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寫的文章,現在考慮將他寫完,就這樣。
文筆新手,眼瞎的地方還請見諒。(笑

第一篇 - 開始
Untitled-1.jpg 

情是什麼?那是一種很美好的事物,無法以言語來形容,會讓人沉溺於其中。

接下來的故事將帶領你通往一個無情的世界,你對於無情的定義了解多少?就看你怎麼去看待情了。

 

喧嘩、充滿活力、嬉鬧,是一個普通的高中生該有的樣子,但在這些熱情背後,總缺少了一點情。

一天當中會與你擦肩而過的人數多到可以壓死一頭大象,但也僅止於錯身而過,彼此皆是毫無瓜葛的個體……明明應當是這樣,但為何這有這種悶到讓人心煩的感覺?

不斷的追隨著、不斷的在內心呼喊著、不斷的逃避著……一次又一次,心……好痛,卻又有種說不上來的甜蜜。

這是什麼感覺?

 

「絳優!真難得你竟然會來學校。」

手臂感覺到麻熱的疼痛,將沉靜在自我世界的人拉回了現實。

「利也,可以請你不要每次、每次都這樣熱烈的歡迎我好嗎?」摸摸已發紅且滾燙的手臂,絳優有點惱怒,直直瞪著還嬉皮笑臉好像事不關己的人。

「唉喲!別這樣,我們都認識幾年了。」

「認識你算我倒了八輩子的煤。」冷不防的潑了對方一桶冷水,感覺得出來此人非˙常˙火˙大。

「哈哈……虧你臉蛋這麼漂亮,說起話來真狠呀!」騷騷臉頰,利也視線不由的漂向別處,為了自己的這條命,也為了讓可以多過一些好日子,他決定轉移話題。

順著利也的視線,絳悠漂亮的眉目還是對著空,迎面而來的微風拍打在兩頰上,此時只要輕輕的吸一口氣,便可以嚐到秋天的美好味道。

靜靜拉下眼簾沉思了好一會兒,絳優才又說道:「今天可以去你那嗎?」

說話的人語調中沒有任何起伏,這人說出這句話時內心很平靜,卻又有種說不上了的不協調。

此話一出,利也便鎖起了眉間,眼神中竟是無奈與擔憂,但那也只有短暫的一瞬間,如同流星短暫的生命,在未被對方發覺已以前,便揚起笑容。

「可以呀!今天家人正好都出差工作去,正閒得沒人陪我呢!」他大大方方的立起姆指,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像極了某「黑X牙膏」廣告中的演員,感覺甚麼事都難不倒他,一切交給他都會搞定的。

原因他從不多做追問。

從小一起長大的兩人,可說是超了解彼此個性蛔蟲一般,但對於絳優的家事,利也從不了解,雖曾問過,卻總被「我的事情不用你管」這句話給堵下。

但事漸漸的發現,絳優並非現任家庭中的孩子,他只是個被政府分配到寄養家庭的孩子,根據上次在菜市場聽到地婆婆媽媽們所描述,絳優父母在他小時候因意外而喪生。

這個世界很奇怪,總是冷冷清清,但有件是不說大家可能不知道,這個世界其實被立下了一個規定,那就是「無情條約」,愛情、友情、親情……只要涉及到任何感情的事情,都是違法的。

凡遭舉發者將處以死刑,沒有例外。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