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ne 12,2006
恩恩...又是好一個爛天氣,早上明明還出太陽,晚上就給我下雨。我今天可是沒帶雨衣去學校呢!!!今天也是個討厭的天氣。

「媽咪!!!」
「母親你回來啦。」

剛下班回來就受到熱烈的歡迎,聲音是從廚房傳來的。剛踏入廚房就看見一個不錯的景象,朔盡然在做蛋糕,蘇默則是在旁邊挖著蜂蜜罐偷吃。

「蛋糕?!」mio走進門就順手將皮包丟在一旁。蹲在一旁看著這兩隻不到20公分的小傢伙忙東忙西。蘇默穿著一件淡粉紅色圍裙,邊邊還勾著一些誇張的蕾絲邊。朔則是選擇顏色較深的藍色。蘇默就否用提了,大大的眼睛,圓圓的小臉蛋,還有那玲瓏有緻的身段,不管穿什麼都好看。朔有著酷似女生的臉孔,身材瘦而高挑,清秀中又帶點帥氣。沒想到這孩子跟圍裙也蠻配的嘛!!

「是蜂蜜蛋糕喔!!」蘇默舔舔手指回答mio的問題。
「你從哪學來的呀?!」mio訝異的看著朔,她怎麼從來不知道孩子會做這種東西?!噎!不對,之去年母親節的時候,朔好像有做蛋糕給mio,但是中途被貓叼走了。雖然後來蛋糕搶救了回來,卻變的稀巴爛像大O一樣。唉呀!真是令人懷念,仔細想想孩子現在也已經ㄧ歲了。

「看書做的。」朔指著一旁的書籍,另ㄧ手還不望繼續攪拌麵粉。mio看向一旁的書,的確是做蛋糕地食譜。不過是另類文字,mio什麼都看不懂,只好在一旁看著他們製作食物。不過這也不是辦法呀?!最後mio還是乖乖地離開廚房。







經過了一些時間,蛋糕好像也進了烤香。mio才從客廳中聞到一些蛋糕散發出的香氣,就看見朔拿著剛洗乾淨的器具從廚房裡走了出來,找了個舒適的位子後坐下,還仔細的擦拭著殘留再器具上頭的水珠。要知道,製作蛋糕的東西最難清洗。不但油油的,還有著重重的甜味。不好好清洗乾淨,不到幾天就會被螞蟻搬走。


「蛋糕已經在烤了?」
「是呀!!母親也要嗎?」
「我就不用了,謝謝。」mio揮揮手表明自己不想吃。自己不是很愛吃蛋糕,平常也都只吃ㄧ半。如果他們連自己的份都做了,豈不是變成浪費?


「母親....你今天氣色不太好喔...」朔好像察覺到mio今天狀況不佳,把手邊的擦拭工作放下,走近查看。
「呵...你想太多了,我沒事沒事。」mio顯得有些尷尬,笑了ㄧ聲後接直接否認。本以為自己表面功夫做的很好,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她總不能跟孩子說今天ㄧ整天除了喝飲料,其他什麼東西都沒吃吧?!這不被孩子說教才有鬼!!

經mio這麼一說,朔的臉色變的比mio更為難看。我想分別就只有,mio是白色,朔則是青色。氣份也就變的更尷尬了。
「.....」
「怎麼...?」mio發覺不太對勁,先是緊張又是發問。朔盡然不說話了?!這真是可怕到了極點!!!論起的個性,朔和蘇默的確相差很大。可是生起氣來朔可是不比蘇默差。哪天死在床上都不知道。
「....回來之後母親的臉色ㄧ直都不太好...是不是朔給您添麻煩了?」朔低深思頭許久,終於說話了。
「怎麼可能!!你幫我在家裡照顧蘇默我還得感謝你呢!!還有.....」mio驚魂未定,還沒搞懂狀況就胡亂回答ㄧ通,不過朔還是默默不語。這是當然的啦!!!ㄧ堆廢話再加上一堆阿貓阿狗,根本ㄧ點說服力都沒有!!!





「哥哥!!!快點啦,人家好想吃蛋糕喔!!!!」
這時蘇默嘟著嘴從中跳出來,抱著朔的手臂就是催促著他繼續製作食物,打亂了兩人的尷尬氣份。這時朔臉色終於轉和,可能還不習慣蘇默這種動不動就粘著不放的舉動,有點呆掉了。mio則是鬆了一口氣心想,還好家中還有個意外性很高的蘇默,不然這種狀況叫他怎麼圓場。




「我們快走吧!!!」
「....恩,好吧。」
mio輕笑著揮揮手,好像是在說他沒事,要朔快點去陪蘇默。朔走之前還看了mio一眼,他要確定母親真的沒事。


等兩個孩子都離開了,mio這才拿起皮包,ㄧ個人默默的走回房間,才進門就直接趴再在床上。


「要不讓別人發現自己很累還真難。」mio意識開始模糊,嘴邊卻還不忘嘰咕個幾句。說完便昏沉沉的睡著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