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打的,只打到一半,灰色開始都沒打敘述......總覺得坑很多,卻一直沒時間去寫他......
怕自己不放上來的話會忘記,所以就放上來了(喂
但是放上來也未必會繼續打(笑
總之這對笨蛋的故事還會不會持續呢......看我的心情(嘎?
其實沒勇氣打下去,因為劇情到現在看來是喜劇,但是結局是悲劇......不要呀!(掩面奔


第一篇
心情

 

不知所措、有點害羞、有點難為情,衝擊著自己內心的各種感覺。

 

對著電腦快速的敲打著鍵盤,搜尋「情」字,可以出現的網站少之又少,在十指可數的網站裡,挑選了其中一個解釋的網站。

 

【情】心-8-11

注音 ㄑ|ㄥˊ

解釋 (1) 喜、怒、哀、樂的內心感受。如:「心情」、「情緒」。

(2) 男女之間的愛意。如:「愛情」、「談情說愛」、「情竇初開」、「情投意合」。

(3) 親屬之間的情感。如:「親情」、「手足之情」。

(4) 友誼、交誼。如:「人情」、「友情」、「交情」、「情同手足」。

(5) 狀況。如:「情況」、「情形」、「情節」、「實情」、「病情」。

 

「你在做什麼呀?我也要看。」雷達感覺到有趣事情發出來的電波,利也自然的上前壓著絳優的肩膀,這種帶點曖昧的動作並不會讓他感到不悅,反而習慣的推開前者的腦袋以減輕自身負擔。

「別壓著我,雖然你腦容量小的不得了,但不代表你的腦袋很輕。」揉揉痠痛的肩膀,視線轉像表情略帶悲傷的人。

利也皺著眉間眨眨眼,試著擺出一付惹人憐的模樣說道:「耶,別這樣說,好歹我在學校考試都前幾名呢!」說到這,他不由得挺起胸膛翹起鼻子,弄出一身比孔雀還高傲地樣子。

「是是是,你說的都對,聰明的利也大人。」

絳優語氣中很明顯的是在敷衍對方,但是就是有人聽不出來,那就是他神經過於大條的兒時玩伴--利也。

的確,兩人在學校中並非問題孩童,而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但是在這一點,降優怎樣想也想不透,為何這種吊兒啷噹的笨蛋會拿到這種好成績,人不可貌像?還是應該說是校園七大不可思議之首呢?

「哈哈,好說好說,不過你查這東西要做啥呀?」利也的視線一轉,回到了電腦螢幕上,顯然話題並未打住他的好奇心。

「沒什麼。」說完便打算將網頁視窗關掉,但握著滑鼠的手卻被利也抓個正著,讓他就是想關也關不掉。

「什麼呀!沒想到你連這種單字都不懂呀?」利也笑的欠打,一付--不懂可以問我呀!本大爺很樂意大發慈悲與你細細講解的模樣,看向表情不怎麼漂亮的降優,而且還有種兩人會越稿越僵的趨勢。

此時降優鎖眉一展,就是一張有如天使般的溫柔笑容,之後便用著極為緩慢的速度,一字一句且尾巴加有重音的清晰語調說。

「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變成了笨蛋,我也寧願去問豬。」

「你好狠,深深的傷了我的小心肝。」只見利也右手緊揪著胸前,一付欲哭無淚的表情,「當了這麼多年的朋友,你竟然這樣對待我,那我也只好將你的密密公諸於世了。」

此時利也露出了一抹帶著戲謔的大魔王式笑容,便亮出一張不知打哪來的照片,就這樣橫舉在兩人之間搖晃著。

照片的角度很明顯是偷拍,從中可以看到一位長髮佳人正溫柔的替新生指路,但仔細看下去,不難發現這位美人的長相,與在看到照片後臉色瞬間刷白的人相似度沒有九成也有八成。

絳優瞠目結舌的指著照片,用著帶點顫抖卻難掩其優美嗓音問。

「你……你從哪弄來的?」

利也見狀變得知對方有多怕這東西公諸於世,一想到可以拿著手中的東西威脅著對方,表情竟是毫無羞愧之貌,反而笑得更是欠扁更是惹人厭。

說道照片,這照片的主人的確是絳優,但與現在最大的差異便是頭髮的長度,照片內的人頭髮極肩,若隱若現的清秀臉龐,再加上絳優本身的好膚質,乍看之下很難察覺到照片中的人是個男生,但對於兒時玩伴而言,只需一眼便能辨認出照片中的天使即是絳優。

