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神祕的虛無裡,兩抹身影黑暗中顯形。
看著漆黑之星球,長嘆一聲說道:「一定得這麼做嗎?」
 
星球彷彿無底洞,吞食著一切。沒有希望,沒有未來。
 
身高較高的男子,身穿與前者相同款式的白色制服,緩緩的走向前。
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這也是無可奈何的,我們已經無法挽救這世界了,依照慣例,我們因該摧毀。」
 
「難道不能通融嗎?我實在不喜歡每次都用這種方法」望向身後的人,聲音越壓越低。
「這是上頭發布的命令,」肯定的語氣,展現出長輩的氣勢,他淡淡的說「你已經不是菜鳥了,因該知道這個明白原則。」
 
所有生命體都是由同一個個體演化而成。
星球上的生物演化過程可以分成非生命體、低階生命體、生命體以及超生命體,不包括在演化過程的還分成完全生命體以及空。
 
非生命體是沒有任何思考能力以及行動能力的一種生命體。
低階生命體由生命體進化而成,已具有思考能力。
生命體有思考能力以及行動能力,但不據有判斷能力,是照著本能做事的一種生命體。
完全生命體指因特殊原因而存在的生命體。
位於所有生命體的最頂端,擁有著至高無上的權利,到目前為止能到達這階段的生命體僅只少數。
 
兩人即屬於完全生命體,有著思考能力,以及個人的特殊能力。
前者名為沃德的男子,擁有與星球聯繫的能力。透過聯繫的能力,可掌控星球上的大小資訊。他們統稱此能力者為「執行者」。
 
另一名稱罪的男子為「省判者」,擁有較高的實戰經驗。以保護執行者以及省判星球為由,跟在執行者身邊。
 
所有任務都由上頭發布下來,交由小組執行。
而他們目前所在的這顆星球脫離了軌道,演化出無法掌控的生命體。凡是出現這種生物的星球,都將面臨「大災難」。
 
「我知道只是」他抓抓頭無法反駁,只能乾笑幾聲。
「保不保留不是我們能決定的,我們的任務只有接到命令。」罪面無表情,依舊用的深沉沉的語調繼續說著「到達這裡,如果無法控制,就摧毀。」
「唔
談話到此,那人的腦袋越垂越低,即使露出了可憐兮兮的表情,卻沒有得到夥伴的認同。
 
將近有180的大男生,露出了這種表情,他真的是不知道該安慰還是該偷笑。
「我們不一直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嗎?」嘴角勾出淺淺一笑,摸摸對方纏有繃帶的頸說「放心,我身手很俐落,你不會感覺到痛的。」
「幹!這個死變態。哪天讓你栽在我手裡,我要你死的比我更難看。」很顯然這根本不是安慰,心中怒罵起那個戴眼鏡的。
 
「咿--------------!!」
來自地獄般尖銳聲音伴隨著唦唦的生想像他們直撲而來,黑色像子彈一樣快速的從他們之間穿越。突然而來的氣流使得沃的站不住腳,身子一頃差點跌個狗吃屎。
 
再第一時間被拉起的人,站穩腳步後叫道:「什麼東西呀?!」
幫沃德輕拍衣袖,整理頭髮。罪眼角的余光瞄向那個什麼東西後勾起薄唇形,成了一個美麗的笑容。
「你不會想知道的。」
「不會吧?又來了。」眼角抽蓄,沃德想也不敢去想。
 
兩人眼前,出現一個身長足足有三尺長的黑色生物。如同拳頭大小的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他們,不免令人毛骨悚然。
光是拍動一下翅膀,唦唦地聲響伴隨著強勁的氣流,足以讓人御風而行,感受一下當仙人的樂趣。
「咯咯咯」黑色的生物不停的開闔著下顎,一口可以把他們兩活活吞下的大嘴,齒間還流出不明的紅色黏濁液體。
當黃色眼珠子移向他們,急速拍打的翅膀拖著那重達四噸的身體俯衝過來,大口一張朝著沒有戰力的兩人。
「咿--------------------
「哇!好痛
俯仰之間,罪拎起沃德的領子往後一拉,後者就一屁股的坐在地上。
 
