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驗文章。
畢竟自己真的不太會寫故事,看了幾天的資料,決定將之前寫過的故事更改一些部分,希望這樣看起來會比較簡單輕鬆。
這篇故事將會很長很長很長(坑?





這世界是怎麼產生的至今無人能解,也無法找出一個正確的數據來,距今幾千億年前的幾場「大災難」未有任何人知道奇原因,也沒有人能知道還會不會重演,只能將所有希望都交給天注定。

距離星球的省判時間將近,男孩只是靜靜的站著眺望遠方。眼裡所見之物竟是無盡的黑,毫無純粹生命可言。

灼熱感自眼角滑落,他無法做任何事情也無法挽回,只是靜靜的站著任淚水湧出。薄唇不斷的開合著,用著有如小貓搬的細小音量重複著。

「對不起......對不起......

 

發現身後有腳步聲漸進,便立即抹去臉上的淚痕,回頭就見著一位擁有天使面孔的男子,烏黑的短髮梳得整齊,雖隔了一層鏡面掩蓋,卻不難發現對方滿是擔心的眼神。

身旁的人像是不知如何讓對方提起精神,間隔了許久才淡淡的說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我們已經無法挽救這世界了,依照慣例因該摧毀他。」

側過臉看向身旁的同伴,他撐起笑容問到:「難道不能通融嗎?我實在不喜歡每次都用這種方法...」儘管笑容很完美,卻難掩顫抖的唇瓣與沙啞的嗓音。

「這是上頭發布的命令,」公式化的語調訴說著這人完全沒有任何想收手的想法,他只是板起一張嚴肅的俊臉繼續說著,「你已經不是菜鳥了,因該知道這個原則。若是不照著任務內容實行,受罰的將會是我們。」增加了施在對方肩膀上的重量,要他不再顫鈄也要他認清現實。

 

所有生命體都均是由同一個體演化而成。

星球上的生物演化過程可以分成「非生命體」、「低階生命體」、「生命體」以及「超生命體」,不包括在演化過程的還分成「完全生命體」以及「空」。

「非生命體」是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以及行動能力的一種生命體;「低階生命體」由生命體進化而成,已具有思考能力;「生命體」有思考能力以及行動能力,但不具有判斷能力,是照著本能做事的一種生命體;「完全生命體」指因特殊原因而存在的生命體;「空」位於所有生命體的最頂端,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到目前為止能到達這階段的生命體僅只少數。

階屬於完全生命體的兩人。金髮金瞳個子較小,是名為沃德的男子,擁有與星球聯繫的能力。透過聯繫的能力,可掌控星球上的大小資訊,統稱此能力者為「執行者」。另一名黑髮紅瞳較為嚴肅的男子名為罪,擔任「省判者」一職,以保護執行者以及省判星球為由,跟在執行者身邊。

所有任務都由上頭發布下來,交由小組執行。而他們目前所在的這顆星球早已脫離了正常演變軌道,演化出無法掌控的生命體。凡是出現這種生物的星球,都將面臨「大災難」。

 

「我知道...只是...他們不也都是被他創造出來的嗎?為什麼要這樣毫無根據就......

見著這種情形罪以食指推高滑落的眼鏡長嘆,拿起一本小冊子快速的翻閱了起來,只見裡頭寫了一堆密密麻麻的文字,多到讓人看了就頭昏。就在對方還在小小的抱怨時,順手將翻動的頁數停止,並精準的指著其中一段注意事項。貼到對方的眼前──若無法控制,即將之催毀。

當這幾個大字擋住了沃德的視線後,那一連串如同機關槍的抱怨連發才停了下來。

「保不保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的任務只有接到命令。」冷淡的態度依舊不變,罪用著深沉沉的語調繼續說著,「到達這裡,如果無法控制,就摧毀。你還有其他疑問嗎?」

「唔......

 

談話到此沃德的腦袋越垂越低,不時的用餘光瞄向書後的人,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像是被宣判了「禁足令」的孩子,那種無奈那種痛相信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會讓人開始猶豫自己是不是在欺負小孩子,除了他的夥伴還是一付天塌下來都別想要我改變主意的神情。

罪看著將近有180的大男生露出了這種表情,真的是不知道該安慰還是該偷笑。不管甚麼事情只要牽扯到了工作,就連興趣都會變成無趣,這時只好在工作中另尋新的樂趣,所以就習慣性的把欺負他當成了樂趣,時間一久也就演變成了興趣。

「準備好了嗎。」話題一轉罪舔舔唇,露出了一個正準備享用美食的表情。

「等等等等等!在10分鐘,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將手橫舉在兩人之間,沃德試圖拉開彼此的距離好脫延時間,連續說了五個等,可見這人非常害怕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已經過1小時了也該夠了吧?等一下還有任務。快把手拿開。」

只見沃德死命抓著脖子拼命搖頭說道:「5分鐘,就5分鐘!拜託!」

讓腦袋分家可不是鬧著玩的,還沒死成都會被嚇死,所以事前有絕對的必要調整好心理狀態,不然每次都這樣不得精神分裂才有問題。

記得上一次不知道是哪個「審判官」,技術差到讓他第一次有了想殺人的衝動,要不是因為氣管早已被切斷,加上劇烈的疼痛。真想當下給他幾拳,還要打的他媽都不認得他。

「不行!這樣會耽誤行程。」

「小氣鬼......

「我們不一直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嗎?」罪嘴角勾出淺淺一笑,摸摸對方纏有繃帶的頸部,「放心,我身手很俐落,你不會感覺到任何疼痛的。」

幹!這個死變態。哪天讓你栽在我手裡,我要你死的比我更難看。很顯然這根本不是安慰,沃德心中怒罵起那個戴眼鏡的,也暗自決定這世界上只要帶眼鏡的人全都跟自己有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