「嘿嘿……神秘天使的降臨於這不起眼的男校門口,在開學後便從未再出現過。」利也先是盯著首裡著照片看,再與本尊絳優比對後,便賊賊的壞笑了起來,「要是知道這位天使其實就在我們學校,不知道又會有多少人慕名前來,你說是吧?」說完便將照片往自己的頭頂貼。

下一秒,一隻纖細且白皙的手朝著照片直撲而來,見狀利也順勢的將照片舉的更高,高到那隻手觸及不到的距離。

這舉動使得絳優氣急敗壞,拉著對方舉得高高的手就是喊出聲。

「還給我!」

「還你?不對吧,這是我花錢向攝影部買來的耶,所以這是我的,歸我所有。」利也揚起眉尾,絲毫沒有悔過之意,反而開始對將優說教了起來,這時只見他滿是勝利的光采表現在臉上。

 

就這樣兩人僵持了數分鐘之久,以正常的角度來看,這兩人純粹只是為了搶一樣東西而扭打在一起,但另一種角度來看,卻像是一對小情侶再增進彼此的感情,而且照這情況看來,被調戲的某人還渾然不知,視線只是緊追著對方手中著照片跑。

「我叫你拿過來!」

在差點就要奪回那恥照時,就只見對方一個反手,便將照片由右手交替到左手,這下距離更遠了。

「不給你,哈哈哈……

這下絳優可氣炸了,乾脆將整身子的重量全都壓在對方身上。

此時淡淡的檀香撲鼻而來,沒錯,是他慣用的洗髮精牌子,記得絳優常常為了省下零用錢,幾乎都請家人幫他剪頭髮。

那天在校門口碰到他那副模樣,就連利也也嚇了一跳。

「絳優?」

試探性的喚了一聲,對方便迅速的側過頭來看向自己,天使般的面孔本來還帶有淡淡羞澀,卻在兩人視線對上時一百八十度大轉變。

絳優將過長的瀏海撩至耳後,冷冷的應了一句:「是你呀。」

比起對方的冷淡以及過長的頭髮,利也更在意剛剛與絳優交談後便匆匆離開的人。

利也眼神中帶著敵意,直盯著漸漸離去的背影,直到那個默生的背影沒入人群,才又假裝蠻不在乎的提問。

「剛剛那個人是誰呀?生面孔哩!」

「來問路的,應該是新生吧。」

「喔......你的頭髮是怎麼了?也長的太長了吧,害我剛剛差點認不出你。」

「是有些長了,真傷腦筋,這幾天爸媽都不再家……」「你要幫我剪嗎?我記得你的頭發都是自己剪的吧?」

「是可以,但你就不怕我一˙個˙不˙小˙心把你剪成光頭嗎?」

「放心吧,就算變成那樣,明天也絕對不會只有一個光頭來上學的。」

 

也許事被這味道所迷惑,也可能是突如其來的舉動加上神都不知道飛到哪去了,導製坐在床邊的人重心不穩,只是一個閃神便雙雙跌落床下。

「阿!好痛……你沒事吧……

「好,拿到了!」絳優舉起趁亂搶回的照片,這人完全不理會重重被壓在下方的人。

「喂……你有沒有搞錯呀,我都快被你壓死了也不來關心我一下,好痛呀!」

「哼!你是活該。」

「真是過分……但是沒關係」「因為我還請他們給我加洗了好多張。」

……

 

 

「一個大然生拿著一個大男生的照片……你是變態嗎?」

「有什麼變不變態的,收藏嘛!管他是男是女,而且你本來就是個大美人呀。」

「你到底想怎麼樣?」

「沒怎麼樣呀。」

這時絳優再也想不出任何吐槽的話了,現在的他也只能用無奈加上無奈來形容他現在的心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