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1, 2007
最近真的是夢的連續。

可以當作故事參考,所以記下來。


開始像是世界末日,在旅途中被大家拋棄。
為了返家,我努力的飛,但是世界太大了,我到了中途站就停下來休息。

從德國飛到日本,挺誇張的。在夢裡我好像有特異功能。

這個城市的模式很像是飯店,就是把街道、房子搬近飯店裡。
太陽、天空、風、河流,都是假的
1-4樓是有店舖的商店街,6-11樓是傳統的住宅,5樓電梯上面沒標示。
雖然標示了這麼多層,我幾乎只呆在2樓。

到了這裡,我忘記了自己是誰,為什麼在這裡。
只剩一個記憶,我要回家、逃跑。
停在廣告招牌上巡視著四周的人,確認安全後才跳向陸地。

走到了很像市場的地方,我再者裡面遶了一大圈。
發覺沒有出口,又回到了招牌下方。飛上招牌以後,四周的人開始注意到我。
我的笑著,然後發現招牌隔壁是間布店,很老售,顏色和其他店家比起來黯淡許多。
有個老伯伯從店家2樓窗扣跟我打招呼。

不知道為什麼,我開始想進去那家店。趁著窗口媒人,我從招牌上跳到放在外面的布上,然後鑽進房子裡。
在進去的時候還不小心把2塊布弄到了1樓。
鑽進去後看到了一個男生,他正在修剪布。被我突然闖進嚇到,我們便開始交談。


中途我接了一通電話,內容是

「你在哪?怎麼不快點回來。」
「我從德國非到日本很累了,因為不確定還能飛多久,所以我先暫時停在這裡。」

之後又談到嚴肅的話題,我氣道把手機掛掉。
我繼續和男生交談,他說他家貓跑到了1樓,要我出去幫忙找。

我們便離開店面,在街道末端找到了電梯,往1樓出發。


在1樓,我非上了天空尋找,男孩看到我會飛還很驚訝。我本人好像不以為意。
從小橋邊找到了小貓,黑白折耳貓,很可愛。
然後它直接從合理撈水起來喝,我便說。

「這裡的河水很乾淨呢,我的國家水就不能拿起來喝。」
他笑說「這是水圳。不是河川喔。」
「我們水圳的水更髒。」

之後我再那裡住了一陣子,很平靜。
男孩教了我很多事,我也很喜歡黏著他。


某天夜裡,我發現蚊子吸了我的寫以後會變的很狂暴,具有殺傷力。
一揮掌,那些蚊子就死光了。火焰將他們燒成了灰燼。

我才發現自己不是人,是個怪物。
只要碰過我的血液的人都會變成有殺傷力。

一開始我之所以會被遺棄,是因為軍方在運送的到祖國的途中,飛船遭人攻擊。
我也因此降落到德國。然後我就把德國給剷平了。

突然想到,男孩在某次刻意的碰了我受傷的傷口。
我開始覺得害怕,才發現我依職都是被它們監禁。

他一開始就知道?我心中的這個想法一出。
便想辦法逃離那家店,也在新聞中得知,男孩想毀了這城市。

我終於了解醫開始的天真是種錯誤。
天真的以為世界上沒有壞人。


在中途,有兩個朋友試圖阻止我,我卻把他們推開。
「事情到了這裡,我也該做點什麼。」

我便笑著走向了電梯,往最高曾樓出發。
在電梯裡,有個女孩跟我談那名男孩的新聞,我卻防備的性的伸出五爪。
他嚇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也許就算說了我也不會理會。

「請注意接下來的新聞吧,等等那名男孩將會死在那裡,旁邊還會有另一具屍體陪伴著。」

在電梯到達頂樓時,門開了,我向耀眼的門外走去。



夢也跟著醒了。






這夢真是前後呼應呀!!劇情真的非常的詭異。

我想一開始軍方要我回去的祖國,就是要我毀滅的地方。
可能是植入記憶之類的,我其他的記憶都沒有,只有回到祖國。
反正蚊子哪裡都有,真是一個超好用的兵器。
中途遭人襲擊,算他們倒楣。(笑

尾端開始發現自己非上空中的能力越來越弱,
也許是因為安逸的日子過久了。

感謝收看(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留言列表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