「幸好這傢伙只是想玩,不是真的想跟我們打。」罪推了推鏡框,簡單的做了分析。
「玩?他剛剛想吃了我耶!!!這叫做玩?!饒了我吧!!!」
 
沃德現在除了抱怨還是抱怨,為什麼每次倒楣的事都落在自己身上。
就連之前去那什麼鬼星球,所有的靈也都跑來找他。
還有那個爛星球,爛掉的東西也全都貼在自己身上。
但他卻好像什麼事都沒有,在數不完的還有之後,他用著憤怒的眼神看向罪。
 
意視到某人的眼神,他心中的無奈全寫在臉上。為什麼自己的夥伴這麼笨呢?
之前在那什麼鬼星球,明明就說要穿黑色的衣服,他偏偏穿白色,讓大家以為他是同類,所以跟著他。
爛星球,都告訴他不可以去碰爛東西,他又愛碰,稿的所有爛東西都以為有入侵者,所以蜂擁而上想打退敵人。
現在,又把用來引開黑色生物的致命吸引力打翻,稿的所有黑色生物都朝他衝過去。
想著沃德的光榮壯舉,他噗喫的笑了出來。
 
「幹麻?你笑屁呀。」
罪以優雅的姿勢指著對面的黑色巨型生物,他冷冷的笑道:「小貓咪在吃東西之前,都會先把獵物五馬分屍,然後再慢慢享用。」
「這叫做小貓咪?!」沃德心中吶喊,臉上明顯的可以看到三條黑線。
 
撲了個空,在前進作用力之下,黑色生物衝到了十尺外的距離。
「咯咯咯
晃著身體,慢慢的視線又回到了沃德身上。跟牠眼神對上的一瞬間,後者頭皮發麻,這種大眼瞪小眼的感覺挺詭異的。
抱以同情的眼神看向沃德,罪依舊面帶笑。
「牠好像對你有好感,你真的具有致命吸引力呢。」
「我又不願意!誰叫那瓶子這麼脆弱,隨便一碰就裂開了。我不要我不要啦!!!你去找小罪!!他比我香嫩可口多了。」在語言不通的狀況下,沃德一直對著黑色的生物大喊。拼命的將前方的人推出去,罪也只是搖頭直嘆氣。
不等生物做好下一次的攻擊準備,反手一握,不知哪來的長劍就這樣憑空出現。漆黑到發光的表面其實是纏繞著許多黑色的細線所組成的。
「要殺了他嗎?」
「好!絕對沒問題!!快點動手!!現在馬上不用猶豫!!!」
在經過沃德點頭如倒蒜的同意之後,手上的武器,劍柄連同劍延發出了詭異的暗黑色光芒,再無的空間裡,勾出一絲絲有如蜘蛛網般的黑色細線,牢牢的綑住了想再次襲擊的巨行生物。
象是纏上了獵物的大蛇,黑線開始越縮越緊。
刀子一抽,黑色細線瞬間將他切成好幾片切割完美的肉片,七零八落的肉片,成了其他小貓咪的食物。
 
長劍一甩,細線消失的無隱無蹤。乾淨俐落的刀法,總是讓沃德嘆為觀止的拍手叫好。
感歎時,對方拿起武器指向自己,他嘴角勾起眼睛笑瞇成了一直線,燦爛的笑容,不由的讓沃德心一涼,退了好幾步。
 
「準備好了嗎,接下來就換你了。」罪申舌舔舔唇,露出了一個正準備享用美食的表情。
「等等等等等!!!在10分鐘好嗎?讓我做好心理準備!!」
連續說了五個等,可見沃德非常害怕持劍人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已經過1小時了也該夠了吧?我可不想幫他們準備晚餐了。等一下還有任務。不在這時,要等何時?快把手拿開。」
沃德抓著脖子拼命搖頭說道:「5分鐘!!!就5分鐘!!拜託!!!!」。
畢竟讓腦袋分家可不是鬧著玩的,還沒死成都會被嚇死,他必序先調整好心理狀態。不然每次都這樣,他不得精神分裂才有問題。
記得上一次不知道是哪個「審判官」,技術差到他當場想跟他開罵,要不是因為氣管早已被切斷,加上劇烈的疼痛。他真想當下給他幾拳,還要打的他媽都不認的他。
 
「不行!這樣會耽誤行程。」
「小氣鬼
再給你10分中,不過你等等動作可要快。」
 
數小時後,又一顆星球自宇宙中化為塵埃,成了夜晚天空中一閃而失的星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