他一定要等到朔不在的時候下手呀!!!!我早就很想好好的海k他一頓了!!!

「媽咪媽咪!!!蘇默也要玩!!!」蘇默看著我剛剛那一季90度垂直敲後,就一直拉著我的手希望我給給她敲敲。是說剛剛還很精明的人,怎麼3秒後就變成笨蛋了?不過還是這樣的蘇默最可愛。(////羞

這時候杜柔柔後腦,晃著身體爬了起來,可能腦袋還在暈吧。本以為他會直接給我一計飛踢,沒想到他只朝我比了一個,右手握搼,拇指擱在脖子上,然後從左邊像右邊劃一刀的動作。
好孩子....膽敢威脅你娘??。我挑眉不甘示弱的給他一個五指裡,只留下第3隻指頭的手勢「凸」。老娘才不怕咧!!!論體型?!看我不一腳踩扁你。



「噯~你們在聊什麼。」朔從後面拉著彌氣喘喘的跑來。
「阿~沒什麼,我在敎你弟如何做人處事。」我笑笑的看著杜,用眼神示意還不快達嗆。
「.....對啦對啦。」杜撇頭懶的理我亂說,走到一旁燃起一枝菸。

「阿~我之前就有個問題,你怎麼會突然想把頭法染成粉紅色呢?」我問題才一發問。
「頭髮....」彌好想想起了什麼事後,低估了幾句後開始沉思起來。
杜走到一旁悠悠的抽起菸來。
蘇默則因為有個人不給她一計90垂直敲,而生氣的在一旁狂吃東西。
朔拉著自己的頭髮看壓看的,停格了好久。

在場的人全都安靜了下來。難道我採到地雷了?!終於在我快被遺忘的時候,朔開口了。但是我卻渾然不知,從朔口中得的答案,就是可以讓他回復記憶的重要關鍵。

「我的頭髮....」





「本來就是粉紅色的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