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好餓呀。」下午第一節課,竜士一個人處在學校屋頂,飢餓感讓他眉頭深鎖。從口袋撈出菸盒,叼起菸後卻發現打火機沒火了。人在雖的時候所有雖事真的都會接二連三的發生。

乾瞪著手中的打火機,他哀怨的垂下頭說道:「連你都跟我做對,真可惡......」說完,便成了個大字型的躺了下去,翹起腿來開始仰望天空。

「難得寧靜,在學校可比在家裡輕鬆多了。」竜士在耳邊掛上耳機聽著音樂,當感覺有些迷迷糊糊之後,便沉沉的睡去。

 

「不要走!你不要走啦............

小男孩伸著小手,緊緊跩著大衣的衣角,毫不顧慮旁人的眼光,大聲的哭鬧著。

......只是去國外讀書,又不是不回來了。」

「我不要!我不要!」

「你這孩子,明明在家幾乎都不和他說話,這種時候卻捨不得別人。」

在安撫他的同時,將他的小手拉開。但接著演變成了更犀利的哭喊,使得綾川媽媽有點懊惱。

「竜會當個乖孩子,所以不要離開......

對方沉下身子,摸摸小男孩的頭後,才使得他停止哭鬧。

「距離不會改變你在我心中的第位。所以放心吧!你永遠都是......」當他的顏面近在咫尺時,才看清楚了對方的長相。那個人是......

 

......綾川......綾川同學!醒醒,別再睡了。」

「嗚哇!」

被眼前這個超大特寫給嚇著,竜士反射性的整個人彈坐起來,卻不慎朝著對方的下巴直接撞擊。下一秒就見一人摀住下巴,一人則是壓住額頭,兩人的表情都因疼痛而糾結在一起。

「唔......好痛......」竜士壓著額頭,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回頭便看見擾人白日夢的元兇眼角掉了幾滴淚。

「唉呀,好痛,疼死我了!」

「相葉學長......嗎?」

「竜士呀,你不打招呼就算了,還讓我下巴吃了一記鐵頭功...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吃東西...」駿摸摸自己的下巴,確認並沒有變型後,才安心的吐了一口氣。

「一般人在這種狀況下都會嚇到吧!」竜士毫無顧忌的回嘴,但表情卻略帶愧疚。

「好啦好啦,下次就算天塌下來,我都不理你了。」

 

相葉 駿在學校的籃球隊可是風雲人物,個兒小小卻士隊上的王牌球手。認識的契機說來好笑,這要說道開學不久的午餐時間。

 

「別以為你手長就了不起!可惡呀!」紅亮的聲音在喧嘩不修的學校餐廳竄出,只見一名嬌小身影努力的想讓自己身型更顯的碩大,就這樣成了一個小路霸擋在竜士面前。

完全搞不清楚狀況的人左顧右盼後,才確認小東西說話的目標是自己,便在眾目睽睽之下尷尬的反問。

......怎麼了?」竜視此時是滿臉的問號,開學到現在,除了那個帶著眼鏡的學生會長外,就再也沒有人這樣叫住他了。一開始真的因為自己的外型(染髮)造成了不小的風波,還差點就跟學生會的人對上。

本來氣勢過人的小東西臉色突然一變,就是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盯著竜士手中的麵包流口水。今日的人氣商品是炒麵麵包。

「還問什麼!你剛剛搶走最後一包了啦!」

聞言,才想起剛剛正籌算著要不要翹掉下午的課,在無意識下便隨手抓起的麵包。

「阿!你說這個呀?」竜士舉起麵包在手中晃壓晃,就他視線也跟著麵包搖擺的的弧度而左右飄移著。

真的有餓成這樣嗎?竜士心想。在他心中SO還沒斷時,那小個子的淚水都不知道在眼眶轉了幾圈,眼淚加口水,現在只差鼻涕沒有奪門而出了。

把女孩子惹哭可不是一個男孩子該做的事,媽媽常常這樣叮嚀著他。就算對方是個男人,惹哭了也是不應該的吧?想到這便帥氣的江手中的麵包一扔,丟給了鼻涕差點奪門而出的人。

「你喜歡的話就給你吧,反正我正打算吃校外的午餐。」說完隨即轉身離去。

「真的?你真是個大好人!」接到麵包的人感動的說不出話。

於是從那天以後駿就老是跑來找竜士說話。之後也得知了對方的名子,還擅自幫他取了一個綽號--小動物。

人長個又高又帥,還能如此輕描淡寫得說要翹課、與學生會為敵、違反校規......等,猜想這間學校也只有竜士有這種膽量,但在駿的眼中這人真是帥到一個不行,一整的把這位不良學生當偶像般的崇拜,渾然不知那個稱號出自於竜士之口,但是好孩子絕對不能像他一樣腦殘,抱持這種想法呀。(去死

 

「那你找我有什麼事?」在暈眩感結束後,竜士便一跳起身。

再想了幾秒後,駿才突然想到般的擊了一次掌,笑容滿面的對竜士說。

「學生會有找。」

這幾個字有如晴天霹靂,竜士臉色瞬間刷青,現在的心情只能說是無奈加上更多的無奈,壞是真的事接二連三的發生,安寧的日子到底何時才會再度降臨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不氏仁 的頭像
不氏仁

自我抹殺

不氏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